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053章 恶名

发布时间:2022-07-24 15:51:57

李萱儿主仆三人高高兴兴回奉直殿,就看见了一位内侍低下头垂手站在院子里。听到声音,那位内侍赶快堆着笑容抬头来:“见本公主殿下。小的左枢密院刘行深,上次在西院外,郓王着急找公主,又来还来请旨入宫,小的便替郓王跑个腿。郓王说,请公主空儿去东院毬场听见声音,那位内侍赶紧堆着笑容抬起头来:。

>>>《凤啼长安》章节目录<<<

《第053章 恶名》精选

李萱儿主仆三人高高兴兴回奉直殿,就看见了一位内侍低下头垂手站在院子里。听到声音,那位内侍赶快堆着笑容抬头来:“见本公主殿下。小的左枢密院刘行深,上次在西院外,郓王着急找公主,又来还来请旨入宫,小的便替郓王跑个腿。郓王说,请公主空儿去东院毬场听见声音,那位内侍赶紧堆着笑容抬起头来:。...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李萱儿主仆三人高高兴兴回到承欢殿,就看见一位内侍低头垂手站在院子里。

听见声音,那位内侍赶紧堆着笑容抬起头来:

“参见公主殿下。小的左枢密院刘行深,刚才在西院外,郓王着急找公主,又来不及请旨入宫,小的便替郓王跑个腿。郓王说,请公主得空去东院毬场找他。”

刘行深,我当然认得你!李萱儿极力忍住眼中怒火。

参与立阿兄年仅十二岁的五子为帝,而将其已成年长子、次子杀害,软禁三子、四子,最后这两位年轻的王爷,连死都不知道确切时间,前世身为长公主的李萱儿求见,还被这位右军中尉刘行深,请出宫去。

李萱儿点点头,看了木香一眼,木香从怀里取出五十钱,递到刘行深手里,他谦卑笑道:“多谢公主,小的先到郓王那里回个信,您慢慢过来。”

刘行深走后,木香便说:“这位刘公公就是好说话,上次您从后门闯入紫宸殿,他本是把守后门的,见我们过去,就假装走开了。”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小门边有人?”李萱儿惊异的说。

“您那时火急火燎,眼里哪有别人。婢子看得很清楚,他还朝我笑笑。”听上去,木香对他印象不错。

他此时还是个枢密院小宦官,四处讨好。一朝得势,就变了另一副嘴脸。

李萱儿一边朝东院走,一边想着如何处理刘行深,毕竟他和赵合义不同,他现在并没有犯什么错,总不能因今世未发生的事惩罚他。

“妹妹!”李温本就是借口踢毽球,在毬场等着妹妹,看见萱儿,丢下一帮内侍,迎了上去:

“听说今早你把父皇带到长安殿里去了,我就是担心你,特意来问问。”

“赵合义罪有应得,父皇亲耳听到他那些大逆不道的话,立刻将他杖杀。元妃没了他,耍威风也没那么方便。”

李温开心的笑道:“这我早知道了!你知不知道,赵合义一被押出去,宫里的内侍宫女们就在传:万寿公主真是厉害,赵合义和公主作对,公主就把他弄死啦。大家都说,千万别得罪万寿公主!”

萱儿朝自己这个没心没肺的亲兄长,翻了个白眼:“我恶名远扬,你很开心吗?”

“不不不,我只有一点点开心......”李温忍俊不禁道:

“现在至少没人敢轻易欺负你和阿娘了嘛!哦,还有霜儿。最好,再扬远一点,连东都洛阳都知道了才好。”

东都洛阳?

李萱儿眼前一亮:对呀!把刘行深弄到东都洛阳,洛阳的皇陵,也是需要人常年守陵的。

“阿兄,你觉得刚才传话那个小宦官如何?”

“刘行深?人不错啊,他还帮我往父皇跟前传过话。你知道,杨玄价他们,特别不愿意我见到父皇,就连见母妃,都必须次次请旨,就是担心我通过母妃,见到父皇。”

这几句话,李温说得有些丧气。

李萱儿笑道:“阿兄,既然刘行深不错,咱们是不是应该想办法提拔他?”

“妹妹是想在枢密院有自己的人?放心,我已经在这么做了。我看刘行深也想站队,已经拉拢了他几次。”

“嗯嗯,他现在并无品级,咱们可以给他一下提到从五品。”

李温苦笑道:“妹妹,你也是狮子开大口,这怎么能一下做到?你以为杨玄价听我的啊?”

“我知道有个从五品的官,你一求便得。”李萱儿没说就先笑了:“洛阳恭陵卫将军。”

李温半天才反应过来,差点没笑死:“我的亲妹妹,你这是提拔人还是恶心人啊......”

“哎呀,你别管,反正你得听我的,你们想办法,把他提拔到洛阳恭陵去!”李萱儿也不能跟他将原因,只能和他耍赖。

“好好好,都听你的,谁让我是你阿兄?”

李温笑着出宫了,一直回到书院还在笑。

今天书院只有郑颢在,他听李温说完,脸上挂着笑,心里却为头一件事有些隐隐不安。

那第二件事,他是一定要支持萱儿,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位宦官以后会怎样,可前世萱儿比他活得久,她说调走刘行深,那就一定是,他将来会做对他们不利的事。

他给李温倒了杯茶,说到:

“刘行深这件事不难办,眼看年底要到了,各个陵墓拜谒之事,也要开始安排。洛阳恭陵,是高宗太子李弘之墓,独他一陵在洛阳,过去守陵,又轻松,职级还高。提拔到那里,杨玄价也不会反对。”

李温诧异道:“师傅,今天怎么和我妹妹一条心?遇到一个示好的内侍,难道不应该将他收为己用吗?”

“公主让您办的事,您办不办?”

“办啊!”

“那不就得了?这件事交给我,我想办法解决。不过,您前面说那件事,我却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哪件?说我妹妹恶名远扬?您是怕我妹妹嫁不出去?嫁不出去,回头再嫁给您不就完了?您又不是不了解她......不是您不想娶她了吧?”

李温这一惊一乍的,差点把郑颢给带沟里了。

他无奈笑道:“我当然想娶她,只不过她不愿意嫁给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我们是朋友。我所说的‘不好’,是宫中传言把赵合义的死因指向公主,您说,马元贽会怎么想?”

李温本来在榻上歪坐着,听了郑颢的话,赶紧坐直起来:

“师傅,您说打击马元贽的机会就要到了,是什么时候?我可不想让萱儿受半点伤害!”

“开始了,明日是马植的寿辰,马元贽肯定要到贺。您等着瞧,马元贽与马植狼狈为奸,很快就要暴露了。”

郑颢之所以要等机会,而不是像萱儿那样创造机会,是因为他看出,圣上已如前世一般,进入了他对朝堂一手把控的时期。

前朝不同后宫,后宫他会给萱儿机会,前朝他只愿自己做主,郑颢没有这个机会。

“好!他们关系一旦暴露,您手上那本弹劾马植的折子立刻送上去。”李温兴奋的说。

“不止是弹劾马植,马元贽已经悄悄动了几个人,连杨怀信都被调到安化门去守城门,将王简换回了宫禁。这个’马氏军力布局图’,也该给圣上画一画。”

远在长安城南安化门附近的小食寮里,杨怀信正和萧寒吃着炙羊肉,喝着没兑水的桂花酒。

“兄长,您调出宫更好,咱们兄弟见面就方便多了。”

萧寒很高兴,上次公主让他私下里找人,融了那些金银器,打成了金银锭。公主还赏了他不少。

但他可不露富,饭照样蹭。

杨怀信却他没这么开心,他不在宫里,公主出事了怎么办?

唉!头痛。

喝酒喝酒。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tichang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