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系统之农妇翻身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篇,我哥总想阻止我独当一面

发布时间:2022-06-23 17:31:25

“你是?”中年人男人眯着眼睛想了想,才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性格孤僻瘦弱的身影:“你是莫国嵩的精神病女儿?”莫国嵩是莫锦宇和莫锦辰父亲的名字。“真让人寒心,大伯的脸皮真厚。谋害了自己的兄弟,居然连兄弟女儿的名字都记忍不住。”莫锦辰甩了一甩里的枪:““真让人心寒,大伯的脸皮真厚。害死了自己的兄弟,竟然连兄弟女儿的名字都记不住。”莫锦辰甩了甩手里的枪:“大伯觉得,我为什么会来找你?”。

>>>《快穿之总有人想阻止我上天》章节目录<<<

《第十二篇,我哥总想阻止我独当一面》精选

“你是?”中年人男人眯着眼睛想了想,才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性格孤僻瘦弱的身影:“你是莫国嵩的精神病女儿?”莫国嵩是莫锦宇和莫锦辰父亲的名字。“真让人寒心,大伯的脸皮真厚。谋害了自己的兄弟,居然连兄弟女儿的名字都记忍不住。”莫锦辰甩了一甩里的枪:““真让人心寒,大伯的脸皮真厚。害死了自己的兄弟,竟然连兄弟女儿的名字都记不住。”莫锦辰甩了甩手里的枪:“大伯觉得,我为什么会来找你?”。...

“你是?”中年男人眯着眼睛想了想,才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一个孤僻瘦小的身影:“你是莫国嵩的精神病女儿?”

莫国嵩是莫锦宇和莫锦辰父亲的名字。

“真让人心寒,大伯的脸皮真厚。害死了自己的兄弟,竟然连兄弟女儿的名字都记不住。”莫锦辰甩了甩手里的枪:“大伯觉得,我为什么会来找你?”

“侄女,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中年男子撇了一眼莫锦辰手里的枪,不动声色的后退,想去碰身后的手机:“大伯知道你有精神病,但你不能占着这个就乱说话。”

“若是我说我有证据呢?”莫锦辰歪了歪头,好像没有看到中年男子的动作。

中年男子的动作微不可察的一顿,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变,他信誓旦旦地道:“我不可能害自己的兄弟。”

“大伯以为为什么这段时间会有那么多人找你麻烦吗?”莫锦辰将一个U盘扔过去:“大伯可以看看。”

中年男子没有去接,目光却变的有点凶狠:“是你。”

“果然会咬人的狗不叫。我是你大伯,你就这样冤枉我?”中年男子看了看她手里的枪:“你难道还想枪杀你大伯吗?”

“不,我只想要大伯一声道歉。”莫锦辰举起枪,黑洞洞的枪口直视着面前的人:“只要大伯承认是你买凶杀了我父母。并向他们,还有我和哥哥道歉。这件事我既往不咎,如何?”

中年男子无动于衷,光团子先炸了毛。

“呸,臭不要脸!”光团子在意识里破口大骂:“老狐狸精!明明就是他做的,到现在还死不承认!”光团子想了想对莫锦辰道:“他不承认怎么办?这样我们也没办法录音也得不到道歉啊。”

“无碍。”莫锦辰想了想:“我让你发的微博你发了吗?”

“陆陆续续都发了,放心吧宿主。”光团子认认真真地问:“但这和这次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没什么关系,记录生活。”莫锦辰心里想,有关系也不可能现在和你这团子说啊,好不容易摆脱了一个云延,再多一个管事精还了得?

“那为什么他不去看看U盘啊,那里面根本没有证据,他好傻呀。”光团子吐槽道。

你才是傻乎乎,我手里还举着枪对着他呢,而且我在他的印象里还有点心理疾病,他哪敢转身去查看啊,不怕我一枪崩了他。

“你先把枪放下,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大伯和你慢慢说。”这边中年男子还在循循善诱:“来,你过来坐大伯这,大伯跟你慢慢分析。”

“不,除非我死。”莫锦辰拿着枪走到窗前,逼着中年男子一步步后退到墙角:“道歉,要么你死。”

“宿主你这样很像威胁啦……”光团子叹了一口气,觉得带一个宿主好难。余光一撇,却慌乱起来:“宿主,云延好像来了。”

“切,多管闲事。”莫锦辰也看到了楼下熟悉的身影,带着一群的黑衣人和医护人员:“要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光团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莫锦辰砰地抬枪,打在中年男子面前的地板上。

本来带消音的枪声音就不大,加上光团子开了消音领域,外面更是听不见。但是直面莫锦辰的中年男子还是被吓了一跳,却因为已经被逼到墙角无路可退。

“要么道歉,要么死,给你选择。”莫锦辰再一次举起了枪,一字一顿地说,又好像在提醒着什么。

中年男子已经被逼入了绝境,他看着莫锦辰站在窗户前,似乎想到了什么,小小的眼睛里凶光一闪而过。

“宿主小心!”光团子只来得及提醒这么一句,便看到中年男子猛地将面前的边上的花瓶砸向莫锦辰,然后乘她躲避抵挡的时候冲上去,掐着她的脖子讲她推出窗户。

“去死吧神经病!”中年男人咬牙切齿,慌乱中他没注意到,莫锦辰根本没有抵抗。

从窗台落下的时候,莫锦辰觉得好冷,没有走马灯没有哭泣,一切都只是按计划进行。四周扭曲的像一副抽象画,砰的一声响,四肢百骸都冷的发慌,她听见光团子哭着说宿主坚持住,还听见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用她不熟悉的语调喊她的名字。

“莫锦程!你要是敢死……”

莫锦辰缓缓的闭上眼,陷入了黑甜的梦境。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kuaichuanzhizongyourenxi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