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爱婿临门 佚名
首页 > 资讯

第3章 话说这吟风颂月(下)

发布时间:2020-10-18 21:13:43

聚贤楼里一向热闹的场面喧哗,不只是是文人墨客,三教九流,各业各业什么人都爱到骨子里这里坐一坐,全在吃茶、喝酒时,比手画脚动作都超不夸张,每个人基本上全扯着喉咙闲聊。这桌的极其,别人也没特别注意到,仅有

>>>《御医皇后》章节目录<<<

《第3章 话说这吟风颂月(下)》精选

聚贤楼里一向热闹的场面喧哗,不只是是文人墨客,三教九流,各业各业什么人都爱到骨子里这里坐一坐,全在吃茶、喝酒时,比手画脚动作都超不夸张,每个人基本上全扯着喉咙闲聊。这桌的极其,别人也没特别注意到,仅有...

御医皇后

推荐指数:10分

《御医皇后》在线阅读

聚贤楼里向来热闹喧哗,不仅仅是文人墨客,三教九流,各行各业什么人都爱到这里坐坐,全在吃茶、喝酒,比手划脚动作都超夸张,每个人几乎全扯着喉咙聊天。

这桌的异常,别人也没注意到,只有那红衣男子轻轻地瞟来一眼,俊美的唇莞尔一倾。

“对不起,对不起!”竹青慌乱地掏出帕子,帮桃红轻拭着脸上的茶渍。

“我自己来。”桃红花容一冷,不悦地拂开她的手,自已从袖中掏出个丝帕擦着。

竹青撇下嘴,按下姬宛白的头,摸了下,不烫啊,“小姐,你疯了,那个男人你之前都没见过。”

姬宛白眨眨眼,“那我……和别的男人上过床吗?”这事,她一定要问清楚,不然又跳出个什么人来,她猝不及防,会吓死的。

竹青直抽气,眼珠瞪到脱眶,“小姐,这……些话你怎么想得起来的,你都。。。。。没出阁,怎么可能做出那些事呢,不谈肌肤之亲了,你连手都没被登徒子碰过。”

这话已经不成立了,登徒子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呢。姬宛白面无表情地扭过头。

“那这位桃红姑娘呢?”姬宛白凡事是慢一拍,可不傻。桃红露骨的眼神和众位公子暧昧的言辞,她听出来,好象她和桃红姑娘有点扯不清似的。

云映绿是同性恋?

“她接近小姐是别有企图。”竹青冷哼了一声,口气很不屑。

“云兄,你和书僮嘀嘀咕咕什么,这茶也喝了,点心也吃了,我们该开始了吧!”束公子手摇折肩,用手敲敲桌面,一脸自命不凡的潇洒。

“对呀,云兄,今天以什么为题呢?”座中的李公子放下茶碗,附合道。

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姬宛白,她头皮一麻,学着人家摇折扇,谁知一用力,扇子没打开,到差点被她从中撕开。

“这……你们作主就好。”她支支吾吾地说道,感到一座大山从空中缓缓压近,她快喘不过气来。

“哎,这怎么可以呢?我们几个虽名满东阳,但自知与云兄相比,还是稍逊一筹。云兄别谦让了,出题吧,别让桃红姑娘失望。”几位公子笑闹道。

“云公子,桃红等着你的新诗带回楼中谱曲,这样,云公子的诗又会风靡东阳的花街柳巷。”

花街柳巷,那不是青楼吗?这桃红原来是青楼女子呀,云映绿都写的什么诗,交的什么朋友呀!

姬宛白急得鼻尖上都冒出了汗。

“嗯……满街尽带黄金甲……”她想起前一阵大街上贴满的电影宣传画,脱口冒出一句。

“云兄,那首诗是不是写秋天的?”李公子摇着折扇,晃着二郎腿。

姬宛白干干地笑着,“哦,是啊,是啊!只是突然想到了,所谓这吟风弄月,今儿没风,不……不太适合吟诗,对不对?”她灵机一动,说道。

话音未落,一阵春风不知打哪吹来,吹落了聚贤楼前枝头瓣瓣雪色的杏花,随风吹进楼中。

众人抬起头,便沐浴在一片白色花雨中,芳润的花瓣拂过众人微启的嘴唇,温凉的感觉像是少女淘气的柔吻。

热闹喧腾的大街,朱楼画栋,仿佛全静止了一般,笼罩在雪色风华中。

姬宛白掸落肩头的一片花瓣,呆若木鸡。

“云兄,这有风有花,该作诗了吧!”李公子戏谑地笑道。

“但外面还没有月亮,仍然不宜吟诗。我的灵感只有在月色下、微雨中,才如山泉一样的奔涌。”姬宛白强辩道。

“云兄,你以前可没有这些穷讲究!”

“以前,以前……那是我太俗气,这吟风弄月是多么风雅的事,当然……要在风雅的时间、风雅的环境中,才觉逼真。”姬宛白甩开一手的冷汗,小脸一会儿白一会儿青。

楼外的日光突然一暗,刚刚还明艳照人的太阳,被突然泛上来的几片云遮住,不一会,唏唏呖呖的小雨飘飘洒洒起来。

姬宛白的脸不是红也不是青了,面无一点人色。

“云兄,这落花人落立,微雨燕双飞,多好的情境呀,我们可以就此为题,赋诗几首,如何?”束公子站起身,对着漫天花雨,问道。

姬宛白无语凝噎,有苦说不出。

话说这吟风弄月真不是人做的事,明明自己来自于二十一世纪,不知比这些人多读多少书,怎么在这个搞不清的魏朝处处受挫呢?

“云公子,你现在是不是到了瓶颈期?”桃红凝眉,担忧地看着姬宛白那一脸痛楚的样。

姬宛白一怔,询问地看向身边的竹青,她只知宫颈炎、宫颈癌,这瓶颈期是什么意思?

竹青已经不敢喘大气了,小姐不仅是记不起以前的事,就连满腹才华也突然无影无踪,她在旁边是干着急,却又什么忙也帮不上,她是丫环的命,可没机会读什么书呀!

空气象是凝固了。

“哈哈!”对面桌子的红衣男子一直侧耳听着这桌的谈话,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笑得双肩都在颤动,笑得手中的茶水都泼了出来,一双黑眸晶亮如星辰地盯着姬宛白。

“诸位兄台,今儿这天气不是风就是雨的,让人心情不爽,哪有什么闲情雅致作诗,喝酒是最好的。”红衣男子向小二招招手,“去,给那位桌子的几位公子上几壶好酒!”

凝固的气氛缓缓流动。

“对,对,喝酒。”姬宛白忙不迭地高声接话道,向红衣男子投去感激的目光。

红衣男子斜睨着她,指着身边的位置,做了个请过来坐的手势,那神情看似礼貌,却不容拒绝。

姬宛白僵持着身子,不知如何回应。

小二送上酒菜,几位公子张罗着斟酒、布菜,不再提对诗一事,独有桃红丽容不展,脸露失望之色。

一阵车轮压着街道滚动的咕噜咕噜声,从楼下传来。

“看,秀女进宫了。”街上不知谁喊了一声,楼上的人纷纷起身,涌近窗户。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uyihuangho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