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是一尊炼丹炉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万相之王 独占金枝 仙诡于荒 退下,让朕来 
女配自救靠美食 掌珠令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 寻找

发布时间:2022-09-23 14:32:50

“事情还没可以得到被证实,就切记地乱猜想。”苏阮寻思了一下,虽然杜鹃说的有道理,可现在的什么都不能够说,要是这孩子想不开怎么办?杜鹃晃头,现在的她心里了很无助了,“不可能会的,我和爹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他当然我以为我死了,也不想活了,肯定是这样的!爹不在杜鹃晃头,现在她心里已经很绝望了,“不可能的,我和爹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他肯定以为我死了,也不想活了,一定是这样的!爹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了……不,我还不能死,我还没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

>>>《农女小福妻》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寻找》精选

“事情还没可以得到被证实,就切记地乱猜想。”苏阮寻思了一下,虽然杜鹃说的有道理,可现在的什么都不能够说,要是这孩子想不开怎么办?杜鹃晃头,现在的她心里了很无助了,“不可能会的,我和爹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他当然我以为我死了,也不想活了,肯定是这样的!爹不在杜鹃晃头,现在她心里已经很绝望了,“不可能的,我和爹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他肯定以为我死了,也不想活了,一定是这样的!爹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了……不,我还不能死,我还没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

农女小福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事情还没得到证实,就不要胡乱猜测。”苏阮琢磨了一下,虽说杜鹃说的有道理,可现在什么都不能说,万一这孩子想不开怎么办?

杜鹃晃头,现在她心里已经很绝望了,“不可能的,我和爹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他肯定以为我死了,也不想活了,一定是这样的!爹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了……不,我还不能死,我还没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

她语无伦次的,苏阮叹了口气,“好了,不管怎样,至少要找到你爹,我们今天就出去找。他离开几天了?”

“郭大娘说,他是七天前回来的。”

“嗯……七天也走不了多远,我们就在附近找找。好了,家里有米吗?做点吃的就出门。”

杜鹃摇摇头,“家里没米了,我们走之前把所有能带的东西都带走了,没打算回来。我爹他回家都没吃上口饭,他去哪了……”

“那这附近有卖的吗?”

“这小村庄根本没有什么买卖,想买就要去镇上。”杜鹃擦了擦眼泪,总不能让救命恩人跟着她挨饿,“阿阮你等等,我去郭大娘那里借点米吧。”

“等会。”苏阮拿出几个铜板,“别借了,问她买一些,都是农户,谁家也不容易。再说我们出门寻找你爹爹,还不一定回不回来。”

杜鹃咬咬牙,噗通一声跪在苏阮面前,“阿阮小姐……”

苏阮见她又要哭,赶紧扶起她,“你这是做什么?好好的跪什么?”

“阿阮,要是没有你,也就没有我的命了,现在你还帮着我找我爹,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我也要报答你。”

听这话的苗头不太对,苏阮沉下脸,“我不信什么来世,想要报答你就给我好好活着。”

杜鹃泪眼汪汪地看了她一会,点了点头,“是。”

…………

苏阮在屋里等了一会,杜鹃很快就拿着米回来了,还顺便带了几个土豆,回家便生火做饭。

“家里没有油也没有盐,这土豆怎么弄啊?”杜鹃发愁。

苏阮一笑,“我有办法。”

她变戏法似的,从衣服拿出了一些调料,油盐酱醋之类的,甚至还有一把菜刀放在灶台上,“喏。”

这些都是她在土匪窝的厨房参观时顺手牵羊的。当时只是觉得空间不能浪费,随便放些东西以备不时之需,以后没用还可以淘汰,谁知就用上了。

“啊……”杜鹃吃了一惊,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放在哪里了,“还有这些?”

“嗯,你就用吧,我不会做饭。”苏阮一点愧色也没有,反正她又不是这个世界长大的,不会煮饭很正常啊。

小时候家里的饭菜都是爸妈做,后来是哥哥做,她一直吃现成的。加入联盟军后自然有厨师去做,没她什么事,长这么大她连锅都没摸过。

“哎,都交给我吧。”杜鹃似乎来了点精神,拿起菜刀开始切土豆丝。

关于苏阮的事情,杜鹃心里有一些猜测,但又不太敢肯定。她从小就长在这个小村子里,见过的人太少,听过的事情也不多。

如果是其他人,她可能会去想一想,但是对于苏阮,她是无条件信任的,更不想去揣测恩人的事情。

有些事没有必要弄得那么清楚,她就知道,阿阮是个好人,救过她还对她好,就够了。

至于阿阮为什么有那么大力气,会打人,还有她的东西放在了哪里,这些都不重要。

没准阿阮就是那天上下凡的仙女,毕竟长得那么好看,拥有一些常人所没有的能力也是很正常的。

她也是好福气,遇到了下凡的仙女,脱离苦海,总归是好事。哪怕阿阮是个坏人,也无所谓,因为,阿阮是她的恩人啊。

关于这些事,苏阮也没有多解释,也没背着杜鹃。她看得出来,杜鹃这孩子品质很好,从在山上打算自己以身犯险帮她逃跑这一点就知道了。

而且杜娟打算跟着她,她初来乍到也需要帮手,有这么一个善良的小姑娘在身边也不错。

既然要长远的相处,也就不用事事提防,有些事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多久,谁也不是傻子。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做了团长好几年,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就算万一有一天杜鹃会背叛她也没关系,她无亲无故没有被人拿捏的东西,要命一条,这有什么呢?空间除了她没人可以拿到,别人没有证据,也不会把她怎样。

况且,她还有保命的本事,关键时刻可以脱险,所以并不担心。

不得不说,杜鹃的手艺还是不错的,一道普普通通的家常土豆丝,做得竟然很美味。

苏阮觉得,这手艺能赶得上前两天在客栈吃的味道了,心里不由得有了点打算。

吃完饭,苏阮没有耽误时间,带着杜鹃就出门寻找了。在她看来,如果杜老爹真的疼爱女儿,说不定这会已经不在人世了。

自己唯一的家人宝贝女儿死活不知,谁能不悲伤?没准一个想不开就自尽了。

可这话不能跟杜鹃说,说了她一准儿得失去生存的希望,跟着她爹一块去了。

现在只能是拖,拖时间,等到杜鹃慢慢接受了这个猜想,心情不会那么激动,再做打算。

第一天她们在满仓村方圆五里内找了一遍,毫无所获。

第二天又加大了范围,依然没有踪影。

下过雪的北方天气寒冷,离过年只有一个月左右了,正是天寒地冻的时节。走了一天脚上的鞋子都被雪水浸湿,又在低温下冻起来,一整天脚都是冰冷的。

第二天晚上杜鹃用买来的棉花和布料缝制了两套棉衣棉裤,用来御寒。

苏阮就靠坐在墙边看着杜鹃干活,看着她裁剪布料,一层一层的加棉絮,横缝竖纳飞针走线,不由得感慨道:“你的手还真是巧。”

杜鹃把针在头顶抹了一下,羞涩一笑,“也不是,我从小就跟着郭大娘学做活了,没事的时候家里的针线活都是我做,偶尔还能给别人做点赚几个铜板。”

她低头缝着,边说道:“其实很多女孩儿家都是打小就学做针线的,不然长大了不好嫁人。”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ongnvxiaofu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