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035章 试探

发布时间:2022-07-24 15:51:39

昨晚,在马车上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寅卯之交宫门开了,才跟在杨怀信后面偷偷的溜回宫。杨怀信望着她进了承欢殿,才默默的离开了。很较为明显,他们被另一伙人抢劫了,是凑巧,但是蓄谋?他和公主都没理出头绪。“公主,您再不出来,就追不上太后的花宴了。”李萱儿睡了个杨怀信看着她进了承欢殿,才默默离开。很明显,他们被另一伙人打劫了,是巧合,还是蓄谋?他和公主都没理出头绪。。

>>>《凤啼长安》章节目录<<<

《第035章 试探》精选

昨晚,在马车上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寅卯之交宫门开了,才跟在杨怀信后面偷偷的溜回宫。杨怀信望着她进了承欢殿,才默默的离开了。很较为明显,他们被另一伙人抢劫了,是凑巧,但是蓄谋?他和公主都没理出头绪。“公主,您再不出来,就追不上太后的花宴了。”李萱儿睡了个杨怀信看着她进了承欢殿,才默默离开。很明显,他们被另一伙人打劫了,是巧合,还是蓄谋?他和公主都没理出头绪。。...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昨夜,在马车上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寅卯之交宫门开了,才跟在杨怀信后面偷偷溜回宫。

杨怀信看着她进了承欢殿,才默默离开。很明显,他们被另一伙人打劫了,是巧合,还是蓄谋?他和公主都没理出头绪。

“公主,您再不起来,就赶不上太后的花宴了。”

李萱儿睡了个回笼觉,转眼到了晌午,木香不得不进来催她起床。

“对啊,我差点忘了,太后年年都在七夕后一天举办花宴。是午后要过去吗?”她本就醒了,躺在床上想心事而已。

“嗯,您梳洗完,吃点东西垫垫,就该过去了。”

“太后那里好吃的那么多,我为什么还要吃东西垫垫?垫了我就吃不了好东西了!”李萱儿有些不满意的说。

木香递了条布巾给她,笑道:“这可是晁美人交代的,说您今年及笄了,又是头次参加花宴,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看见好吃的就胡吃海塞。”

萱儿本已经走到热汽腾腾的屏风后面,听见“胡吃海塞”几个字,又探出头来撅嘴道:“有那么丑吗?我怎么记得,自己没出嫁前妙曼婀娜的?”

外面几个婢女都笑了起来:“谁说您丑来着?大明宫里,就属您最美了,这哪里还用得着记?”

李萱儿嘻嘻笑着推到屏风后面,笑容隐去,化为眼里的平静:是啊,记得的事,一件一件都不对了,又怎知不是今生,做了一场前世的梦?

她记得,“前世的梦里”,她在宫里度过的唯一一次花宴上,可出了比胡吃海塞更大的丑。

花宴,是郭太后闹着跳楼,被病故之后,郑太后终于统领六宫,自创出来的宫宴,圣上为了让母后高兴,也大力支持,七夕后的花宴都会办得很隆重。

宴请之人,上到六宫嫔妃,下到三品命妇,成年未嫁娶的皇子、世子、公主、郡主,还有三品以上大臣家里未嫁娶的公子、小郎君、小娘子。

简直就是大型相亲现场。

前世,李萱儿就参加过这一次,因为那时已经指婚,她的注意力全都在未婚夫君郑颢身上,虽然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开心。

她轻轻叹了口气:当时的自己,误以为他是羞怯内敛,高高兴兴拉他去见皇祖母,元妃、吴昭仪又说了那样侮辱他的话,他才甩了脸,转身离去。

这辈子好了,他自由了,自己也不再会有那样的尴尬。

一路想着心事,李萱儿已经走到东苑,她都没留意到,太液池边的长廊上,多了许多五彩缤纷的花。

除了廊边的摆盆,今年内侍省还别出心裁,将花盆挂在廊檐下,花蔓垂下来,或花或叶,随风轻摆,更多了几许婀娜。

“罗浮山与长安相隔万水千山,竟然还要去迎它进宫。我就不信,还真能教人长生不老?”

说话的人是崔瑾昀,他与郑颢面朝着太液池,仿佛并没留意身后走过来的公主。

李萱儿心中一惊:不对,现在离父皇迎罗浮山道士轩辕集入宫,还有两年,怎么会......

父皇晚年求仙,才导致他执迷丹药,自己劝说也未必有效,她正打算借轩辕集之口,劝说父皇放弃修仙,这也许还能让他多活几年。

可现在,自己还没见到轩辕集,他就要进宫了,这不行!

心念百转,李萱儿转头低声对木蓝道:“你快去打听打听,是不是有个罗浮山的道士进宫了。”

木蓝点头,转身快步离开。

听到动静,郑颢和崔瑾昀同时转过身来,对公主行礼道:“参见公主殿下。”

李萱儿装作不在意的问:“二位好兴致,花宴在对面,你们怎么还在这看风景?”

郑颢微笑道:“我们主要是在等人。昨晚长乐坊进了贼,金吾军李公子被圣上叫去问话,我们是一起来的,所以等等他。”

“长乐坊......进了贼?”

纵是李萱儿少年老成、故作镇定,眼神里的闪烁,还是被郑颢看在眼里,让他觉得格外有趣。

“那你们慢慢等,我先过去了。”

二人一侧身,翩翩的行了一礼,目送着公主离去。

“你让我说的话,我可都说了,你打算怎么谢我?”崔瑾昀似笑非笑的看着郑颢。

郑颢将手里的折扇一打,徐徐扇了起来:“王右军的那幅字,你不是流了很久的口水?今年你生辰,送你做礼物。”

“无赖!谢礼怎么还和贺礼二合一了?不行,字我先拿了,生辰贺礼必须另送。”

两人还在扯,一个小内侍跑过来,向他们行礼道:“郑翰林,木蓝是去打听,宫里是不是进了位罗浮山道士。”

郑颢掏出半吊钱给他道:“好,没事了,你回去吧。”

他不说,崔瑾昀也不问,两人慢悠悠沿着长廊,向花宴会场走去。

“你今天叫人去京兆府报案,估计很快就能结案。没有人能说出丢了什么,李四娘又来历不明,再加上,现场并没有命案。昨晚长安城里闹哄哄的,李长风自己还在宫里喝醉了,圣上找他去问,不过是走个过场。”

郑颢话刚说完,就听到后面金吾将军李长风在叫他们。赶上来一问,果然,圣上问了京兆尹几句,也就结案了。

“要不是长乐坊里住了不少皇亲国戚,这种小事,圣上连问都不会过问。”李长风是李相公的次子,从小厌烦读书,最后走了武官仕途。

不过,他很喜欢和郑颢他们交往,他们虽是翰林,身上却没有书呆子的酸臭味,大家出身差不多,陇西李氏和崔、郑也都有或近或远的姻亲关系。

“你没事就好。坊间的案子,京兆府、不良人和你们,毕竟还是京兆府的担子重,昨晚又是奉旨过节不关城门,人多手杂,有个盗抢也不奇怪。”

三人说说笑笑,到了自雨亭旁边的宴会场。

郑颢的眼光,不由自主的搜寻着萱儿,当看见她的背影,他不由得呼吸有些停顿:

萱儿,没想到,你也是重生而来。难道你临死亦如我一般意难平?怪我不能在你身边保护你......

难怪你会拒婚,一定还在生我的气。今生还没开始,就没机会好好爱你,果然重生未必万能。

李萱儿让人去打听罗浮山的道士,可轩辕集要两年后,才被人推荐给宣宗皇帝,她若不是重生,又怎会知道未来要发生的事?

这也能解释,她如何得知马元贽的财宝所在,如何知道卢敏与自己订过娃娃亲。

郑颢心里揪得沉甸甸的痛:

前世的错,成了今生的错过,就算不能在一起,我必会护你一世,不再让你受伤害。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tichang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