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首页 > 资讯

第9章 钟鼎山林薛

发布时间:2022-07-24 11:28:17

紫汀苑的水榭里暖气十足,开了好几扇窗依然热烘烘。许时赫伸出手骨节明明就的双手,拿着放到桌子上的一台平板,手指轻敲边缘,眼神慵散得像只食髓知味的豹。【迷了路?手机有导航,进屋有领路员,想贬损我也要讲逻辑啊。】少女懒洋洋的声音饱含反讽,寒冷的冬日冬日暖阳洒在她身上许时赫伸出骨节分明的双手,拿着放在桌子上的一台平板,手指轻敲边缘,眼神慵懒得像只餍足的豹。。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章节目录<<<

《第9章 钟鼎山林薛》精选

紫汀苑的水榭里暖气十足,开了好几扇窗依然热烘烘。许时赫伸出手骨节明明就的双手,拿着放到桌子上的一台平板,手指轻敲边缘,眼神慵散得像只食髓知味的豹。【迷了路?手机有导航,进屋有领路员,想贬损我也要讲逻辑啊。】少女懒洋洋的声音饱含反讽,寒冷的冬日冬日暖阳洒在她身上许时赫伸出骨节分明的双手,拿着放在桌子上的一台平板,手指轻敲边缘,眼神慵懒得像只餍足的豹。。...

紫汀苑的水榭里暖气十足,开了好几扇窗依然热烘烘。

许时赫伸出骨节分明的双手,拿着放在桌子上的一台平板,手指轻敲边缘,眼神慵懒得像只餍足的豹。

【迷路?手机有导航,进门有引路员,想贬低我也要讲逻辑啊。】

少女懒洋洋的声音充满讽刺,冬日暖阳洒在她身上,为她披上一层柔光。

许时赫眸中如有微光闪动,指腹摩挲着平板边缘,微微颤动着,那张柔美的脸,与他指腹只隔了一线。

薛念确实变了,那天她说过的话,也不是作假。

许时赫的视线代替手指,在她脸上扫动。

不再浓妆艳抹的脸,恢复了自然清新,一双猫眼漆黑灵动,有着诱人心扉的神秘。

冷色系的衣服,把她的柔媚压低,增添了飒爽冷酷的劲儿。

傲娇又讽刺的神情,和她口中毫不客气的话语,都跟以前截然不同。

许时赫自己都不曾发觉,他的眼神,不再像平时那般冰冷。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都在薛念身上,他手指微动,点下了暂停。

张管家看到他眉心微蹙,赶紧识相地上前解释。

“本来是拍苏家人和许弘玟,没想到薛家也在这儿聚餐,好像是薛老爷子和厉大师到京了,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出世。”

许时赫抬眼看向他,恢复了沉静冷肃。

“薛家的事不必管,许弘玟最近在做什么?”

“还是老一套。走私放贷,操纵股市,最近跟古玩圈里的人搭上了。”

张管家心下鄙夷,旁支一共四房,就数年纪最小的老四许弘玟最不省心。

许时赫垂眸凝思,沉声吩咐道:“让元野盯着许弘玟,你去调查他新接触的人。”

*

紫汀苑,雅竹居。

苏荔看着年近五十的父母,对年仅二十五岁的许弘玟客气赔笑,满腹怨气无处发泄。

要是她能和许时赫在一起,成为许氏集团的夫人,许弘玟的态度还会这么冷淡吗?

她的笑容已经很甜了,许弘玟居然正眼都不瞧,还拒绝了她主动盛去的汤。说什么不习惯假手于人,不就是看不起苏家吗?

苏荔心里难受得要命,没见过真正的权贵也就罢了,可现在已经见识过更美好的圈子,她怎么能容忍自己一直处于下层!

真可惜,苏家不是真正的权贵,只是一介商户。

苏荔面上笑容不变,手心却被指甲掐得生疼。

有薛念做前例,她不敢轻易对许时赫出招,那个人,真是难动摇啊。

“我去下化妆间。”苏荔忍住不甘,笑着起身,离桌去了隔壁休息室透气。

她离开后,许弘玟眼神微闪,客套疏离的神情有所松动,甚至露出了一抹笑容。“薛念呢?”

马欣兰笑着隐瞒:“她在家养伤呢。”

“哦?”许弘玟金边眼镜散发出光芒,遮掩着眸中神情。“怎么我昨天听说,她回了薛家。”

苏利民眉心一跳,自从他们说佛珠丢了,许弘玟就没再提过,现在怎么对薛念这么感兴趣。

“许总,是不是本家那边有不满?”苏利民惴惴不安,如果许时赫要整苏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说知道许时赫跟许弘玟不太对付,但好歹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再说他也只能联络上许弘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我那侄子顾不上你。”

许弘玟看到他紧张的样子,唇角挂着讥讽的笑。

“倒是你们自己蠢,把捡来的孤女当宝贝,到现在还看不清,另一个才是通往上面的门票。”

苏利民和马欣兰彻底懵了。

薛家不简单?薛念是通往上层的门票?

许弘玟不会开玩笑,那是命运在给他们开玩笑?

马欣兰想到在医院停车场看到的场景,再想到今天看到的薛愈,脸色煞白。

许弘玟见这一家三口确实不知情,清隽的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钟鼎山林薛,锦衣玉食许’,遁隐山林的薛家,可排在我们许家前头。”

苏家三口这回彻底震惊了。

他们不是没听过这话,可他们怎么会想到,薛念的养父母家,会是这个传闻中的薛家?!

“呵呵......”苏利民白净微胖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许总弄错了吧,薛家是陈家村的贫困户,怎么可能是钟鼎山林的薛家。”

他不相信,绝对不相信!

许弘玟听到他的话,脸上微笑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阴鸷的神情。“你怀疑我的能力?”

苏利民心头一跳,都说许四性情偏执,极度自负,厌恶别人对他产生质疑。他怎么一时忘了。“不不不,我只是......”

看到父亲脸上冒着冷汗,苏慕心里不大痛快。许弘玟就大他一岁,凭什么这么欺负他父母。

“你说一句我们就要信,你要说地球是方的,我们是不是还要去帮你改教材?”

“慕儿!”

“你住口!”

马欣兰和苏利民吓得不轻,感觉这顿饭还不如不吃,至少不会结怨。

然而,许弘玟并没有发作,只是态度恢复了冷淡。

“言尽于此,先告辞了。”许弘玟外表斯文俊美,慢条斯理起身离场,临走前还客气地丢下一句。“几位慢用,单就免了吧。”

苏家三口还沉浸在震惊中,苏荔从隔壁回来,看到的就是三张惨白的脸。

“爸妈,哥哥,怎么了?弘玟叔呢?”

“走了!”苏慕的脸不是吓白的,是被气白的,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怒气。

“怎么回事?”苏荔赶紧追问。

苏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苏荔本就难受的心态,彻底崩了。

钟鼎山林薛,这五个字的分量如一座大山,重重压在她心上。她不能接受。就算是真的,她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苏荔垂眸凝思细想,心里很快有了主意。

“就像哥哥说的,弘玟叔的消息也不一定就准确。圈里有位演员叫薛云柔,她私下常常提及自己是薛家旁支,我跟她有几面之缘,找她一打听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那太好了,你抽空找她问问,先不要告诉念念。”马欣兰紧张地绞着手指,薛念现在正不高兴,他们要是问这事,一准引起误会。

要是以为他们想占薛家什么便宜,本就冷淡的关系说不定会雪上加霜,还是私下打听比较好。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chuanshuhouquanyuanzh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