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爱婿临门 佚名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才不相信你会针灸~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8:03

纪辰擦去脸上的汗水,朝女学生们挥挥,阳光印衬下的时候他那张脸看起来有点儿红,可能会是出汗太多的缘故吧。安桃桃看了几眼,也没什么兴趣了,长得挺帅,但是很会秀,果真是小安桃桃看了几眼,也没什么兴趣了,长得挺帅,不过很会秀,果然是小奶狗啊……。

>>>《替嫁逃妻有点甜》章节目录<<<

《第27章 才不相信你会针灸~》精选

纪辰擦去脸上的汗水,朝女学生们挥挥,阳光印衬下的时候他那张脸看起来有点儿红,可能会是出汗太多的缘故吧。安桃桃看了几眼,也没什么兴趣了,长得挺帅,但是很会秀,果真是小安桃桃看了几眼,也没什么兴趣了,长得挺帅,不过很会秀,果然是小奶狗啊……。...

纪辰擦掉脸上的汗水,朝女学生们挥挥手,阳光映衬下的时候他那张脸显得有点红,可能是出汗太多的缘故吧。

安桃桃看了几眼,也没什么兴趣了,长得挺帅,不过很会秀,果然是小奶狗啊……

她转身就走,可没走几步就听到女学生们惊叫起来,还带着哭腔。

“纪辰怎么晕倒了。”

“怎么回事,他是不是生病了啊?”

听到有人晕倒,安桃桃顿下脚步。

在乡下的时候,她跟着老爷子是学医的,学的是中医,对针灸这些也很在行,现在听到有人晕倒,作为医者就绝对不能袖手不理。

安桃桃扭过头,就发现那些女学生一直在围着纪辰哭卿卿的,除了哭还是哭,就像一个个傻狍子。

“让让,你们让让……”安桃桃仰头翻了个白眼,就拨开人群走进去。

女学生们对于她的到来很不满意,这是谁啊,以前从没有见过的,也是纪辰的爱慕者?

现在人都晕倒了,她竟然还来添乱,真恶心!

女学生们翻了一个白眼,对她很不屑。

安桃桃站在里面,仔细观察着纪辰的情况,就见他双颊泛红,汗水直流,四肢更是软绵绵特别的没力气。

这一看就是中暑的症状,而这天气这么热,的确很容易中暑,再加上他刚才就做了特别激烈的运动。

安桃桃紧了紧身上的小布包,准备过去救人。

突然,她的手腕被拽住了,拽住她的是一名女学生。

女学生一脸不屑地看着她,道:“你好恶心啊,别以为纪辰晕倒了你就能接近他,我告诉你没门,有我们在这里看护,你就放弃吧。”

安桃桃仰头翻了一个白眼,这个贵族学校的女学生是不是有病?

心里面好像只有男人,在她们眼中只要走过去的就是要去跟她们抢男人的……简直神逻辑啊……

安桃桃一把将女学生扯开,面无表情道:“他中暑了,现在需要的是通风,你们围在一起对患者的健康很不利,我是一名医者,现在我让你们立刻退开,不要离患者太近。”

女生们被她严肃的表情给吓住了,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真是医者?

说话真是一套一套的,不会是为了接近纪辰,故意下苦工看医书的吧?

“你以为,我会被你唬住?”女学生冷笑一声,“什么医者,你肯定是为了接近故意瞎说的,姐妹们,不要相信她,绝对不能让这种心怀不轨的人接近纪辰。”

而且,校医就要来了!

周围乱糟糟的,空气很热,也很吵,躺在地上的纪辰脸色更加不好,四肢也有轻微的抽搐,情况越来越不妙。

“都给我退出去,保持这里的通风,人如果出事了,你们一个个都是凶手。”安桃桃冷喝,又取出小布包里的针灸针。

针灸针尖锐,在阳光下散出寒光。

女学生们被吓住了,“赵小宛,她也许真是医者,我们还是推开吧……”

赵小宛就是刚才拉住安桃桃的女学生,她不情不愿地推开,可能真被吓到了。

安桃桃弯下腰,试了试纪辰的身上温度,滚烫的。

又拨开他的眼皮看了看。

检查完毕,安桃桃取出针灸针往纪辰身上扎去。

“啊,她到底会不是看病啊,竟然在纪辰身上扎针。”赵小宛大喊大叫起来,就恨不得将安桃桃一把抽在地上。

其他女学生沉默,并不看好安桃桃。

那种针能随便扎在身上吗,万一扎坏了怎么办?

她们可不会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会针灸……

赵小宛实在忍受不了,骂骂咧咧跑了过去,“你这女人别往纪辰身上乱扎针啊,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把他弄伤了,你能负这个责任吗?”

“不要过来。”安桃桃厉声,“再过来,我就把针扎在你身上,我说到做到。”

赵小宛被吓住,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

安桃桃在乡下的时候,是很强势的,乡下的人虽然淳朴,但那些老太太读书不多,就喜欢乱嚼舌根,尤其是她这种见不得光的私生女,更是他们嚼舌根的对象。

很小的时候,安桃桃还是很弱小,很卑怯的,再长大一些,认识了老爷子之后,她胆子就大了,也比那些老太太更强势,时间久了,那些老太太也不敢在背后乱说,见到她来了就赶紧跑,就像是遇到了瘟疫。

可到了陆朔这里,陆朔这人比她更强势,她只能认怂,先保住小命再说。

“坏女人……”赵小宛恨恨的,小声嘀咕。

安桃桃继续扎针,那些针都扎在穴位上,没过多久,纪辰脸上的潮红就消退了,身上的温度也渐渐恢复正常。

她看了一眼,瞬间放松,还好救治及时,暑热已经消退了,不然,依照他这种严重情况,如果耽误了,性命堪忧啊。

安桃桃啧啧一叹,将针一根根拔出。

赵小宛见她在拔针,又是蹙起眉头,“你怎么已经拔针了,纪辰他还没有醒呢!”

安桃桃将针放进小布包里,笑着说,“你是医者还是我是医者?什么都不会就不要在那里乱叫,很烦人的。”

赵小宛脸色骤变,从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她可是赵家的小公主,所有人都很疼她的。

这个女人,完蛋了!

“如果纪辰还不醒来,你就等着完蛋吧。”赵小宛搁下一句狠话。

而这时候……

纪辰嘤咛一声,悠悠转醒,他的眼前和模糊,却还是能看到一张美艳的脸,尤其是眼下那颗泪痣,很夺目也很美。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仙女。

“仙女……”纪辰迷迷糊糊地呢喃了一句。

“纪辰,你终于醒了。”赵小宛见纪辰醒了,整个人都激动了。

其他女学生也是这样,纪辰可是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绝对不能有事!

安桃桃拍了拍双手,站起来,现在纪辰已经脱离危险,她也没什么理由呆在这里,她还要去报道呢。

待到安桃桃的身影消失,女学生们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年轻女孩子的医术好像很不错。

只是扎了几下针,就把纪辰救醒了,针灸的功夫也好不赖啊。

……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tijiataoqiyoudiant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