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诡画 姽婳 老卫的幸福生活  韩娱 我的极品冰山女总裁 妖孽
权力巅峰 纯爱 诱惑 小涛李雪 艰难 我的按摩师生涯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奶奶病故

发布时间:2020-11-22 04:42:02

横穿过商丘的西谷,经过米索不达米亚平原,再向东行百十里,也是距离朱明国左右两万公里的距离,就座落着大阿秦帝国。春雨绵绵,闲花微雨,万物朦朦胧胧,一片莺歌燕舞的盛世景象。无向善仙君杨善意,腾云雾四五日适才进了阿秦国都城城中。杨善意于云头望都城中攒

>>>《证道之寻神问仙》章节目录<<<

《第八章,奶奶病故》精选

横穿过商丘的西谷,经过米索不达米亚平原,再向东行百十里,也是距离朱明国左右两万公里的距离,就座落着大阿秦帝国。春雨绵绵,闲花微雨,万物朦朦胧胧,一片莺歌燕舞的盛世景象。无向善仙君杨善意,腾云雾四五日适才进了阿秦国都城城中。杨善意于云头望都城中攒...
穿过商丘的西谷,经过米索不达米亚平原,再向西行百十里,也就是距离朱明国大约两万公里的距离,就坐落着大阿秦帝国。春雨绵绵,闲花微雨,万物朦胧,一片莺歌燕舞的盛世景象。无向善仙君杨善意,腾云雾三四日方才进了阿秦国都城城中。杨善意于云头望都城中攒动的人头时,本以为自己可以动作运作几年,就能收获仓箱可期的信仰之力和魂力,不期而然地大失所望。这阿秦国竟也是被人圈养的信徒。杨善意心想:我若是在这里截取信仰之力定会得罪这背后之人,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便嗟叹离去,继续向西行。…………“先生,我想请段时间的假。”洵美跪坐于林卓吴身前,向其行礼。整个人愁眉锁眼,思绪如麻,仿佛笼罩于阴云密布之下。林卓吴端起下巴,看着面前年纪越长越加般般如画的女孩,这孩子向来是有些是事可可,很少有其它太多的情绪,如此时这般愁山闷海更是少见,更何况才刚坐下,不免关忧地问道“你如此这般独坐愁城,是发生了什么吗?先生既然成为了你的先生,就如同你的半个父母亲,有什么难处大可告诉我,不要独自逞强,最后反到伤了自己。”洵美抽了口气,叹道“先生呀,您说这世间为何要有生老病死,让爱之人别离,让病之人折磨。”“生老病死,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向来是人活于世必经之苦难,看开,看淡,这些唯有在生活的道路上,一往无前才能忽视。”林卓吴喟然感慨,顿了下转声问道“你这般,是你奶奶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吗?”洵美黯然道了声“嗯”接着诚然道“我想在家照顾奶奶,她昨晚咳嗽呻吟了半宿,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样,我奶奶就只有一人可依,而且我怕我奶奶将不久已”说着竟伤怀哽咽潸然泪下。“想着趁奶奶在世时,多尽孝。”“怎得病得如此严重,一月多以前见她尚还精神抖擞。”林卓吴蹙眉疑问“可有去看大夫,大夫如何说?”“我带着我奶奶去看了,大夫说我奶奶过于年老,身体活力无法支撑下去了”洵美抬手搽抹眼角,继续向林卓吴请辞。林卓吴见面前泪流满面的孩子不忍心地安慰“孩子,莫要伤心,你奶奶这样大的年纪了,就算……那也是寿终正寝,这一生也算完完整”又叮嘱道“如果医病钱不够用,来找我,我让你师母拿些钱出来,你师母是位知书达礼,娴雅端兰的女子,不要有过多地左思右想。”“谢谢先生,先生之心,学生铭感五内。”说着作揖退出学堂,又向正在做针线活的林兰,师母交待好道了别。洵美一路是千愁万绪,悒悒不乐。推开门,跨过门槛,隐隐约约的呻吟声传如耳中,这种低哼落在洵美耳里,无疑与是颗针,扎得心里刺痛。脚在门槛边迟迟迈不开,深吸一口气,踏入卧室,掀起蚊帐,洵美见奶奶闭目侧卧,似睡未睡的样子,于是轻轻地唤了声“奶奶”听到几不可闻的“嗯”s洵美又低声问“奶奶,好点没有呀,你饿没有,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煮。”奶奶缓缓地睁开双眸,以往清澈的眸子现在只剩混浊。她有气无力地声如蚊吟说“奶奶不想吃,我家幺儿读书——读书那么累。就不麻烦你了。你——你把那边折叠的睡塌收拾出来,——拿箱子里的褥重新铺个床。”洵美听奶奶说这样的话,知道奶奶怕自己在夜里突然死去,不想自己睡在她身旁,簌簌泪下,呜咽着说“奶奶,我不想收拾,我想和你一直一起睡。”“你要听话,奶奶叫你——咳咳咳——”洵美忙得过去平抚奶奶的背带着哭腔回道“奶奶,我听话,我等下就铺,你不要激动。”奶奶顺口气,也是没有了什么力气,继续安静躺下,时不时蚊吟般呻吟两声。洵美忙碌先是想去煮饭,又被奶奶叫住,硬是要洵美先铺床。洵美将屋里折叠的睡塌尽量找了个离奶奶床近的地方放下摊开铺好,一应俱全后才去做饭熬药。边煮饭边熬药。年前时,奶奶说嫌养鸡鸭猪羊太麻烦,于是就把家里喂养的所有牲畜卖了,现在洵美到是除了做饭就没有什么事做了。洵美想:奶奶定是知道自己身体不行了,才把牲畜卖了,哪有做了十几二十年没有嫌弃,突然嫌麻烦的。洵美煮了点粥,又将菜煮烂了,端着饭菜和药进房,结果奶奶拒绝吃药,只是说着喝粥,洵美是想劝说,但看奶奶痛苦的模样,放弃了。于是洵美小心翼翼地用汤勺将粥菜混合后喂食。吃必,洵美收拾完,扶奶奶如厕,换下传单被套,一番忙碌,又将倚坐睡塌的奶奶扶上床。这时奶奶死死地抓着洵美手不放,呼吸断断续续,洵美问了几次,“奶奶,你要我做什么”。均不答,洵美就这样安安静静地,伸手交握对方的手掌。似是过了很久。奶奶喊了声“洵美”接着说“奶奶要走了……你要好好的,奶奶走的那天,要是晚上,奶奶喊你,你就起来,给奶奶点下蜡烛,奶奶不能照顾你了,床底下地上有个洞奶奶给你放了些奶奶这些年的积蓄,奶奶死了你去找秀云父母还有里正,让他们帮助你准备我的后事。”“奶奶……”洵美含泪着一一应答。之后洵美哭噎着又打了水替奶奶擦洗。一连几日如此,奶奶越发病重,洵美情凄意切,日日哀容。邻里走动也更加频繁。洵美正在庄里水井担水,一妇人也是挑着俩木桶朝水井走来,这妇人见是洵美,问道“洵美,你奶奶病好了吗,为什么我看见她走路都急匆匆地。”洵美奇怪,说“伯娘,我奶奶还病得重啊?,我刚出来我奶奶还在床上。你怎么说看到我奶奶了。”妇人看眼前这个憔悴漂亮的人动作麻利地舀了一瓢水,无比真诚的说“我真看见你奶奶了,我还奇怪呢,我喊那么大声你奶奶也没应我。你去看看怎么回事吧”洵美急挑起水问“伯娘你看我奶奶她往哪儿去了吗”“往村东口去了。”洵美飞奔回家里,水洋洋洒洒地没了一半。确实没了奶奶的人影。洵美五内如焚,快速朝村东口而去,一路向东,路遇几位伯娘,伯伯都如先前那妇人般询问,洵美来不及解答,朝他们一路打听。气喘吁吁的,快断气的时候,听到有人喊一声“洵美”洵美抬起头来。一笑语吟吟的白发老人轻挪脚步,这不是自己奶奶吗?“奶奶,”洵美差点喜极而泣“您去哪里了。”奶奶摸了摸洵美头,又替她搽了满头的大汗。“我的小幺儿,我们回家吧!”林卓吴妻王氏见林卓吴慢悠悠地踏进门。“你去哪里了,回来都不见你人影,我带着兰儿去镇里让大夫给兰儿开了几副方子,你现在就去把药煎了。”王氏坐在席上吩咐道“夫人,为夫刚刚去送了人,我有件要紧事想与你谈。”王氏见丈夫严肃模样,知道确实是什么要紧事,让其坐下。林兰在床上躺了会儿,觉身体疲劳散得差不多了,出了卧室,行到厅门不远,几声诸如“洵美这孩子真可怜”,“无处可去”“同意”的话飘进耳里。林兰听到父母谈论自家小伙伴,进了厅。不由好奇地问“爹娘你们在说什么?”两人看是自己女儿,一一说来。“唉~,爹娘那我明日可否去看看洵美,她这时候正是需要人安慰支持,我去就算做不了什么,也能言语安慰番。”“我与你父亲想的也是明天去看看这个孩子,既然这样明日你就与我们一起去。”王氏柔和的看着面前的女儿。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zhengdaozhixunshenwenx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