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小涛李雪 艰难 我的按摩师生涯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都市极品人生 都市极品人生 
杨六郎佘四娘 暗魅  夫子 夫子 花香 许南关诗蕾
首页 > 资讯

独宠祸妃皇上,够了第16章 废武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21 21:13:11

自从那天与司慕赢撕破脸皮后,算一算了有好几天也没看见他了。蹲监狱的日子可真不不好受,想一想也没电灯,也没电视,也没电脑,也没人生自由的,连个说话的的人都也没,什么事也不能够做,地牢中光线又很暗,仅有一个小破窗,多少次我想企图爬上来,看一看小窗外面的风景,每次白天的时候有些光线的时候尚且还行,一到晚上,整个牢房一丝光也没有,而且牢中似乎还关着其他人,时不时的就有呻吟声传来,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可怜我从小就有些幽闭恐惧症,在电梯里呆上一分钟就恨不的马上要出来的那种。这些天,真是度日如年啊。每晚我都强迫自己早点睡着,不敢睁开眼睛,睡着以后却又总是噩梦连连、、、。

>>>《独宠祸妃:皇上,够了》章节目录<<<

《独宠祸妃皇上,够了第16章 废武在线阅读》精选

自从那天与司慕赢撕破脸皮后,算一算了有好几天也没看见他了。蹲监狱的日子可真不不好受,想一想也没电灯,也没电视,也没电脑,也没人生自由的,连个说话的的人都也没,什么事也不能够做,地牢中光线又很暗,仅有一个小破窗,多少次我想企图爬上来,看一看小窗外面的风景,每次白天的时候有些光线的时候尚且还行,一到晚上,整个牢房一丝光也没有,而且牢中似乎还关着其他人,时不时的就有呻吟声传来,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可怜我从小就有些幽闭恐惧症,在电梯里呆上一分钟就恨不的马上要出来的那种。这些天,真是度日如年啊。每晚我都强迫自己早点睡着,不敢睁开眼睛,睡着以后却又总是噩梦连连、、、。...

自从那天与司慕赢翻脸后,算算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坐牢的日子可真不好受,想想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人生自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什么事也不能做,地牢中光线又很暗,只有一个小破窗,多少次我想试图爬上去,看看小窗外面的风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我觉得整个人都快发霉了,天!这样长时间的被囚禁在一个昏暗的空间中,会得抑郁症的。

白天的时候有些光线的时候尚且还行,一到晚上,整个牢房一丝光也没有,而且牢中似乎还关着其他人,时不时的就有呻吟声传来,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可怜我从小就有些幽闭恐惧症,在电梯里呆上一分钟就恨不的马上要出来的那种。这些天,真是度日如年啊。每晚我都强迫自己早点睡着,不敢睁开眼睛,睡着以后却又总是噩梦连连、、、

我有些后悔自己那么冲动,如果我认个罪,或者解释解释,也许不会这么糟糕。但一想到司慕政对我所做的种种,我就觉的心中憋闷。我恨他!我不服!我想就那样让他误会下去,直到有一天他自己发现真相后悔不已,我真有点等不及见到那天了,等不及见他后悔的样子了!

我这人就是有那么点可笑的骨气。

这些日子,有个叫小梅的侍女定时过来为我上药,送饭。她每次都不敢和我多说话,几天下来,我也就只知道她叫小梅,今年十六岁,在厨房做事。除此以外,啥也问不出来。

不过我还是很感激她,至少每天我还能和一个“人”说上几句,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

寒冰也来过一次,留下一瓶血蛤精油给我,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我知道,像我这样的“嫌疑犯”,他能做到这样,我已经很欣慰了,想来他要是和我多接触,司慕政也不会轻饶他吧。

也不知是司慕政的“九转凝肌露”还是寒冰的“血蛤精油”有奇效,我的伤口竟然已经开始脱枷了,我自己看不见伤口,但摸起来感觉新生的肌肤又滑又嫩的,痕迹也不算深,想来假以时日,可能伤疤不是会很明显。

这天,我又从噩梦中惊醒,全身冷汗淋漓,梦境记不清楚,依稀只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不知是什么,我坐起身,抬头望向小窗,有一丝光亮照射进来,根据我这些天的经验判断,应该是黎明了,又是漫长的一天要开始了,我长叹了一口气,向牢门望去,这一看不禁吓了一跳。

只见是司慕政,他穿戴整齐,头发用金冠束着,比以前见他将头发束在腰间的庸懒妖媚的样,这样的打扮无疑看起来多了一分尊贵,多了一分成熟。

他优雅的半倚靠在墙上,修长的腿,一条支着地,另一条轻轻的弯曲,脚后跟抵着墙。双手抱胸,正望着我,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天,这么早,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就来了啊。我真的很怀疑。

见他一直凝望着我,我竟下意识的拉拢了下领口。

他见到我的动作,轻嗤了下,说道,“不过一贱人,给本王暖床都不配。到是你,想通了没有,是不是决定弃暗投明。”

顿时我觉得有些自取其辱,原来有些想和他好好谈谈的想法此时全抛到脑后了,于是我冷冷的说道:

“大清早,劳王爷大驾,来到这里,不才有一事请教,不知何为明?何为暗?”

果然司慕政听罢,一脸怒容,他腾的站直身,快步走到我面前,揪起我的衣领,说到,

“你的情人没有希望的,本王就快坐上太子宝座了,你跟着他只会是镜花水月,倒不如用你狐媚的身子,来讨好本王。”

说罢他一手将我的双手扣在身后,另一只大手,赫然探入了我的衣襟。

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油然而生,无奈我又动弹不得,只能冷冷的瞪着他。

然而,他并没有打算结束他的残酷,一丝冷笑从他嘴边浮起,他肆意的把玩着我的身子,无情又邪恶的说道“你这身子,本王目前还有些兴趣,等本王玩腻了,再将你赏赐给下属,如何?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好好的表现,尽量放荡些,本王就喜欢你这骨子里的媚样,要是伺候的本王满意了,舒服了,哪天等本王登上九五之尊,一高兴或许赏你个婕妤做做,可好?”

“呸”我朝他吐了一口唾沫,成功的看到他的俊脸因巨怒而变的扭曲。虽然我平时很不喜欢吐唾沫这种行为,但是此刻,我顾不上什么文明了,这个该死的自大的男人,以为天底下的女人都等着他排队宠幸吗,那他也太小瞧我蓝梦雪了。

我得意的朝他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挑衅的说道:“司慕政,你听好了,我蓝梦雪就是嫁给一条狗也不屑给你暖床,你做梦吧!哼,难道我蓝梦雪没有脚吗?有朝一日,我就是爬,也会爬离王府的,你等着瞧,我是自由的!!!”也许我会把关系搞的更糟,但是怒气直冲脑门的我,只觉得现在骨气最重要,其他就是死也无所谓了!!

“蓝梦雪,你、、、。”他咬牙切齿,显然气的不轻,双目通红,狂怒道“你想飞?本王就折断你的翅膀!!”

突然,他出手点住我身上好几处穴道,原本探入我衣襟的那只手此时正牢牢的扣住我头顶的百会穴。

“你会为你所说的付出代价的!”无情的话语从他的薄唇中吐出。

起初,我只觉的一股热力从头上传下,等我发觉不对劲时,已觉得有股强大的吸引力在头顶猛烈的转吸着,恨不得将我的五脏六肺都往外吸,一阵阵强烈的恶心感直冲脑门、、、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放开了我,我猛然瘫软倒地,只觉得身上越来越热,有如烈火焚身,几欲窒息,脸上的汗珠如雨,痛不欲生。

突然,我全身的所有经脉穴位似乎同时打开般,所有的热气在一刹那间全部发散了出去。灼热感一下子消失怠尽、、、

“呕、、、”终于,我控制不住那强烈的恶心感,扶着床边,不停的干呕着,呕到我吐出了黄黄的胆汁,也不能使它停下来,全身都因为呕吐而在痉挛着、、、直到我眼前一黑,又一次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我清醒的听到他无情的魔音在我背后响起,“蓝梦雪,今日本王废了你的武功,谅你插翅也难飞,从明日起,你便是我王府中最卑贱的贱奴、、、、、、”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duchonghuofeihuangsha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