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052章 拔牙

发布时间:2022-07-24 15:51:57

当天,徐氏果真是在紫宸殿借宿,把长安殿里的元妃气得够戗。“赵合义!今日圣上是几时叫人请的徐氏?”赵合义赔笑道:“咱们这避子汤,也不是两天内吃都能有效的吗?徐氏一回去,我就端过去的,误不了事。”“这一个个殿里正经住着的嫔妃,哪个也没一儿半女?明明我“赵合义!昨日圣上是几时叫人请的陈氏?”。

>>>《凤啼长安》章节目录<<<

《第052章 拔牙》精选

当天,徐氏果真是在紫宸殿借宿,把长安殿里的元妃气得够戗。“赵合义!今日圣上是几时叫人请的徐氏?”赵合义赔笑道:“咱们这避子汤,也不是两天内吃都能有效的吗?徐氏一回去,我就端过去的,误不了事。”“这一个个殿里正经住着的嫔妃,哪个也没一儿半女?明明我“赵合义!昨日圣上是几时叫人请的陈氏?”。...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当晚,陈氏果然是在紫宸殿留宿,把长安殿里的元妃气得够呛。

“赵合义!昨日圣上是几时叫人请的陈氏?”

赵合义陪笑道:“咱们这避子汤,不是两天内吃都有效的吗?陈氏一回来,我就端过去,误不了事。”

“这一个个殿里正经住着的嫔妃,哪个没有一儿半女?偏偏我没有......”元妃有些沮丧,她从屏风椅上站起来,身上披着的帔巾偏叫椅子给勾住了,她恼怒的扯着帔巾,骂道:

“贱奴!就连你也敢欺负我?”

赵合义连忙上前替她将勾住的帔巾解开来,安慰道:“后宫里除了太后,就属您的地位最高,孩子不一定靠生的,九郎生母还在,可八郎的生母已经不在了......”

“八郎?那个没骨气的小子?上次几个皇子捉迷藏,大家把他忘了,没人去找他,竟然在花园里哭了半个时辰!”

赵合义呵呵笑道:“那他不是没娘嘛,若是有您做母妃,看有谁敢忘了他?再说,马大将军说了,想办法让我顶了杨玄价,到时,圣上宠谁,还不是您说了算?”

“八郎......圣上......”

元妃正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门外传来宫女们的声音:是陈氏回来了。

赵合义到门口一看,今日真是邪门,陈氏居然坐着软轿回来的,还有七八个紫宸殿的宦官跟在后面,护送着进了东偏殿。

“陈氏......这也太得脸了。也不知用了什么狐媚法子,把圣上的魂给勾没了。”元妃刚刚变好的心情又荡然无存,冲着赵合义低声叫到:

“你快去,给她加双倍的量。喂了药,去把八郎接过来,我要带他去见皇上。”

汤药早就预备好,等圣上的软轿和内侍离开,赵合义一挥手,小内侍端着托盘,跟着他进了东偏殿。

陈氏刚在椅子上坐下,婢女给她端来一碗牛乳粥,她笑道:

“白乐天曾有首写牛乳粥的小诗,我觉得最有意思:融雪煎香茗,调酥煮乳糜,慵馋还自哂,快活亦谁知。”

话音刚落,面前一道阴影,挡住了她面前的光。

“怎么?陈御女在紫宸殿快活了一夜,这会儿还在回味?”赵合义皮笑肉不笑的背着手走进来,看了一眼碗里的牛乳粥啧啧道:

“圣上最爱晨起吃一碗牛乳粥,想不到,陈御女不但有御轿送回殿中,还有这个口福。不过,您还是先喝了元妃赐的汤药,再用牛乳粥压压。”

他动了动手指,后面的宦官,连忙把避子汤端到陈氏面前。

陈氏并没有伸手去接那碗药,而是面无表情的问:“我没病,为何要吃药。”

“为何?这又不是第一次。你昨晚侍寝,今天不喝药,难道,你还妄想怀上龙子?”赵合义有点恼火,陈氏还从未在他面前摆架子,今天却执拗起来。他撇嘴道:

“圣上恩宠,不过是朝露晚霜,你想母凭子贵,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

看见陈氏仍是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赵合义收了笑容,恶狠狠的说:

“来人啊,给我撬开她的嘴!”

“朕看谁有这个胆子!”圣上满脸怒气,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身后还跟着笑眯眯的万寿公主。

刚才那顶软轿里,坐着的并不是陈氏,而是圣上。陈氏和万寿公主扶轿走在侧面,正好让轿子挡住了,从正殿里看过来的视线。

见圣上突然现身,赵合义面如死灰,忙跪下磕头如捣蒜:“圣上饶命,圣上饶命!奴婢只是好意送碗补药给陈御女......”

圣上一挥手,后面的宦官忙过去,把那晚避子汤接了过来。

“这是补药?”

“这......这是......”

那姑姑跪下说到:“回圣上,这是避子汤。每次侍寝回来,元妃都会赐陈御女避子汤。全靠我们每次都用坐胎药悄悄换下,才没送走陈御女腹中龙胎。”

“圣上饶命啊!求圣上看在元妃的面上,饶了奴婢的狗命,下次再不敢了!”赵合义是元妃的堂兄,他提高了声音,希望元妃听见动静,能过来搭救。

“下次?一个谋害皇嗣的人,父皇怎会留你下次!”李萱儿看着那碗避子汤说:“父皇,他既然说是补药,就把它送给元妃,看看她敢不敢喝。”

赵合义眼看求救无望,夺过那碗药,狼吞虎咽、半撒半吞的喝了下去。

圣上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拖出去杖毙。谁敢求情,同罪。”

元妃在正殿门口张望,忽然看见刚才已经出去的软轿,不知怎么又抬了回来,奇怪的说:

“圣上的轿子怎么又来了?这次难道里面坐的是圣上?快扶我出去接驾。”

“轿子怎么往东边去了?”

“东边?糟了,咱们快过去拦住圣上,千万别让他看见赵合义。”

等到元妃赶过去,却先看见赵合义被押着从东偏殿里出来,他嘴边还挂着药渍,胸前也湿了一片。

他想张嘴,想想还是低头走了。

元妃吓得脸都白了,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是进是退。立刻又看见圣上走出来,准备上轿。

圣上看见她,停了下来,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说到:“元妃,陈御女已怀有身孕,你要好好照顾她,她是你长安殿的人,出了什么事,我拿你是问。”

“有......有孕?”

圣上并不需要等她回答,抬脚上了软轿,出了长安殿。

元妃回过神来,冲进东偏殿,只见李萱儿正站在陈氏前面,看她喝牛乳粥。元妃也不忌惮公主,直声问道:

“怎么可能留宿一夜便知怀孕?你一定是欺骗圣上,对不对?”

陈氏放下调羹,站起来给元妃行礼,她笑道:“我几时侍的寝,册子上都记得清楚呢,入宫以来,圣上就没薄待过我,怎么会只有一夜?”

“元母妃,刚才父皇的话,我们都听到了。以前,那些乌烟瘴气的事,都由赵合义的一颗人头担了,以后......没人替您,再行差踏错,可都得您自己担着。”

李萱儿向二位行了礼,向门外走去。

“公主,这回圣上出面,赵合义有谁撑腰也不管用了!”出了长安殿,木蓝高兴的说。

“他不过是狗嘴里的一颗牙,只有把狗杀了,这后宫才能清静。”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tichang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