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系统之农妇翻身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报官

发布时间:2022-06-23 18:47:44

昏黄的马棚里,路恬蹲在马头旁边用手一下一下的摸着睡着了的神驹。外面西北风呼呼的声音时不时吹的蜡烛摇晃,带动整体着照在周围的光是一亮一暗的。这样的烘托,再加路恬散披着头发,情绪‘心情低落’的啜泣着,确实有那么几分马儿要不行啊了的感觉。村长也不懂马儿究竟如外面西北风呼呼的声音不时吹的蜡烛晃动,带动着照在周围的光也是一亮一暗的。。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章节目录<<<

《第29章 报官》精选

昏黄的马棚里,路恬蹲在马头旁边用手一下一下的摸着睡着了的神驹。外面西北风呼呼的声音时不时吹的蜡烛摇晃,带动整体着照在周围的光是一亮一暗的。这样的烘托,再加路恬散披着头发,情绪‘心情低落’的啜泣着,确实有那么几分马儿要不行啊了的感觉。村长也不懂马儿究竟如外面西北风呼呼的声音不时吹的蜡烛晃动,带动着照在周围的光也是一亮一暗的。。...

昏暗的马棚里,路恬蹲在马头旁边用手一下一下的摸着睡着的追风。

外面西北风呼呼的声音不时吹的蜡烛晃动,带动着照在周围的光也是一亮一暗的。

这样的烘托,加上路恬披散着头发,情绪‘低落’的抽泣着,确实有那么几分马儿要不行了的感觉。

村长也不懂马儿到底如何了,只是,看样子确实不好。抿唇,“你们谁知道附近有给畜生看病的大夫吗?”

这话问出,没人说话。

整个村里就两头驴,他们家里养的鸡鸭也不需要看病,谁会注意这个。

再说了,给畜生看病,可真没听说过。

村长也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何况,现在大半夜的,也根本找不到人。

“不用了村长,追风刚刚吐出了一点东西,它肯定会没事的。”

路恬说着话站起身,眼底还带着泪花,转头看向趴在外面无人问津的唐松岩。

“村长,您也知道,我们兄妹就是帮人看着马,再过不久人家就会回来带走。唐家人今夜来偷马,根本就是间接的要我们兄妹的命。村长,别的都无所谓,我和哥哥已经决定明日报官,还请您和大家给我们做个见证。”

村长听完,脸上露出难色,但是,这事,还必须在村里解决,无论如何都不能闹到衙门。

于是,村长放下姿态,语气稍缓,“那个,恬丫头,这事先不急。这马的情况还不明确,不如等马好了再说这事,如何?”

“村长,我就是想着报官,到时候官老爷不可能不管这匹马,说不定追风还能有救。”

不报官也行,但是,村长必须亲口说她打人的事也不算才行。

“是,本村长明白。不过,现在这马不是暂时动不了吗?若是折腾一番,说不定更不好了。”

路恬听到这,脸上立刻开始犹豫,“这......可是......”

“恬丫头。”村长看了一眼唐松岩,“如果这匹马能挺过来,这件事就在咱们村里解决。若是挺不过来,到时候再商量报官的事,如何?”

有个退路也好,万一这马真不行了,过段时间马的主人真的找来,报官后说不定就不会连累到他这个村长了。

“自己怎么解决?”路恬语气有些不满,但也给村长一种只要马没事就能商量的意思。

“那,这样,马如果没事,到时候就让唐家赔你们一两银子给这马买吃的好好养养,可以吗?”

“那别的呢?我打他的事情是不是不用我赔偿他?”路恬紧接着问。

“当然不用,他来偷东西,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打死活该!”

村长咬着牙道,心里是真的烦透唐家人了。

出事这么久了,半个村的人都来了,就只有唐家人没出现,这明显的是心虚!说明唐家根本就是知道这件事的。

若不是唐松柏有个秀才的功名,他真想把这一家子给轰出大河村!

这边听村长说完这些话,路恬的心也彻底的放下了,点头应下这件事。

村长又好好的交代了一些话,之后让人把唐松岩抬回唐家去。

说真的,此时大家担心马更多,至于唐松岩,真比不上一匹马珍贵。

这马儿少说值几十两银子。把唐松岩放到伢行也顶多就能卖个四五两银子。

*

与此同时,这边的唐家。

唐大力重新换了干净的衣服,脸色难看的坐在床沿边,躲着两个哥哥质问的眼神。

“老三,你去偷马想自己卖了银子独吞是不是?”

“我们可是你的亲哥哥,你连我们都不相信?!”

“自从单独过之后,你跟着路家打猎不带我们,有事了又来找我们,有便宜再自己占着。”

“就是。你真以为家里有松柏这个秀才就能把我们当傻子哄着吗?”

“我们是你的亲兄长,但是,这么大的事你都瞒着,这件事你就自己解决吧。”

“对,我们不管!”

“老二,咱们走。”

“走吧大哥。”

“大哥,二哥,你们不能不管啊!我被路恬那个臭丫头打伤,松岩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你们若是不管,人家还以为咱们唐家好欺负!”

唐大力看两个哥哥准备走,立刻开始示弱。

他当时没叫上两个哥哥确实是想独吞卖马的银子。

前几日想去借马也只是想把马带到县城问问价格,然后再想办法偷偷的把马弄过来。

虽然上次没带马去县城,但是,他和街头的伢人描述了那匹马,伢人说最少一百两银子。

原本还以为只有四五十两,听到一百两的时候他就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松柏要参加科举,所以他直接叫松岩跟着去。

本以为悄无声息就能把马弄走,谁知道那马的性子那么烈,硬是弄出了些动静惊醒了路言。

现在这个时候,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他还真不知道。

“还能怎么办?你不是说松岩快被打死了吗?揪着这事闹腾就是了。你不好出面,把你婆娘放出去不就行了。”

上次路恬说过那些话之后,于氏就没出过家门了。

刚刚唐老三身上带着血回来的时候于氏要出门,唐老三都没让。

如今这个时候确实可以让于氏出面闹。

反正马没偷过来,路恬那个贱蹄子还把松岩打了,那就让他们赔银子。

最近这段时间每日都有酒楼的马车从路家拉走什么东西,路家肯定挣了不少银子。

“还是大哥有主意。那,大哥,你就别计较这次的事情了。我跟你们说,我可打听好了,那匹马少说也能卖一百两。等过段时间咱们想个万全的法子把马弄出来,怎么样?你们放心,那伢人说了,保证把马卖的远远的!”

“一百两?!真的假的?!”

“真的那么值钱?!”

唐老大和老二本来是真的生气不打算管这件事了,但是听到价格立刻便不一样了。

谁会跟银子过不去呢!

“绝对是真的。大哥,二哥,叫上松海他们,咱们一起盯着路家,赶明儿找到机会不留痕迹的把马弄走,谁也找不到咱们身上。”

“行!”

“那大哥和二哥这次先别出面了,让于氏跟路家那两个小杂碎闹去!我还真不信他们能翻了天去!”

路恬那个小丫头还真是邪门,那么小的个子,抄起东西就能跟男子干架,以前还真没看出来。

“唐大力,唐大力在家吗?你儿子回来了,快出来看看。他要赶紧送去医馆才行!”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yuezhibaozaoduyibuh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