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037章 宿命

发布时间:2022-07-24 15:51:49

其他人还也没反应时回来,就了看见了自雨亭的牌匾从天而降,朝走在中间的李渼砸去。郑颢手指尖了遇到了牌匾,无可奈何速度太快,他没办法睁睁望着李渼被牌匾砸倒在面前,连同走在前面的福安,也被一起带倒。他是扑回来的,虽没能房门牌匾,自己也扑到在地。“雍王郑颢手指尖已经碰到了牌匾,无奈速度太快,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李渼被牌匾砸倒在面前,连同走在前面的福安,也被一起带倒。。

>>>《凤啼长安》章节目录<<<

《第037章 宿命》精选

其他人还也没反应时回来,就了看见了自雨亭的牌匾从天而降,朝走在中间的李渼砸去。郑颢手指尖了遇到了牌匾,无可奈何速度太快,他没办法睁睁望着李渼被牌匾砸倒在面前,连同走在前面的福安,也被一起带倒。他是扑回来的,虽没能房门牌匾,自己也扑到在地。“雍王郑颢手指尖已经碰到了牌匾,无奈速度太快,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李渼被牌匾砸倒在面前,连同走在前面的福安,也被一起带倒。。...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看见自雨亭的牌匾从天而降,朝走在中间的李渼砸去。

郑颢手指尖已经碰到了牌匾,无奈速度太快,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李渼被牌匾砸倒在面前,连同走在前面的福安,也被一起带倒。

他是扑过来的,虽没能推开牌匾,自己也扑倒在地。

“雍王!”

突然变故,让大家乱成一团。崔瑾昀挤上前去,搭了脉,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回头对李温、郑颢摇了摇头。

郑颢心都凉了。

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一股寒意从他的脚底直冲到心头: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经略使阮涿,虽被他们毫发无损的救出,可回到家中,当晚心疾发作,医师赶到时,已经没了气息。

当时崔瑾昀也困扰了好久,他在船上并未发现阮经略使身体有恙,隔了几个时辰,怎么会突然心悸而亡?

幸好阮涿家人解释,他患有心疾不是一两天,郑颢除了遗憾,也没多想。

眼前乱哄哄的场景,在他眼里,只见那些人嘴巴张张合合,却全都没了声响。

难道......他不得不痛苦的怀疑:难道重生,只能改生不能改死?

阮涿如此、李渼亦是如此。他们都死在前世离世的同一天。

李萱儿无意间回头,才发现郑颢在地上并没有站起来,他脸色苍白,仿佛看见了一件自己根本不肯相信的事。

她几乎忍不住想冲过去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二郎已经救上来了,怎么会被牌匾砸死?

这是意外,还是躲不掉的宿命?

李萱儿忽然想起,若是如此,父皇、母妃,还有郑颢,也要在四年后离开人世,不由得生出几分惊惧,回头看他刚坐着的地方,却不知他几时离开了。

四下张望,才发现连崔瑾昀也不见了。倒看见一个匆匆离开的女子背影,当她转弯走出自雨亭的瞬间,李萱儿看清了她的脸,不免暗暗吃惊:

是她?自己竟忘了,她早就在皇宫里出现,而后十年作妖,葬送了天朝的最后好光景。

没看清的是,郭青澜脸色煞白,目光呆滞,仿佛恍然大悟,又像怅然若失。她以为,吴昭仪是真心帮她结识郓王李温,却没想到,不过是用她当掩护的工具。

还好砸到的不是郓王,还好,她还有机会。

花宴尚未开宴,就已结束。

李温护着母亲和妹妹到了西苑入口,晁美人拍拍他的手臂说:“你是长兄,二郎的事你多操心,你们父亲这段时间身子不舒服,别让他再为这件事伤神。”

“父亲身子不舒服?太医看过了吗?”李温并不知道这一消息。

“都是光王府里落下的老毛病了,只不过现在上了点年岁,病点痛点,就患得患失。半个月前,听说罗浮山有种长生不老药,圣上还专门让人去迎回长安......”

长生不老药?李萱儿仔细回忆了一下,崔瑾昀确实没有说是道士要来,原来是自己想多了,她轻轻松了口气。

李温告别母亲和妹妹,匆匆往礼部去了。

李萱儿回到承欢殿,歪在躺椅上想心事,她此时心情复杂,脑子里,一会儿是倒在牌匾下的李渼,一会儿是只余数年性命的父母,甚至连郑颢,难免也心生悲悯起来。

明明知道亲人正一步步临近死亡,但无论自己怎样做,都无法改变结果,这种绝望令她窒息。

忽然,窗外隐隐传来白英、白芷几个宫女,在外面小声说话的声音。

“圣上在紫宸殿发火呢,把雍王身边的两个宦官,都拖出去杖毙了。”

“唉,这是意外,他们就不该再去扯夔王,说是夔王殿下拉雍王走的,还不许他们跟着。”

“不冤枉他们,怎么都该远远跟着的,夔王的两个贴身宦官也一起杖毙了。奇怪的是,吴昭仪身边的玉坤,怎么也......”

“也许是因为,夔王还在吴昭仪宫里住着,玉坤是他们仙居殿的首领宦官,不找他找谁?”

......

玉公公被杀了?他可是吴昭仪的心腹宦官。

李萱儿跳了起来,忙唤来木蓝:“你出去找杨副将,让他到咱们宫里来一趟,我有事问他。”

“杨副将应该还没回来。刚才我去打听道士进宫的事,看见杨副将和禁军的十几个副将一起,被马大将军派出宫去了。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这还能有什么事?马元贽的家产丢了,不能报官,难道还不自己查?

李萱儿往桌上看了看,指着墙上挂着的风筝说:“去把风筝取下来,咱们到仙居殿去,永福公主早就看上我这个风筝,咱们拿过去送给她。”

二公主李蝶儿,和萱儿同岁,只不过,她要到腊月才满十五岁,她母妃周美人,和吴昭仪同住仙居殿。

“公主,这可是你生辰那日,好不容易才带回来的风筝,干嘛拿去送人?”木香心不甘情不愿的说。

李萱儿愣了一下,脑子里忽然出现了被自己扑倒在地,郑颢的那张脸,当时他说:

“这位小郎君,我救了你,你怎么开口就咒我死?”

她眨眨眼睛,改口说:“也是,就把那两串玳瑁手串送给她吧。”

来到仙居殿,殿门居然关着。拍了门,宫女见是万寿公主,赶忙开门迎了进去,毕恭毕敬的说:

“万寿公主,您来的不巧,吴昭仪贵体不适,说今儿不见客。”

“我是来看永福的,不去正殿。”

“哦,永福公主在,您这边请。”

宫女正要领着她们往东偏殿走,李萱儿笑道:“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姐妹有话说,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忙去吧。”

那宫女行了礼,垂首恭送李萱儿过去。自从万寿公主痛快的给了赵合义两巴掌,西苑里的宦官、宫女,看见承欢殿的人都笑脸相迎,何况是万寿公主本尊?

李萱儿刚走到东偏殿廊下,就听到里面李蝶儿笑道:

“还好我今儿没去,四郎惹的祸,可别连累到我们东殿。”

“今早上不让你去,你还一个劲的闹,现在知道了吧?宴无好宴。最气就是你那个蠢表姐,她竟然跟着正殿的去了。”

“娘!以后别叫她进宫,您是怕别人不知道,咱们有门穷亲戚?”

“唉,还不是为了给你找的伴?将来好替你绑住驸马,当时进宫就是这样说,现在把人踢开,也不好。等你出嫁时,不让她陪过去,不就完了。”

“陪嫁?郭青澜是什么好东西?她可不甘心做个陪嫁丫头,就想凭着自己那张狐媚子的脸,勾搭个王孙公子,飞上枝头做凤凰!”

李萱儿“哼哼”两声,门外伸长耳朵偷听的两个宫女,才注意到面前有人,再看清是万寿公主,吓得脸都绿了。

“进去通报,就说我来看周母妃和永福妹妹。”

李萱儿淡淡说到。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tichang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