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太阳从北边出来了

发布时间:2022-07-24 11:28:27

薛念在全医院的重点关照下,完全恢复得比预料中还快。她的伤势不重,白鲸尾巴拍到的是侧后腰,从高处坠下时下方又是水面,会陷入昏迷纯碎是所以太痛了。第二天中午,薛念在一群医生殷殷热切的目光中下了床,看见她能走能跳,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瘰疬医师犹疑片刻,但是大她的伤势不重,白鲸尾巴拍到的是侧后腰,从高处坠落时下方又是水面,会昏迷纯粹是因为太痛了。。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章节目录<<<

《第25章 太阳从北边出来了》精选

薛念在全医院的重点关照下,完全恢复得比预料中还快。她的伤势不重,白鲸尾巴拍到的是侧后腰,从高处坠下时下方又是水面,会陷入昏迷纯碎是所以太痛了。第二天中午,薛念在一群医生殷殷热切的目光中下了床,看见她能走能跳,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瘰疬医师犹疑片刻,但是大她的伤势不重,白鲸尾巴拍到的是侧后腰,从高处坠落时下方又是水面,会昏迷纯粹是因为太痛了。。...

薛念在全医院的重点关照下,恢复得比预料还快。

她的伤势不重,白鲸尾巴拍到的是侧后腰,从高处坠落时下方又是水面,会昏迷纯粹是因为太痛了。

第二天傍晚,薛念在一群医生殷殷关切的目光中下了床,看到她能走能跳,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主治医师踌躇片刻,还是大着胆子上前,清了清嗓子引起薛家四口的注意。

“咳,薛小姐恢复良好,不会影响正常生活,我们这边是建议回家修养,住在医院毕竟不方便......”

最关键的是,她住在这里,搞得他们压力倍增。就这两天功夫,院长打了能有一百通电话叮嘱,搞得他们听到手机震动都头皮发麻。

薛震霆皱眉看向这群战战兢兢的医生,想赶他的宝贝女儿出院,门都没有!

“爸爸妈妈,我想回去住。”

“好嘞!爸爸这就去办手续!”

薛震霆一听到薛念的话,把刚刚心里的念头直接丢到了九霄云外,兴冲冲地拽住儿子一起办手续去了。

见医生们讪笑着离开,秦云素帮薛念换好衣服,用一件厚实羽绒服把她裹得严严实实,扶着她慢慢走向电梯。

“六六在家闹绝食,非要闻着你的味道才肯吃饭,好在把猫食放进你卧室,它还能吃上几口。”

“嗯,我也挺想它。”薛念眸中闪烁着奕奕光彩,想到回家就能撸猫,心情都好了不少。

“孙鱼莉伤得不轻,还在昏迷状态,”秦云素眸光稍沉,语气变得有些冷硬,“她家人闹着要跟节目组打官司,你昨晚睡着后,她父母还来过这里,想找我们要一笔赔偿金。”

薛念无语至极,她没找孙家要赔偿金都很客气了。“真会胡搅蛮缠。”

“嗯,你哥会解决,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秦云素不想让她多操心,只说了说大概情况就收了口。

薛家四人刚走出医院门口,就和苏利民、马欣兰撞了个正着,两口子神情焦急,看到薛念双眼齐刷刷亮起。

“念念!怎么不多住几天!”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快让爸爸看看哪儿伤着了!”

薛念:?

太阳又从北边儿出来了。

“我没事。”薛念的态度客气疏离,脸上带着矜持浅笑,跟面对陌生人无异。

上次住另一间医院,距离苏家不过六公里,这位亲生父亲从头到尾都没露过面,亲妈也只是为了佛珠才来晃了一圈。

而现在这间医院,距离苏家近二十公里,他们还能忙里抽闲赶来看望,关切紧张的样子跟从前有着天壤之别。

薛念除了好笑,没有多余的情绪,她可是有脾气的人,哪儿有刚挨了巴掌,给颗糖就好了的道理!

“你哥哥姐姐本来也想看看你,”苏利民白胖的脸上堆满笑容,还带着点儿讨好的意味,“我怕他们吵着你就没让来。”

“是啊念念,慕儿和荔荔都很关心你。”马欣兰想伸手去拉薛念,伸出到一半对上薛家人的眼神,又讪讪收了回去。

薛震霆和薛愈如两尊冷面神,秦云素似笑非笑目露讽刺,一家人个个都生得出挑,气质出尘,不管怎么看都不是寻常人物。

苏利民眼神一转,看向薛震霆。

“薛先生,我知道你们跟念念感情很深,我们绝对不会插手你们之间的亲情。但也请你们为我们夫妇考虑一二,毕竟我们是念念的亲生父母,孩子出事,我们也很挂心。”

“有话直说。”薛震霆听到他假模假样的话,心里一阵不屑。

早干嘛去了?以前不是还嫌念念是穷养出来的野孩子吗?一转头不嫌弃了,又想来献殷勤。要不是看在他们和女儿有血缘关系,薛震霆早就撂脸走人了。

“我们想接念念回家住几天。”马欣兰把苏利民往后一推,眼眶有些发红。“念念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我是真心疼她,这几天担心得睡不着觉,想来看看吧,又怕你们不高兴。”

薛家人听到她带着哭腔,脸颊和眼眶都泛着红,看上去颇为可怜,一时不好再摆脸色。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会替薛念做主。

秦云素抚了抚薛念的头,轻声说道:“你随自己心意,别考虑大人怎么想,愿意去就去待几天,不想去就回家住。”

薛念本想一口拒绝,可是对上马欣兰那双泛着泪光的红眼睛,还是只能折中道:“周六不是晚宴吗?我周五提前一天回去。”

得到薛念的准确答复后,马欣兰脸上顿时浮现出笑意。“好好好,我到时候派人接你去,那你回家好好养伤,先别工作了,身体要紧知道吗?”

薛念一脸复杂地点点头,又听苏利民唠唠叨叨了一通,才摆摆手主动道:“我要回去了。”

不管亲爸妈看上去有多可怜,薛念脑中始终会浮现出他们冷漠的神情和严厉的语气。

那句“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女儿”,是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这句话,总是能深深刺痛她。

特别是这次醒来,仿佛原主的伤痛全都转移到她本人的灵魂深处。

薛念眉心微蹙,握着秦云素温暖的手,垂眸走向停车场。

苏家夫妇只好跟在薛家人身后,一路像护卫似的把她护送上车,直到车子驶向街道才放下挥动的手。

“欣兰,这孩子变化怎么这么大?”苏利民说不出的惆怅,女儿变好了,他心里高兴,可是女儿显然留下了心结,不愿意向刚回家时那样主动亲近了。

“都说磨难能让人成长,是我们以前太苛刻,孩子在痛苦中长大了。”马欣兰的心紧揪着,想到女儿和薛家人和谐的画面,始终无法平静。

“唉,荔荔这孩子也是,最近神不守舍,也像变了个人。”苏利民一阵头疼,“你说她请了许四爷来参加晚宴,到底是随口说说,还是认真的?”

马欣兰拧着眉头,同样很疑惑。“荔荔不会许诺做不到的事,她既然说了,就是真请到了吧。不过她是怎么做到的?”

“唉,我比你还纳闷儿呢。现在的孩子,我是一个都看不懂。”苏利民把车门拉开让她上车,摇着头叹着气上了驾驶座。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chuanshuhouquanyuanzh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