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都市极品人生 都市极品人生  杨六郎佘四娘 暗魅 
夫子 夫子 花香 许南关诗蕾 老中医的第二春 乡野风月 止言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钱被偷了

发布时间:2020-11-21 22:07:58

转眼间,一个多星期过去的了。秦飞都呆在灵玉阁,边炼药药,边和王仁德探讨一些医学上的知识。日子但是过得欢快,可总会觉得心里少了一点儿什么。一直到,手机响了出来,屏幕上跃动秦飞都呆在灵玉阁,一边炼丹药,一边和王厚德讨论一些医学上的知识。。

>>>《我的绝色冰山老婆》章节目录<<<

《第25章 钱被偷了》精选

转眼间,一个多星期过去的了。秦飞都呆在灵玉阁,边炼药药,边和王仁德探讨一些医学上的知识。日子但是过得欢快,可总会觉得心里少了一点儿什么。一直到,手机响了出来,屏幕上跃动秦飞都呆在灵玉阁,一边炼丹药,一边和王厚德讨论一些医学上的知识。。...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

秦飞都呆在灵玉阁,一边炼丹药,一边和王厚德讨论一些医学上的知识。

日子虽然过得轻快,可总觉得心里少了一点什么。

直到,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跳跃着“老婆”两个字,秦飞才骤然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倔强,又带着几分固执和冷傲的女人。

微微吸了口气,才接通了电话:“喂?”

“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了杨若曦,明显有些忐忑的声音。

“在灵玉阁,王老这里。”秦飞说道。

“我们见一面吧,我开车来接你。”杨若曦声音透着一丝紧张,似乎有些担心秦飞会拒绝。

“好!”

秦飞心里虽然纳闷,这个冰山老婆为什么会主动见自己。但还是答应了下来,和王厚德告辞之后,便在灵玉阁门口等杨若曦过来。

另一端,杨若曦微微吐了口气,把DNA的鉴定结果,撕扯成了粉碎。

“吻合”两个字,打消了她心中所有的疑虑。

她虽然很倔强,但并非不明事理。

要不是这个男人及时出现,自己恐怕已经被大光头和三角眼打成了筛子。

不多时,杨若曦便开着吉普出现在了灵玉阁的门口。停好车,走到了秦飞面前,神色有些局促,微微咬着贝齿:“上次.....是我错了,不该疑神疑鬼的。”

“噢,你知道错了?”一瞬间,笑容在秦飞脸上绽放。

“嗯,跟我回家。”

杨若曦第一次,主动的挽起了秦飞的胳膊,两人一起上了吉普车。

只是,吉普车开出去没多远,杨若曦的电话便响了起来。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杨若曦脸色顿时变得愤怒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秦飞见杨若曦脸色不好,便主动问道。

“妈的钱被人偷了,对方还打了她,真是无法无天了。”杨若曦哼了一声,她自己是警察,肯定嫉恶如仇。

“那我们一起过去。”秦飞说道。毕竟是他的丈母娘,出了事,不闻不问说不过去。

“好,就在医院外对面的菜市场。”杨若曦点点头,开着车朝着菜市场而去。

十多分钟后,两人下了车,走进了菜市场。远远就看见一群人围在那里,还在指指点点的看热闹。

杨若曦小跑了过去,呵斥道:“让一让,我是警察。”

围观的人听说警察来了,都闪开了一条道来。杨若曦走进去,见李梅芳倒在地上,捂着额头,有明显的血迹。

对面,一个年龄差不多大的老太太,也微微眯着眼睛,哼哼唧唧的,看起来也受伤了。

“妈,到底怎么回事?”杨若曦蹲下去,把李梅芳扶了起来。

“这不昨下午,我取了六千块钱放身上,准备今天给你爸买点营养品补一补,刚刚走进来,这人就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买把菜的功夫,兜里的钱就不见了。我找她理论,她就嚷嚷说我打人了,还推了我一把,脑袋磕菜摊上了。”李梅芳指了指自己的额头,问题不是太大,不过也裂开了一道口子。

杨若曦听了以后,微微皱了下眉头,又看向哼哼唧唧的老太太,问道:“阿姨,你没事吧?”

“胸口疼,浑身发软,你妈妈打到我心脏了,我儿子马上过来,你们都别走啊。”那老太太睁了下眼睛,随即又闭上。

“这样吧,我先让医院的车过来,把你们都送去医院。然后,这一片应该是滨江派出所管,我让那边的人过来调查吧。菜市场应该有监控,只要调出来看一下,就水落石出了。要是我妈妈冤枉了你,我们会赔偿的。要是你真偷了钱,那么肯定也要负法律责任。”杨若曦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不少看热闹的都点点头,觉得杨若曦做的不错。

不过,就在杨若曦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时候,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走了进来,瓮声瓮气的喊道:“谁打了我妈?”

“没...没人打,她自己倒下去的!”李梅芳见对方人高马大,胳膊上又是纹身,自己这边都是两个女流之辈,而唯一的男人,又是一个“傻子”,害怕吃亏,便有些紧张了起来。

“没人打?哼,妈,别怕,告诉儿子,究竟谁欺负你了?”那纹身男把老太太扶了起来,凶巴巴的瞪着眼睛问道。

“就是她,推我一把,还冤枉我偷了她的钱!”老太太见纹身男来了,底气也足了不少。

“老子一个月挣几十万,我妈还会偷钱?真是笑话,是不是见我妈年老体弱就好欺负?”

那纹身男瞪着眼睛,又看向李梅芳:“你打的人,是吧?马上送我妈去医院,我什么时候心情好,就什么时候来接!”

看纹身男这意思,摆明是赖上李梅芳了。

李梅芳毕竟也是机关干部,老公也是副局长,见纹身男这么不要脸,也有些火气了,不甘示弱的说道:“就是你妈偷的钱,难道偷东西还有道理了?”

“好,讲道理是吧,今天我就和你讲道理。妈,把兜掀开她们看看。如果有钱,咱们就还给人家。不过嘛,要是没钱的话,哼哼,就凭你们冤枉我妈,我不拆了你家房子,我龙哥以后就别在道上混了。”那纹身男微微眯着眼睛,目露凶光的说道。

那老太太叹了口气,把裤兜,衬衣兜,都掀开了,除了几十块零碎,还真没钱。

围观的人,立即把矛头指向李梅芳这边,七嘴八舌说了起来:“多半是仗着自己女儿是警察,就想来诈骗好人。”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dejuesebingshanlaopo')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