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019章 三郎

发布时间:2022-07-24 15:51:26

一夜之间,丹凤街上的槐花,落了一地。郑颢走在街上,不由得有些感叹。三十年前,他意外发现自己再次回六岁,他是那样急着慢慢长大,好能再次遇见了她,疼她宠她。再次为天朝,做自己该做的事。复活时,他拜了一位曾擦身子而过的,再后来大名鼎鼎大名的一代名将张议潮为师,学郑颢走在街上,不禁有些感慨。二十年前,他发现自己重新回到六岁,他是那样急着长大,好能重新遇见她,疼她宠她。重新为天朝,做自己该做的事。。

>>>《凤啼长安》章节目录<<<

《第019章 三郎》精选

一夜之间,丹凤街上的槐花,落了一地。郑颢走在街上,不由得有些感叹。三十年前,他意外发现自己再次回六岁,他是那样急着慢慢长大,好能再次遇见了她,疼她宠她。再次为天朝,做自己该做的事。复活时,他拜了一位曾擦身子而过的,再后来大名鼎鼎大名的一代名将张议潮为师,学郑颢走在街上,不禁有些感慨。二十年前,他发现自己重新回到六岁,他是那样急着长大,好能重新遇见她,疼她宠她。重新为天朝,做自己该做的事。。...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一夜之间,丹凤街上的槐花,落了满地。

郑颢走在街上,不禁有些感慨。二十年前,他发现自己重新回到六岁,他是那样急着长大,好能重新遇见她,疼她宠她。重新为天朝,做自己该做的事。

重生时,他拜了一位曾经擦身而过的,后来大名鼎鼎的一代名将张议潮为师,学习骑射武艺。考状元那是手到擒来,他把主要精力,用在与翰林关系的建立上。

他和几位翰林成立了崇光书院,成了那些寒门进士的聚集地。

一路踩在黄白的槐花上,忽然脚下的槐花成了紫红色,他抬头看去,整条街上,只有这一棵槐树,开的是紫红色的花。

这棵树,恰好是他与李萱儿今生初逢的地方。

郑颢微微一笑:护着李温,就是护着你。

欠你一生,我还你一世。

进了兴宁坊的崇光书院,就看见翰林医官崔瑾昀,正在指点两位医工辨认药材,讲解药性与伍配。

郑颢伸出手指,在他腰上戳了一下,背着手,笑眯眯的进了内堂。崔瑾昀斜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跟了过去。

进了内堂,郑颢转过身来对他作揖道:“多谢公子,不吝赐教。”

这两个医工是家传录用,并未受过太医署教习,郑颢昨天写信请崔瑾昀来,今天一早他就过来了。

崔瑾昀的父亲是宰相,“公子”是旁人对他的尊称,他却不爱郑颢这么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恩人不知有何见教?”

他唤郑颢“恩人”,是因为少年时骑马摔断了腿,前世寻医无数,却无法治愈,直到成年,他都是个瘸子,纵有天资,难免自卑。

今生的郑颢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连哄带骗的将崔瑾昀送到孙思邈的后人,孙渊隐居的山谷。

孙渊就奇怪,自己闭关数年,藏得那么好,怎么还有人找来?还是一位陌生的少年郎。

崔瑾昀不但治好了腿,还拜孙渊为师,成了他的关门弟子,接受药王传承。

所以郑颢一跟他开玩笑,他就唤郑颢“恩人”。

正是因为学医,他错过了与卢敏的相识,更不知自己前世错爱,害了自己,也害了朋友。

他们两个,年纪相当,一样俊美无俦,一样是士族子弟里的另类。既不参与士族间的结盟倾轧,也不热衷娶妻纳妾。外人看来,他们就是在赌未来的皇权。

“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两个人?”崔瑾昀接过郑颢递来的茶杯,捧在手里,并没有喝。

郑颢自己饮了两口,才说:

“李商隐准备辞官,说是过两天就要回郑州。他的病……”

崔瑾昀沉思片刻道:“他这是心病,我帮不了他。”

“要是能拖个两三年就好了……”

“拖两三年……什么意思?”崔瑾昀不解的问:“他只是心气郁结,离开长安回乡静养,又未必会死,为什么要拖两三年?”

李商隐是郑颢同乡,兜兜转转,四十岁才回京城做了盐铁推官,官职不高,可收入还不错,但这哪里是他想要的?郑颢知道,他在牛李党争夹缝中,委屈活了一辈子,这一去,便是永别。

郑颢看着崔瑾昀的眼睛,恳切的问:“你只管告诉我,若是他留在长安,你能不能帮他缓解病情?”

“他患的是郁证,情志不舒,气郁失畅,导致脏腑功能失调。这种情志疾病,药石作用很小。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找到他感兴趣的事,让他心神转移。”崔瑾昀叹了口气说:

“你我都知道,如今圣上听不进逆耳之言,朝堂上哪有人敢说真话?下面出了事,哪个不是相互掩盖,蒙蔽天听?李义山若是自己能想通最好,你还指望圣上能欣赏他,重用他?”

“你很少说这么多话。”郑颢似乎胸有成竹,含笑看他。

崔瑾昀端起杯子,假装专心喝茶没听见。

“我今晚请大家在书院吃饭,李商隐也会来,还有……大皇子。”

“你疯了!这么明目张胆,你是怕圣上还没有注意到你和大皇子亲近,还是嫌内侍臣没给你小鞋穿?”

崔瑾昀吼完他两句,放下茶杯,看着琥珀色的茶汤,忽然若有所思,皱皱鼻子道:

“难道,你是想用大皇子,做李商隐的……药?”

郑颢哈哈笑到:

“知我者,公子也。”

二人正在低声说笑,忽听见外面多了人说话,走出去一看,是皮日休来了。

皮日休比他们小几岁,最爱在书院里和翰林们辩论。郑颢欣赏他的才华,见他常年住在寺院,便邀请他到书院里常住,当作是书院的管事。

郑颢前世死在宣宗殡天那年,他并不知道自己身死后发生的那些事。否则,他会庆幸自己收留皮日休这一善举。

崔公子却嫌弃他相貌丑陋,说他左眼下垂,像个独眼龙,也懒得与他搭话。

“皮六郎,你去看看晚宴开始准备了吗?冷胡突鲙、醴鱼臆,这两样不能少。”他看了一眼,在旁边闷声表示不满的崔瑾昀,笑道:“连蒸苲草獐皮索饼,也不能少。”

这獐肉饼是崔瑾昀最爱吃的,比李商隐爱吃的那两样鱼更难做,他得意洋洋的笑了。

晚宴人不多,李温悄悄来的时候,李商隐、郑颢、崔瑾昀、皮日休都在正堂等他。

李商隐只知是贵客,没料到是大皇子,赶紧起来给他让座。

李温笑到:“这是私宴,受郑三相邀。某只是李大郎。阁下年长于某,学识亦长于某,某敬您首座亦不为过。”

“某哪有什么学识?不过是爱些风花雪月,吟诗作对......”李商隐没想到大皇子对自己的评价那么高,不觉心生感激。

李温边入座边说:“郑三既是我的师傅,又是我的朋友。三郎是极有见识之人,他极力向我推荐您,肯定不会没有原因。听说,您在川蜀的时候,有不少心得,一会您给我好好说说。”

几人入座,习惯性互相客套一番,便天南地北谈起各地贪官因未有效惩罚,导致贪腐盛行,李温也蹙眉唏嘘,不知不觉聊到深夜。

“郎君!外面好像出事了。”阿墨凑到郑颢耳边说。

郑颢起身跟着他走到屋外。

阿墨道:“有人到隔壁藩篱找大皇子,没找着,就往我们郑府去,阿砚已经追过去了......嘿!怎么又是你!”

阿墨叫出来的时候,郑颢已经看见了,跟在阿砚旁边,急急忙忙走过来的大公主李萱儿,后面还跟着个小内侍。

“某见过大公主。”

“我兄长在你这儿吗?我有急事找他。”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tichang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