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无双神眼 吕布 电梯 夜欢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首页 > 资讯

第13章 话说秀女验身惊魂

发布时间:2020-10-18 21:13:44

云映绿出任医官的第一项工作,是受命为新来的秀女验身。一大早,太医院来了两个内务府的太监,领着云映绿回到御花园边上一处楼阁,门前了排着十多个身穿一身白衣、不着脂粉、不戴

>>>《御医皇后》章节目录<<<

《第13章 话说秀女验身惊魂》精选

云映绿出任医官的第一项工作,是受命为新来的秀女验身。一大早,太医院来了两个内务府的太监,领着云映绿回到御花园边上一处楼阁,门前了排着十多个身穿一身白衣、不着脂粉、不戴...

御医皇后

推荐指数:10分

《御医皇后》在线阅读

云映绿担任医官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奉命为新来的秀女验身。

一早,太医院来了两个内务府的太监,领着云映绿来到御花园边上一处楼阁,门前已经排着十多个身着一身白衣、不着脂粉、不戴任何首饰的女子,看到云映绿,一个脸露羞窘地低下头,脸红耳热。

内务府在后宫可是个很有权的部门,由一些资历老的太监负责,俨然和现在某些大公司的后勤处一个职能,负责后宫的一切生活起居、生死病死、皇帝的婚事、宫里的大小节日安排。又管钱又管人,平时在宫里都是横着走,鼻孔朝天的。

没想到,这次触了壁角,皇帝选秀女这么隆重的一件事,竟然交给了太医院一个新来的小医官。

内务府的大太监轻蔑地看着云映绿,冷哼一声说,说这秀女验身,就是看秀女是否是处女,身上有没疤痕、胎记,骨盆是否宽大,胸部是否坚挺……说着,太监瞟着一个个亭亭玉立的秀女,猛吞口水,眼中闪烁着意淫的光泽。

云映绿冷觑着眼前的太监,她本来觉得他们是历史最不人伦的产物,应该付于同情,可是这些人在宫中,却扭曲了人性,变得令人厌恶。

“我知道了,开始吧!”验什么身,不就是想看看这些个秀女发育是否正常、能不能生孩子?为了一个男人,完完全全把自己最宝贵的身子袒露在一个陌生人的眼光之下,值得吗?

秀女们由两个嬷嬷领着,鱼贯走进楼阁。

验身房是楼阁里间最尾端的一个密封的房间,四周的窗户都用布遮着,桌上只一盏微弱的宫灯,一张硕大的的卧榻摆在正中,上面铺着红色的丝缎,气氛有些诡秘。

阁中一位年老的嬷嬷塞给云映绿一个名册,她拿着名册,先行走进房间。

“秀女阮若南。”门外嬷嬷高声叫道,门“吱”地一声,一抹白色的倩影飘了进来。

幽静的房间,淡淡的烛火,呼吸清晰可闻,小鹿一样无辜的眼睛惊慌地看着云映绿。

“你不必紧张,这……只是例行公事。”云映绿淡然轻笑,温和地安慰微微有些发抖的女子。

“嗯!”柔柔地一句回话,带着颤颤微微的余音。

云映绿借着灯光看着院若南,肤若凝脂,秀眉如月,薄唇如樱。不等她再出声,院若南咬了咬唇,忍下羞涩,轻解腰中的丝绦,白衣如纱,缓缓飘落下来,里面未着寸缕,一具美丽的胴体跃然映入眼帘。真的是白玉无瑕,天生的佳丽,最佳的黄金分割比例,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增一寸则肥,减一寸则瘦。云映绿见过的女子可谓无数,但象这般的,她只得赞叹造物者的偏爱。

阮若南在她前面转了个身,伸展双臂,让她看个仔细,然后走到一边的卧榻上,深呼吸,徐徐打开大腿。

云映绿走近前,还没欠身,袖中突然被塞进一个冰凉的器物,她一摸,是个玉佩。

“医官大人,请……放轻力度,小女怕疼。”阮若南低声说道,玉容掩在黑暗之中,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我不会伤着你的,但不需要这样。”这不是收红包吗,这种坏习气原来是从古代传袭下来的呀!她向来最不齿这种行为。

云映绿把玉佩还给阮若南。

“医官大人,你难道嫌少吗?小女的爹爹是个清廉的县令,家中非常清贫,为了让小女能入宫,借了许多债为小女采办衣衫,还……有备下这块玉佩,这已是小女的全部了,医官大人,请收下吧,等日后小女入了宫,一定再以重金酬谢。”阮若南眼中浮起一层湿雾,固执地又把玉佩伸进了云映绿的袖中。

“入宫就那么重要吗?”云映绿不解地问道。

“当然,一旦入宫,成了皇上的枕边人,爹爹就可以被重用,家境会好转,我也……可以了却心愿。”

“呃?你什么心愿?”

“这天下,能比嫁给天子更幸福的事吗?”阮若南坐起身,小脸闪耀着兴奋的光泽,“医官大人,皇上英俊吗?”

云映绿眨眨眼,“对不起,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他呢!”那个男人上朝被百官围着,下朝被女人围着,她哪有机会见到。

“哦,民间传说当今天子丰华正茂,英俊倜傥,俊伟非凡。真想早日见到皇上。医官大人,我符合妃嫔的条件吗?”

“嗯!”云映绿无力地点点头,在阮若南的名字后面打了个勾。

“医官大人,你……其实也很英俊。”临出门前,阮若南娇柔地回头说道。

云映绿摸摸下巴,她很英俊吗?第一次被人这样形容哦。

接下来的秀女,和阮若南如出一辙,一个个粉堆玉琢似的,无不貌美如花,无不玉体横陈在她面前,无不在她袖中塞点一些首饰之类的东西。

她若拒绝,一个个哭得梨花带露,仿佛没办法活下去似的。

“袁亦玉!”门外的嬷嬷声音的声量已经开始降低了,这应该是第十六位秀女了。

袁亦玉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哪怕和别的秀女穿同样的白衣,但眉宇间自然流露出一股不同的气质。

“不要验身了,我去年随父亲上战场,中了敌军一刀,后面有一条长长的疤痕,我不符合妃嫔的条件,你快快把我从名册上剔除掉。”袁亦玉到底是将门虎女,快人快语。

云映绿温和地笑笑,好奇地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报名参选秀女呢?”

“还不是我爹爹想攀龙附凤,能和皇上扯点关系。”袁亦玉没好气地哼了声,带着些不屑,还有说不出口的苦衷。

“如果选不上,你爹爹会失望吗?”

袁亦玉一怔,“我实在不适合宫内生活,也不符合条件。下月初,据说北朝那边会有大动作,我父亲已经被调派过去,我想随父亲一同前往,陪他上阵杀敌。”

“嗯,那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见,不过,你一定要想好了。”云映绿从前十几位秀女的表现中,明白能够嫁进皇宫,已经和爱情无关,而是一种家族的荣誉。

皇帝的婚姻,永远和政治挂勾。她不能从常规的角度去理解。

“想不想好能怎么办,我身上这一条伤疤能遮得过去吗?”

“如果你想进宫,这条伤疤我可以帮你治愈,一点痕迹都没有。”

“真的可以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怕是战场上的女将。

云映绿点点头。

“那好,我……入宫吧!”袁亦玉沉吟了下,重重闭上眼,说道。

父为天,对父亲的孝心压倒了一切,

终于到了最后一位宫女,云映绿两只衣袖沉甸甸的都举不起来了。

她低着头看着名册上的名字,古丽,怎么象新疆人的名字。

“秀女古丽。”嬷嬷的声音嘶哑、破碎,已经底气不足了。

云映绿动动疲累的双足,缓缓抬起头

一个人影飘进了室中,门“啪”地被踢上,还没等她看清,人就已经被制住,那人转到她身后,一手箍住她的双臂,一手握着把袖剑,抵在她的颈间。

“你要把这个……也送我吗?”云映绿稳住心神,盯着袖剑手柄上镶满的珠宝,问道。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uyihuangho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