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无双神眼 吕布 电梯 夜欢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首页 > 资讯

第8章 话说美色无用论

发布时间:2020-10-18 21:13:45

话语一落,秦论洒脱地扭过身,山风吹起紫色的长袍,打起一个旋,衬着玉面俊眉,英伟得令人目炫,直把人都看傻了。他风姿优雅高贵地望着云映绿。他这话一张口,秦论指出云映绿无外乎两个表现:一

>>>《御医皇后》章节目录<<<

《第8章 话说美色无用论》精选

话语一落,秦论洒脱地扭过身,山风吹起紫色的长袍,打起一个旋,衬着玉面俊眉,英伟得令人目炫,直把人都看傻了。他风姿优雅高贵地望着云映绿。他这话一张口,秦论指出云映绿无外乎两个表现:一...

御医皇后

推荐指数:10分

《御医皇后》在线阅读

话语一落,秦论潇洒地转过身,山风吹起紫色的长袍,打起一个旋,衬着玉面俊眉,英伟得令人目眩,直把人都看傻了。

他风姿优雅地看着云映绿。

他这话一开口,秦论认为云映绿不外乎两个表现:一是云映绿羞涩地低下头,不敢与他直视,心中实则乐开了花似的;二是云映绿脸一板,斥责他轻狂,不顾礼节,当面和人家未出阁女儿家说这些轻薄、挑逗的话语,然后气得脚一跺,跑出伞下。如果是后者的话,他还得花一番心思轻哄、赔礼,把云小姐重新逗得笑靥如花。

但不管是哪一种表现,秦论笃定结果都会是一样的。

云映绿势必会成为他秦论的小娘子。

以前,听闻聚贤楼有位云公子才色冠绝,所写之词,为青楼女子传唱不息,风靡东阳城的大街小巷。词中对描写闺中女儿对爱情向往之语,尢为传神。他很好奇什么样的云公子有着什么样的一颗柔心,才能如此揣摩女儿家的心思。

那天在娶贤楼一见,太叫他喜出望外了。

这云公子,原来是她,不是他,真凤虚凰。

可是这云公子并不象街坊中传说中那样才华横溢,但这一点也没让秦论失望。他在云公子在青一阵白一阵的面容中,发现云公子有着比才华更吸引人的一面,那就是--------可爱。

女人因为美丽而可爱,女人因为可爱而显得格外美丽。

云小姐就象是一个强大的磁场,无条件吸引着他向她靠近。

他十六岁接管家业,把秦家药庄和秦家棺材铺打理得在东阳城令各家店铺高山仰止,本人又俊美绝伦、气宇不凡。这样的男人自然眼高于顶,东阳城中多少大户人家的小姐托了人上门说媒,想与他联姻。那些别人口中的美女、佳人,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堆庸脂俗粉。配得上他秦论的女子,他担心怕是还没生出来呢!

他是一个宁可灵魂孤单,也不愿肉体迁就的男人。

自古圣贤皆寂寞。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一晃也二十有四了,没想到,在这桃红柳绿之际,竟然让他遇到了云映绿。

他第一次放下身架,苦心积虑地象他向来不屑的公子哥们,傻傻地在这慈恩寺,玩相亲的把戏。

不想太多,只要博得丽人芳心,委屈就委屈点吧!

让人意外的事一桩接着一桩。

云映绿一不含羞,二没惊慌,淡然地扫视了他一眼,目光平静地扫向了外面越来越密的雨帘。

咦,这雨怎么下得有完没完,可不可以请秦公子送她到停车的树下呢?她寻思着怎么开口。

一场春雨,两种思绪,默默交缠着。

“云小姐,你……没有听到我刚才的话吗?”秦论先沉不住气。

“我还没到耳背的年纪,当然听到。”云映绿气定神闲地应声道。

“那你为何不回答我?”

“秦公子,我一向只根据确定的症状下结论,对于莫须有的、假设的子虚乌有,我不愿意浪费时间。”她一字一句,神情很认真。

秦论的俊眉蹙了又蹙,最后拧成了一个结。

“云小姐,你认为我说的如果,没有可能是真的?”秦论咽了下口水,眼睛滴溜溜转了一下,瞧四面无人,清咳两声,一只手轻搁在她的肩上,“那好吧,我坦白告诉你,我就是今天和你约在养生池见面的那个人。”

“哦!”云映绿眨了下眼,一脸如释重负,“这样啊,那真好,我回去可以向娘亲交待了。”

秦论抓狂地抿了抿唇,“你……你说没别的要说吗?”姑娘家这时候不是应该害羞地低下头,而不是这一脸无动于衷地眼睁得大大的盯着他。

“要说什么?”云映绿一头雾水。

“你对我的印象……是什么?”秦论挫败得想怒吼。

云映绿沉吟了一下,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个人感觉你喜欢穿色彩鲜艳的衣服,别的没什么印象。”

秦论就象是被打败的孔雀,丧气地直叹息。

“云小姐,你对我就没有生起一点欢喜之意吗?”他好歹也是有才有貌的俊伟男子呀!

“我们只见过两次面,谈不上欢喜和讨厌。”云映绿皱皱眉,“不过,你干吗在意那些呢?”秦公子的脸上的表情怎么那样难看。

“你不觉得我很英俊,不觉得我很优秀?一点都不心仪?”秦论也不迂回了,厚颜问道。

云映绿沉默地看着他,她现在稍微有点明白秦论要表达的是什么了。说实话,在她的眼中,一个英俊的男人都没一本医书让她感兴趣,再加上唐楷的事情发生在前,她对英俊男人的反感就更加重了。

一个人想以面相诱人,这动机就不纯。

“秦公子,人的长相就是一具皮囊,象一幅画似的,有的是精品画,有的是粗劣的画。精品画,美仑美负,可看多了,会产生审美疲劳。而粗劣的画,浅描淡绘,更贴近真实,也留有许多可以发挥的空间。我个人愿意多看一些粗劣的画,没什么压力。秦公子优秀与否,这在东阳城中是有目共睹的,不需要我写篇什么颂赋来画蛇添足。心仪这个词,我还没研究出是什么意思,所以没办法回答你。”

她条理清晰地把他所有的问题,逐一回答。

美色有一天还会成为障碍。精品画、粗劣画,真想得出来!

秦论看着她,差点没背过气去,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感觉,心中却象被她淡淡的性情牵扯得更凶了。

对,如果云映绿和别的女子一般,他凭什么喜欢上她?他喜欢的不就是她这一份不同吗?

“我不急,我等着你慢慢研究,然后告诉我答案。”秦论非常配合的点点头,一脸深不可测。

答案不急,亲事可得抓紧定下。有了一份婚书,她哪怕花一辈子研究,他都等得。

“映绿,”他狡猾地改唤了她的闺名,以示关系亲昵,“今天我们见面一事,我亲自陪你回府向你娘亲说明一下,这样可信度更高一点,你认为如何?”生意人,懂得只有人等机会,机会从不等人。两人牵手相偕走进云府,这亲事就成功了一大半了。

云映绿是一根直肠子,不懂别人的花花心思,想想这主意不错,“那就麻烦秦公子了。说清了,我们彼此都轻松。”她礼貌地说道。

“坐我的马车吧!”他指指山林外停着的一辆高大宽敞的四匹骏马拉着的马车。

“我和竹青有车的……”云映绿不肯,身子被秦论轻揽着往前推行。

“我的车近一点。”秦论远远地向守候的家人抬了下手,家人转身向竹青说了句什么。竹青扁着嘴,两眼愕然地瞪得大大的。

雨大风狂,罗裙拌脚,云映绿无奈随着秦论上了马车。她不知这在那个朝代,和一个男人独处一室,已经严重影响女儿家的清誉了。当然,如果同处一室的是未来的夫婿,那就另作别论。

秦论体贴地拿出布巾替她拭了下头上沾到的水珠,低头替她把罗裙下摆的湿濡挤净,看到绣花鞋没一点干处,想让她脱下来,又怕让她觉得太过亲昵,生生把这话给咽下去了。

马车缓缓地在雨中往山下驶去。

车内气氛有点缄默,缄默中又涌动着浅浅飘荡的暗流。

秦论看着云映绿清丽秀雅的侧面,一颗心沉沦得一塌糊涂。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抚摸那白皙中带着点点红晕的粉颊。

“砰!”马车突然摇晃了下,似撞上了什么,发出一声巨响。

云映绿象颗炮弹,飞似的往前栽去,秦论手疾眼快地扣住她的腰,圈进怀中。

暖香在怀,秦论一怔,心坎蓦地被什么烫着。

“谢……谢!”云映绿再木纳,这个时候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不用!”秦论的嗓音沙哑了,眸光带了火热,绞缠着她的小脸。

“公子,前面有几辆大车挡着了山道,我们过不去。”煞风景的家人掀开轿帘,禀报道。抬头瞧见公子抱着云小姐,忙低下眼睛。

“前面是什么地方?”秦论不情愿地松开云映绿,抑制住心跳,问道。

“前面是进城官道上的一个客栈,已经堵了好几辆车了。”

官道很宽呀,平时可以并排走两辆四驾马车,怎么会堵呢?秦论拿起车上的雨伞,柔声对云映绿说道:“映绿,你在车里歇会,我下去看看。”

“我和你一同下去。”云映绿想下车把脸上的热度吹散。

“嗯!”

秦论跳下马车,返身牵住她的小手,把她罩在伞下。

前方,几辆宽敞华丽的马车横在路道上,马车上的人都站在客栈外,男人少,女人居多,没打伞,都站在雨中淋着,衣衫湿透了也没人顾到,一个个神情惊恐无措得象世界未日到来似的。

中间有一辆马车边上不知怎么挤满了人,一阵阵痛楚的呻吟从车里传了出来,车身下面一大摊血迹。

秦论瞅了瞅站立在客栈外几个没有胡须的男人和马车的装置,俊脸一沉,“映绿,我们上车。”

“不!”云映绿冷静地站着,眼睛直直地瞪着那辆马车下被雨水冲走的一大摊血迹,象一条红色的溪流,缓缓流向官道下面的沟渠,“是病人,我要过去看看。”

“你疯了,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秦论抓住她的手,低声说道。

“生病的人,需要我帮助的病人。”云映绿拂开他的手,冒着雨冲向那辆马车。

“请让开一下,我是医生。”

秦论听到云映绿大声叫着,只觉眼前金星直冒。

云家的小姐脑子没什么毛病吧!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uyihuangho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