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杨六郎佘四娘 暗魅  夫子 夫子 花香 许南关诗蕾
老中医的第二春 乡野风月 止言  萌学园 张丽 温柔乡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哥哥的病情

发布时间:2020-11-22 08:22:10

房门被房门,苏北第一反应时是闭上眼睛装睡。她不想面对自己顾岑俞的嘴脸,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只要你看见他便会心烦意乱。顾岑俞走到苏北的床前看见苏北的眼睛正死死地的闭着她不想面对顾岑俞的嘴脸,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只要看到他就会心烦。。

>>>《盛宠难辞》章节目录<<<

《第23章 哥哥的病情》精选

房门被房门,苏北第一反应时是闭上眼睛装睡。她不想面对自己顾岑俞的嘴脸,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只要你看见他便会心烦意乱。顾岑俞走到苏北的床前看见苏北的眼睛正死死地的闭着她不想面对顾岑俞的嘴脸,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只要看到他就会心烦。。...

盛宠难辞

推荐指数:10分

《盛宠难辞》在线阅读

房门被推开,苏北第一反应就是闭上眼睛装睡。

她不想面对顾岑俞的嘴脸,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只要看到他就会心烦。

顾岑俞走到苏北的床前看到苏北的眼睛正死死的闭着,她的眉心也紧紧的皱在一起,他刚刚开门的时候还看到苏北的身子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就这样还在和他装睡?

苏北演戏的功夫可真的不是很厉害。

“既然没睡的话就睁开眼睛,你装睡的本事真的不是很高。”顾岑俞沉沉的戳破了苏北的表演。

“我不想看到你行不行。”苏北转过身去背对着顾岑俞,

只要一看到顾岑俞就好像在提醒着自己他对自己做的那些暴虐的行为,让她整天面对着这样的一个暴君,只觉得人生都没有希望了。

顾岑俞没说什么,坐在苏北的床边点燃了一只烟,然后他好像忽然意识到什么看向苏北,苏北捂着嘴巴咳嗽了两声,顾岑俞默默的掐灭了手中的香烟。

苏北不由得将自己的身体更加紧紧的蜷缩在一起。

如果这要是沐永年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在病房内抽烟,同样都是身居高位的两个人为什么行为和素质的差距就这么的大呢。

苏北在心中默默的对比了一下顾岑俞和沐永年,不由得产生了巨大的落差感。

“你什么时候放我离开?”苏北鼻音浓重的问道,她怀疑自己委屈的要哭了,她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

顾岑俞一愣,心头瞬间如同被划破了个口子的疼。

难道她……都已经忘记了吗?

是了,这么多年她心中的人一直都是沐永年,就连她的视线也是一直如同胶水一般尾随在沐永年的身后,这样的苏北怎么会注意到自己,又怎么会理解自己做的那一切。

顾岑俞有些讽刺的勾起半边嘴角。

“等我玩腻了自然就会放开了你了。”顾岑俞的语气充满了讽刺,苏北听着只觉得自己面前现在就有一个人正在伸手掌掴着她。

多可悲,她现在竟然已经沦落成了一个玩物。

她很想反抗也很想对着顾岑俞咆哮,但是她同时也知道,不管她再怎么反抗对于顾岑俞铁一样的规定来说也是无济于事,他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一个人来看。

苏北只觉得冷,身子已经蜷缩成了一个虾米还是觉得不够温暖。

苏北沉默顾岑俞也沉默,屋子里霎时陷入了一片安静当中,死一样的寂静让人心中无比的紧张。

护士进来输液然后灰溜溜的退出去,顾岑俞已经和医院沟通过不需要她们再来照顾,她们心里是无比的欢欣雀跃的,要知道这样一瞬不瞬的盯着苏北的话她们也是亚历山大的。

这样虽然是挨了一顿臭骂但是最起码是不用心惊胆战的了。

但是每次进来给苏北输液的时候看到顾岑俞这样一张冰山一样的脸也是觉得很有压力。

苏北无聊的数着输液器里面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流淌进她的身体里面,无疑就像是数羊一样的有魔力,没有多长时间苏北就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半时分,苏北是被冻醒的,浑身冷的不行,本来以为自己是发烧了可是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还算是正常,除了冷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苏北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窗户一直都没有关,顾岑俞就这样坐在窗户边上的椅子上沉沉睡着了。

似乎也是冷,顾岑俞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肩膀,一双漂亮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就这样一眼看上去就有种让人心疼的感觉。

苏北连忙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她这都是在想些什么,她竟然会觉得一个毁了她一生幸福的人可怜,怎么就没有人同情一下她的遭遇。

输液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拔掉的。

苏北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将窗户关上,关上窗户的同时苏北还在心中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她绝对不是因为觉得顾岑俞冷所以才将窗户关上的,是她自己不想住在这样透风的屋子里面,万一一觉醒来自己中风了被吹的口歪眼斜,那恐怕自己的下半辈子都不想看到自己了。

关上窗户之后苏北重新走回到自己的窗前,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之后苏北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顾岑俞。

他现在看起来睡的还挺熟的,那她现在出去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所谓也不会被发现吧。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哥哥应该就住在楼下的加护病房里面,也不知道哥哥做过手术之后恢复的怎么样了,这些天她一直都在心里惦记着。

这个时间过去的话应该也不怕会看见母亲而起冲突。

这样想着,苏北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小心翼翼的旋开门把手,苏北蹑手蹑脚的走出病房,她也没关门,为了自己不声不响的回来做准备。

夜晚的医院安静的可怕,走廊内的灯光也不甚明晰,苏北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面甚至还能够听到自己脚步的回声。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理作用的关系,苏北觉得现在的走廊比一直开着窗户的病房还要冷一些,苏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已经起来了,汗毛也跟着炸起来,苏北不由得伸手不断的揉搓着自己的胳膊想要让自己更加温暖一些。

加护病房的房门锁着,好在为了便于护士查房所以窗帘也没有拉上,苏北站在窗户旁边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哥哥。

他的身上还连着各种检查生命体征的仪器,就连鼻子上都连着氧气管。

苏北不由得揪紧了胸前的衣服,她能感受到胸口内的心脏随着每一下的跳动都勾起剧烈的疼痛,就好像心脏成了一个皮球正有人不断的向里面注射着气体,随时都可能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而爆裂开来,血液四溅。

苏北不由得将自己的手贴在病例床上,手指微微的勾起来仔仔细细的描摹着哥哥的容颜,他的面容看起来是那么的苍白虚弱,随着他每一次的呼吸罩在他脸上的氧气罩上都会升起一层细密的水雾然后又消散下去。

哥哥,你可一定要快点好起来,也不枉费我牺牲了自己的幸福。

苏北想到这里再次不由得红了眼圈,但是她却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哭,因为哥哥舍不得看见她哭的样子,从小到大最疼爱她的人就是哥哥,自己做错了事情引得母亲大发雷霆的时候也一直都是哥哥保护的将她护在身后。

她还记得自己嚎啕大哭的时候哥哥仔仔细细的为她擦去眼泪的样子。

他说“苏北你是我的宝贝,这一辈子不管我吃多么大的苦都不想你受一点点的委屈,你一哭我心都要碎了。”

哥哥,你躺在这里苏北的心也要碎了你知道吗?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engchongnanc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