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027章 美妾

发布时间:2022-07-24 15:51:34

据说也没启东巷,也也没李四娘,公主犯愁了,她还指指从里面拿五十两金子,去付崔公子的诊金呢。只听萧寒又说起:“别的好找,但您说和大将军有关系的女人,我倒也可以想一想办法。他府里现有一妻两妾,早先又找了两个更年轻的小娘子帖身照顾。其他的,就得此外查只听萧寒又说到:。

>>>《凤啼长安》章节目录<<<

《第027章 美妾》精选

据说也没启东巷,也也没李四娘,公主犯愁了,她还指指从里面拿五十两金子,去付崔公子的诊金呢。只听萧寒又说起:“别的好找,但您说和大将军有关系的女人,我倒也可以想一想办法。他府里现有一妻两妾,早先又找了两个更年轻的小娘子帖身照顾。其他的,就得此外查只听萧寒又说到:。...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听说没有启东巷,也没有李四娘,公主发愁了,她还指着从里面拿五十两金子,去付崔公子的诊金呢。

只听萧寒又说到:

“别的不好找,但您说和大将军有关系的女人,我倒可以想想办法。他府里原有一妻两妾,新近又找了两个年轻的小娘子贴身照顾。其他的,就得另外查。”

看他机敏伶俐,公主隐隐有些痛心,因为再过二十年,反军入城时,带领反军各坊间抓捕、指认天朝高官与皇室的,就是不良人。

想到这里,公主微笑着问道:“朝廷待你们如何?不良人较京兆府衙役如何?”

“小娘子您是不知道,圣上现在眼里哪有我们不良人?我们已经成了杨公公的手下。不过,京兆府的日子也不好过,圣上没事喜欢微服私访,您说圣上管啥不好,专挑芝麻绿豆的事来管,不知哪天翻出个事来,京兆尹就得捡包袱走人了……”

萧寒还要说,杨怀信在旁边拳头抵在嘴上连连咳嗽,他才想起来又说多了,赶紧嘻嘻笑道:

“哎呀,初次见面,我话太多了,七郎是我兄长,若是说错了什么,有他担待着......”

公主和木蓝都被他逗笑了,木蓝撇嘴道:“敢情你的兄弟,都是被你用来坑的。”

“那哪能!坑了他,谁请我喝酒吃肉?”

公主一看,是要到午饭时间了,便叫来小二,点了烤鸡、切鲙、葵菜,公主自言自语道:“你家怎么没有肉啊?”[1]

小二忙解释道:“给羊肉去膻的胡椒刚好用完了,现在市场上胡椒数量突然减少很多,掌柜的说,是有人在故意囤货,市场上仅有的,都贵得很。”

“李娘子,已经有鸡有鱼了,肉就......”杨怀信正要阻拦,那店小二神秘兮兮的说:

“几位若想吃肉,可以给你们上一锅炖牛肉,特别香!”

“牛肉?你们掌柜好大胆,被京兆府抓到,可是要坐牢的。”公主故意说到。

小二忙摆手解释道:“不不不,我们的牛,可是从山坡上滚下来摔死的,有里正开的证明,这可是光明正大......”

“行,那就上牛肉。”

小二走后,杨怀信说:“您哪里吓得住他?他们敢卖,必定是上下打点好,牛也是被摔死的。这还是长安城,若是到了别处,更混乱。”

公主暗暗叹了口气,她曾活到国破身死,又如何不知?她站起来说:“你们慢用,我先回去了。”

走到门口,听见萧寒在后面说:“兄长,您这位朋友真够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请我吃肉。”

“就你话多,吃完了赶紧找人去。”

公主抿嘴一笑,提起裙子出了食寮。经过崇仁坊的时候,见有十来个人拥着一顶轿子迎面走来,偏巧让她认出了当中的两个:

一个是那天晚上拦下她的阿砚,一个是崇光书院里的仆人,虽不知姓名,可当时,是他将酪樱桃递给康子的,以自己过目不忘的记性,绝不会记错。

可此时,他们皆穿戴着家奴的衣饰,抬着一顶常见的轻纱软轿。

公主拉住木蓝,装作在路边看摊子上摆卖的假面具,躲过了阿砚的目光。一阵风吹来,轿子上的轻纱被风拂开,露出里边一位花容月貌的白衣女子,木蓝轻声叫道:

“菩萨蛮!”[2]

公主心里莫名不是滋味,女蛮国派来进贡双龙犀、明霞锦的十位美人使者,也跟着贡品一起,入了大明宫。

父皇只留下两位,其余的赐给了有功的大臣为婢,因为她们长相漂亮、能歌善舞,人人皆以得到一位菩萨蛮为荣,纳为美妾的,不在少数。

郑颢居然也得了一位?美妾在侧,难怪不急娶妻。

公主撇撇嘴,丢了手里的面具,朝丹凤门走去。可走了两步,她又狐疑的回头看:不对啊,若是正经妾室,阿砚他们为何鬼鬼祟祟,做此掩饰?

郑颢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旁边的崇仁坊里,郑颢正在府里和崔瑾昀下棋。他丝毫不知,自己做的“见不得人的事”,被公主撞了个正着。

可惜,公主不齿于跟踪他的“美妾”,并没有追究下去。

“我就这么把你的美妾放走了,你会不会半夜哭醒?”郑颢笑吟吟的落下一颗黑子,将中间的白子拈出来,两指一弹,白子稳稳的落进了崔公子的棋篓。

崔瑾昀不屑一顾道:“我放走的,不过是个不喜欢的女人,你却放走了一个绝杀马元贽的机会。”

“那是因为我和你一样,不喜欢那样残忍的机会。”

郑颢抬手刚要落子,手被崔公子捉住了,死皮赖脸的收回了自己先前下的棋子,换了一个地方,这才松开郑颢的手。

“你这悔棋的毛病,这辈子不打算改了?”郑颢摇头苦笑道:

“棋可以悔,可真让杨玄价,把马元贽捐的佛塔弄倒,砸死无辜百姓,就没有后悔药吃了。杀他的机会以后有的是,若这次真能顺藤摸瓜,找到他藏金子的地方,也够他吐回老血。”

“没想到,那么土的美人计,他一个宦官也会中招……这都什么世道?”崔瑾昀食指和中指拈着粒白子,在两个位置间游移:“杨玄价那边,你打算如何应对?”

“他想出这么损的阴招,不惜用人命来打击对手,我怎么也不能放过他。”郑颢毫不犹豫的说。

崔瑾昀手刚落定,郑颢的一颗黑棋追了过去,哈哈笑道:

“你输了。今晚的酒,你请。”

两人正在说笑,阿哲回来禀报:“郎君、崔公子,大将军已经让我们把李四娘,转送到长乐坊漼溰巷李府了。”

“好。去告诉阿砚,跟进府里的人,谨慎行事,保护好李四娘,有了消息,立刻来回。”

“呀,这老贼,有趣得很,如饥似渴的想要这个女人,却不敢领回府,女蛮人假称是胡人,难道想当做外室养起来?”

崔瑾昀嗤之以鼻。

“你想,圣上赐给你的菩萨蛮,虽说是奴婢,你有权处置,可毕竟是御赐,他有胆享用,却没胆说。这个马元贽,死就死在他的贪上。

凡是好的东西,他都要贪,总要想方设法得到。若非如此,又怎会上钩?若我猜得不错,漼溰巷的李府,就是我们心心念念要找的地方。”

郑颢信心十足的说。

前世,他亲眼见到马元贽府邸被抄,查没的家产却屈指可数。可到他死,也没听说马元贽的财产藏在哪里。

他更不会知道,李温登基时,更名为李漼,长乐坊的漼溰巷,因为撞了圣上名讳,又位于长安城的城东,

更名为“启东巷”。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tichang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