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041章 麦田

发布时间:2022-07-24 15:51:55

直到马元贽的人统统走了,杨兆兴“噗通”一下,跪在郑颢面前:“小的多谢你官人救急之恩!”李萱儿瞪大了眼睛,惊讶的望着他们,不知道庄头说这话的意思。杨兆兴干脆从怀里掏出钥匙,将箱子再打开。果真是那套凤翼明光银甲,虽历尽二百余年,那些银片已不再亮光,一看果然是那套凤翼明光银甲,虽历经二百余年,那些银片不再光亮,一看就不是件俗物。肩上那一对精致的凤翼,更彰显它乃皇族之物。。

>>>《凤啼长安》章节目录<<<

《第041章 麦田》精选

直到马元贽的人统统走了,杨兆兴“噗通”一下,跪在郑颢面前:“小的多谢你官人救急之恩!”李萱儿瞪大了眼睛,惊讶的望着他们,不知道庄头说这话的意思。杨兆兴干脆从怀里掏出钥匙,将箱子再打开。果真是那套凤翼明光银甲,虽历尽二百余年,那些银片已不再亮光,一看果然是那套凤翼明光银甲,虽历经二百余年,那些银片不再光亮,一看就不是件俗物。肩上那一对精致的凤翼,更彰显它乃皇族之物。。...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等到马元贽的人全都走了,杨兆兴“噗通”一下,跪在郑颢面前:

“小的多谢官人救命之恩!”

李萱儿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他们,不知庄头说这话的意思。杨兆兴索性从怀里掏出钥匙,将箱子打开。

果然是那套凤翼明光银甲,虽历经二百余年,那些银片不再光亮,一看就不是件俗物。肩上那一对精致的凤翼,更彰显它乃皇族之物。

这下,李萱儿也想起来了:凤翼明光银甲?姓杨?没想到,那个造反的杨将军,现在竟然藏身在母亲的庄子里。

不过......郑颢他怎么知道......

“殿下,杨某私藏此物是杀头的罪,某愿将它献给殿下。”杨兆兴诚恳的对李温说到。

刚才若是被马元贽搜出,自己岂有命在?说是家传宝,可它也会随时变成他家的催命符,自己有三个儿子,他更希望他们安安稳稳的活着,再不愿意将这份不安全感传下去。

李温是皇子,他受得起银甲,献给他也不无不妥。

李温想了想,点头道:“好,你将它登记入库,就放在庄上保管。希望将来有机会,我能再将它赏赐与你。”

杨兆兴大喜,这明显是郓王殿下胸怀宽广,默认了自己的身份,不但愿意保自己全家,还能让他保留对祖上的念想。他含泪叩头道:

“当初换代之争,杨某被晁官人所救,改名藏身于此,今又沐殿下恩德,杨某虽年逾不惑,若殿下号令,甘愿为殿下披挂上阵,战死沙场。”

李萱儿也很激动,她没想到,无意之间阿兄收了一员大将,同时少了个敌人。她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刚才郑翰林如何知道,箱内是此物?”

郑颢笑着摊开自己的掌心,解释道:“我让他写在我手上的。”

一场风波过后,李萱儿才有心情环顾四周,这才发现麦田已经一片金黄,秋风拂过,卷起层层麦浪。

长安缺粮,这已经是天朝历代圣上的苦恼,看着这黄橙橙的丰收景象,李萱儿不禁心潮澎湃,笑着向着麦田跑去:

“阿兄,快来!多漂亮的麦穗啊!”

李温跟着妹妹向田里跑,不住提醒着:“看脚下!”

“脚下有什么好看?看麦田!今年长安人不会没面饼吃,不会饿肚子啦......”

听着萱儿愉快的声音传来,郑颢心里一痛:难道自己死后,连公主也要经历没有面饼吃的饥荒?

他深吸一口气,加快步伐向他们跑去。

金黄的麦田里,传来萱儿的串串笑声,重生以来,她还第一次感觉这样的轻快,父母健在,兄长进益,曾经设想的困难,总在机缘巧合中,云淡风轻的化解。

萱儿终于跑得累了,索性倒在麦田里。李温也四仰八叉,孩子气的躺在妹妹身边。

郑颢有些犹豫,不知自己该躺哪边。想起自己只剩下四年命,他哂然一笑,坐到了萱儿的旁边。

“你也躺下,别挡着我看整片的天空。你们看,天上的流云在动,多像是自己在飘啊......”

郑颢挨着萱儿躺下来,手臂枕在头下。广阔的蓝天之上,薄云慢慢飘过,耳畔麦浪沙沙作响,让他有种忘我的沉醉。

多想一辈子都这样陪你看云,可惜......

也不知躺了多久,郑颢侧过脸来,发现萱儿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李温倒是还瞪着眼睛看着天。

“师傅,您说马元贽是不是扳不倒?”

郑颢见李温问他,便说:

“没有一个内侍臣是扳不倒的,只不过,要找到合适的人代替他。否则只会是另一个马元贽上台,那还不如留着这个积怨已深,套路熟悉的。

不过,我看圣上对他已经忍无可忍了,再等等,找到机会,一次置他于死地,而不是像武宗那样,以为让仇士良回家养老,就万事大吉。”

仇士良表面下台,背地里还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助装傻的光王成为了宣宗。

前世的马元贽,如出一辙。

李温轻轻叹了口气:“宦官之中,哪有不为自己谋私利的?他们早就和禁军上下盘根错节,利益相连,牵一发而动全身。”

“有啊,有一个人,我觉得他挺合适。”

“谁?”

“杨怀信。”

“杨怀信?嗯,这个人看上去挺实在。对了,他不是和妹妹经常有往来?哎,妹妹,别装睡了,眼睫毛扇啊扇的。”

萱儿眼睛还没睁开,嘴角先笑了,她一骨碌爬起来,拍拍身上的草,笑道:“你们男人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觉得他好,就收了他呗!”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温和郑颢也坐起来,相视一笑,跟了上去。

阿砚、阿南和木蓝正坐在田埂上,看见公主他们走回来,木蓝上前道:

“公主,庄上正在给我们装些时令瓜果,咱们也不空手回去。”

阿砚指指他们踩过的麦田笑道:“郎君,这起码要少吃好几个饼子。”

“你这么会算,就留你在庄上,把我们踩掉的麦粒,一粒一粒捡起来。”郑颢一本正经的说。

阿砚苦着脸说:“不要啊,我的亲郎君,最多我饿两餐肚子,就当那些麦粒您都踩我嘴里了......”

李萱儿没忍住,抿嘴轻轻笑起来:现在的郑颢,比起以前苦大仇深的他,没有笑容的他,有趣多了。

搜庄的事,他们自然先按下不提,现在告知圣上,圣上就算责备马元贽,也不痛不痒。蛇打七寸,这显然还不是他的七寸。

另一个大太监杨玄价,此刻却在杨府里大发脾气。

“这女人也太沉不住气,自作聪明去害雍王、郓王,现在单单死了一个体弱多病的,有什么用?倒差点搭上自己的儿子的前程。”

“玉坤本来还算是个可用之人,想不到,圣上痛下杀手......”

“这算什么痛下杀手?圣上死了个儿子,杀几个家奴算什么?我们都是任他宰割的家奴,知道吗?家奴!”

杨玄价冲着义子吼道。吓得二郎杨文兴赶紧闭上嘴,不敢说话。

“你瞧着吧,圣上就要下决心处理我们这些人了,你们可要谨慎,别撞在刀口上。对了,三清庙里的那个会炼丹的道士找到了没有?”

杨文兴赶紧说:“找到了,儿子已经给了钱,让他起炉炼几颗拿回来试试。”

“嗯。”杨玄价点点头:“要快,圣上这段时间总觉得身上不舒服,这痛那痛,晚上也睡不好觉。若是他的丹药真能止疼,那可就立功了。”

“是,儿子这就过去催他。”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tichang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