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022章 出血

发布时间:2022-07-24 15:51:30

李萱儿放佛是看雪球吃白菜,也可以看出了神。她的脑海里,全是杨怀信被打到双腿残废,奄奄一息的样子,后来他被扔在一堆尸体的最上面,正拖出宫拿来填坑。是她让人把他从牛车上拉下去,送回了公主府。现在的自己还居住宫里,也也没也可以悄悄地收养他的公主府,救下去,又她的脑海里,全是杨怀信被打到双腿残废,奄奄一息的样子,当时他被扔在一堆尸体的最上面,正拉出宫拿去填坑。是她让人把他从牛车上拉下来,带回了公主府。。

>>>《凤啼长安》章节目录<<<

《第022章 出血》精选

李萱儿放佛是看雪球吃白菜,也可以看出了神。她的脑海里,全是杨怀信被打到双腿残废,奄奄一息的样子,后来他被扔在一堆尸体的最上面,正拖出宫拿来填坑。是她让人把他从牛车上拉下去,送回了公主府。现在的自己还居住宫里,也也没也可以悄悄地收养他的公主府,救下去,又她的脑海里,全是杨怀信被打到双腿残废,奄奄一息的样子,当时他被扔在一堆尸体的最上面,正拉出宫拿去填坑。是她让人把他从牛车上拉下来,带回了公主府。。...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李萱儿仿佛是看雪球吃白菜,看出了神。

她的脑海里,全是杨怀信被打到双腿残废,奄奄一息的样子,当时他被扔在一堆尸体的最上面,正拉出宫拿去填坑。是她让人把他从牛车上拉下来,带回了公主府。

现在自己还住在宫里,也没有可以悄悄收留他的公主府,救下来,又该怎么办?

“再喂,兔子就撑死了。”晁美人拿过她手里剩下的白菜叶,安慰她道:

“等太医给他治了,保住一条命,后面都好说。大不了阿娘去找你父亲,就说他帮过我,把他要到宫里来不就行了。”

李萱儿叹了口气,小声说到:“他一心就想为了天朝,阵前杀敌,活得像个真正的热血男儿,难道两次都不能如愿......”

“晁美人、公主,小杨校尉来了。”含烟带着一脸着急的杨复光走了进来。

杨复光给她们行礼,带着哭腔说:“公主,不好了,大将军下令,不许太医来给我义兄治伤,大家也都不敢进黑屋......不过,门没关,我刚才偷偷溜进去,看他已经晕过去了,这可怎么办?”

“你义父也不管吗?”李萱儿虽知道原因,难免有些不解。

杨复光低头小声道:“义父有二十多个义子,少一个,有什么关系......”

李萱儿和母亲对视了一眼:虽然残酷,但让他早明白这个道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天朝的宦官可以在宫外娶妻置家产,虽然无法生孩子,他们也会认许多养子、义子。在宫中还能子承父业,逐步将自己的“儿子们”安插到各个关键岗位。

这也是天朝宦官难以连根铲除的原因,再加上圣上既不相信士族集团的文官,又不相信藩镇武官,到头来还是要用他们这些家臣。

宦官之患,才生生不息。

“含香,去拿金创药给杨校尉。”晁美人对杨复光说:“先用金创药把皮外伤给治了,别让他再流血是关键。”

杨复光点了点头,将含香给他的两个小瓷瓶,小心藏入怀里,鞠了个躬,匆匆走了。

“阿娘,连太医署也被马元贽控制了吗?难道父亲这也不管?”

萱儿有些弄不明白,父亲不是已经控制住了局势吗?为何在平静的外表下,仍然举步维艰?

“马元贽对我们不敢如此,现在是对一个区区小武官,太医署的太医当然唯命是从,谁也不愿意惹火烧身。你父亲......做圣上久了,周围都是歌颂他的声音,他也越来越听不进逆耳之言,久而久之,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听了母亲的话,李萱儿重生以来,第一次迷茫了。

原来,重来一次,并不是叫阿兄读书上进、寻得个能助他的宰相,替他杀几个挟持他的宦官、杀几个贪腐无能的大臣那么简单。

天朝的圣上,必须有忠于自己的军队,必须有识人用人的胸怀。

李萱儿救杨怀信的心,更加迫切,她需要打破这几个大宦官的平衡,只有他们不平衡作乱,自己才有机会劝说父亲下狠心。

“公主!公主!”

殿外传来杨复光的声音,两个宫女跟在他身后,拦都拦不住他。

“让他进来。杨校尉,怎么了?”李萱儿知道,一定是杨怀信不好了。

到了殿内的烛光下,才看清杨复光的脸色煞白,说起话来嘴唇都在哆嗦:

“公主......”

他将手掌打开,掌上都是血,是刺眼的红,手中金创药瓷瓶,盖子是打开的,看上去,里面已经倒空。

“公主,药都倒在伤口上了,可......可血还是止不住......”杨复光害怕全写在脸上。他是真心爱戴他这位义兄,这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双眼又模糊了。

“止不住?不可能啊!这金创药是大皇子得了云南的好药,特意送了两瓶给晁美人,封口都没开,怎么会没效?”

含香也糊涂了。

“还是得找太医......外面的郎中又不能进到宫里来。含香,你去尚药局,就说我不舒服,叫位医女过来。”

尚药局不远,很快,就有医女跟着含香过来,她一进门,就看到旁边垂手站着的杨复光。她看了看晁美人的气色,又把了脉,便起身行礼道:

“晁美人,您贵体安康,并无大恙。若您是想让我救不能救的人,恕小的不敢。得罪了。”

说完,她收拾好医箱,匆匆走了,就像多留一刻,晁美人又会将她留住一般。

“这……是元妃?”

李萱儿前世早嫁,母亲又是个三缄其口、报喜不报忧之人,她对宫里的事了解不多。后宫嫔妃之间,谈不上争宠,因为她们的荣光和命运,都在儿子的身上。

后宫没有皇后,嫔妃身后没有母族,唯一能让自己当上太后,在宫中安享晚年,不必去寺庙中清修终老的,不是圣上,而是继位称帝的儿子。

而皇宫中能帮助自己儿子的,只有宦官。

膝下无子的元妃,心中有多恐慌,对马元贽就有多顺从。昨日计划好的去母夺子,被公主打乱了,今日不过是给侍卫们一个警告:谁敢与她和马大将军作对,谁就得死,就算是杨玄价的义子也不行。

李萱儿抬起头,看着母亲说:“母亲,还有办法!我出宫去找阿兄,从外面找个郎中,扮成内侍混进来。这个时候,马元贽和顾二应该都出宫回府了,剩下的人都好对付。”

晁美人看着女儿,心里满是担心,却什么也没说,转脸对含烟道:“去拿一两金子,让秦公公带他们出去。”

这个秦公公,本来也和杨玄价一样,是有拥立之功的宦官,只因斗不过杨玄价,退到后宫管理门禁,但这并不影响他发小财,宫里的嫔妃、宫女有里外递东西的,偷溜出宫的,都得给他行孝敬。

一两金子就是十贯铜钱,夜里出宫,还要带人进出,这风险多大,没有这个数,他不可能为你冒这样的险。

“阿娘,那我去换衣服。”

“去吧,我宫里的康子跟你出去,他人机灵,有事还可以避到你阿兄府里。”

等李萱儿走到院子门口,无意间回头,突然发现殿里的灯火,已经都熄灭了,母亲站在廊下朦胧的灯笼下,远远看着自己。

晁美人从来不争不抢,可事关儿女,她绝不含糊。

此时,自己撇清干系,将来才有机会保全他们。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tichang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