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系统之农妇翻身
首页 > 资讯

第8章“害羞”的南锦

发布时间:2022-06-23 17:31:43

正凉亭里吃着东西的南锦,完全没想起因为自己太久没回家去,便被自家师父猜想成了迷路。在确认自己吃了有八分饱后,南锦才将石桌上的东西都抽回储物空间。她站起身,正准备往后面走,却看见自家师父正往她所在的方向走来。不明白出什么事的南锦,在原地愣了两秒钟后在确定自己吃了有八分饱后,南锦才将石桌上的东西都收回储物空间。。

>>>《家有萌徒养成中》章节目录<<<

《第8章“害羞”的南锦》精选

正凉亭里吃着东西的南锦,完全没想起因为自己太久没回家去,便被自家师父猜想成了迷路。在确认自己吃了有八分饱后,南锦才将石桌上的东西都抽回储物空间。她站起身,正准备往后面走,却看见自家师父正往她所在的方向走来。不明白出什么事的南锦,在原地愣了两秒钟后在确定自己吃了有八分饱后,南锦才将石桌上的东西都收回储物空间。。...

正在凉亭里吃着东西的南锦,完全没想到因为自己太久没回去,便被自家师父猜测成了迷路。

在确定自己吃了有八分饱后,南锦才将石桌上的东西都收回储物空间。

她起身,正打算往回走,却看到自家师父正往她所在的方向走来。

不知道出什么事的南锦,在原地愣了两秒后,便主动上前迎接自家师父。

“师父,你怎么也出来了?”

她家师父喜欢看书,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绝不会随便离开书房。

云锡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那神情和语气仿佛又回到了拜师大会时的样子,只听他说道:

“竹溪山来人,小锦,你随为师一起见客。”

竹溪山来人?

南锦微愣,这竹溪山少有人来,若不是可以随意下山,她都觉得这里和原始森林没区别。

就这封闭而清冷的地方,居然还会有客人来?

而云锡在说完那句话后,便直接往前走去。

他并没有要等南锦的打算,似乎出来只是为了通知她这件事。

而南锦虽然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也并未深思,只是连忙跟在自家师父身后。

若是因为她腿短跟不上,便会喊道:

“师父等等,我追不上你了。”

而每到这个时候,云锡脸上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脚步却放慢了许多。

一直走到庭院外,也就是翠竹居大门下,两人才停下脚步。

不过,才刚到庭院门口,南锦便听到自己耳旁传来一个略显魅惑的男声:

“噗,你就是云锡新收的小徒弟啊?”

听到这声音时,南锦就像是被勾去神智般,恍惚失神。

不过,她也只是迷茫两三秒,过后便恢复了正常。

在找回自我意识后,南锦心中懊恼:

若与人战斗时,她失去神智,不说两三秒,哪怕是一秒都会影响结果。

一想到这里,南锦便觉得自己两边的腮都快鼓成了包子。

她将目光看向自家师父,神色可怜,仿佛只需要将眼睛轻轻一眨,就能流出眼泪。

只听她说道:“师父,刚有人在扰我心神。”

云锡看了眼南锦。

算起来,他和她相处也快一天了,按理来说,对她已经足够了解,可他却是第一次见她会有这般表情——

弱小可怜又无助!

在不自然的将目光从南锦身上移开后,云锡握拳轻咳了一声,也在第一时间想到南锦说那句话的原因。

他神色淡漠的看了眼四周,最后走到南锦身旁,选了个合适的角度,并抬脚用力一踢。

下一秒,便见一名红衣男子以躺着的姿势被踢飞出去。

那男子被踢飞的同时,嘴上也没闲着,只听他说道:

“好你个云锡,你给我等着,别以为你把我踢远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我一定会回来的。”

对于这句像是充满挑衅的话,云锡眉头一挑,只回了一句:

“我在翠竹居里随时恭候。”

南锦在一旁看着自家师父这行云流水的动作,有些没反应过来。

直到云锡那句“随时恭候”的话一落,她才一脸懵的问道:

“师父,不是说要出来见客吗?就这么把客人踢走了,会不会不太好?”

一听这话,云锡又看向南锦,在和她目光对视了片刻后,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脸懵”这三个字。

“谁说客人是他了?”

云锡神色无奈,继续道:

“那人只会进翠竹居里蹭酒喝,小锦你下次再见到他,也要记得将他踢出去。”

说完这句话,云锡担心自家徒弟会记不住,便不放心的又添了一句:

“这是师门门规。”

南锦眨了眨眼,先是暗自叹了口气,随即才笑着应道:

“好,徒儿记住了。”

但如果那人不是自家师父口中的客人,今天还有谁会来竹溪山?

所幸这次南锦并没有困惑太久,在竹溪山上空,一名白衣男子正御剑而来。

因为还没有正式步入灵初境,所以南锦的视觉范围有限。

直到那人把剑收好,并朝他们走来,南锦才看清楚了那人是谁——

路斩风……

宗主的亲传大弟子,云宗上下公认的、最好相处的大师兄!

南锦嘴角抽了又抽,因为前世拜宗主为师,所以那几个师兄的性子她再熟悉不过。

就比如这位大师兄,虽然是好相处,性格也温柔,但那是在不涉及云锡师父的事情上……

一旦和自家师父搭边,这位大师兄就会变得很可怕。

毕竟,大师兄是自家师父的脑残粉之一!

“弟子见过云锡长老。”

路斩风先是不失礼数的向云锡行了礼,随即便将宗主交给他的那把剑双手奉上,并道:

“长老,这是师父说要送给您的回礼,您送的礼物他很喜欢,所以也希望长老将这把剑收下。”

“嗯,可以。”

云锡答应得很爽快。

他虽然料到会有回礼,但他却没想到宗主会那么大方,直接将这把剑送给了他。

路斩风还没反应过来,只习惯性的以为云锡又拒绝了,便继续劝说道:

“长老,您看这把剑它又轻又长,薄如蝉翼,即使您不用,也可以给小师……”

但他话还没说完,便突然反应过来云锡刚才说的是可以收下。

正值尴尬之际,突然看到了在云锡身旁站着的南锦,便语气一贯温和的打招呼道:

“你就是小师妹吧?长得真可爱,能让云锡长老破例收徒,肯定是天赋不凡,以后要是有空,可以来坤宇峰玩。”

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南锦听到后却悄悄往自家师父身后挪了两步——

来了来了,大师兄的可怕之处来了!

在南锦的记忆里,一旦涉及到自家师父,这位大师兄说话就像极了绿茶。

就比如刚刚那句话,她浑身上下明明散发着御姐的光辉,哪点和“可爱”沾边了?

还有……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孤身一人去坤宇峰就是找死。

毕竟坤宇峰可不止大师兄这一个自家师父的脑残粉!

而脑残粉的可怕,她在前世和前前世就已经领教过了。

云锡发现自家小徒弟不仅没有回复路斩风的话,反而一个劲的往自己身后躲。

他突然觉得,教徒弟就得从小事教起,所以便小声训斥道:

“小锦,客人还在,躲躲藏藏的成何体统。”

南锦露出一个脑袋,语气颤抖的回答道:

“师父,我害羞……”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jiayoumengtuyangchengzho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