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该解脱了

发布时间:2020-10-18 21:01:52

她最亲的人的人跟她最爱的人在一起了,家人也切记她了,心彻底地的碎裂。那就是这样,那她便再也也没也没惦念了,也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缓缓地的站出来,迈开步子那很沉重的脚步往浴室坚难的走去缓缓的站起来,迈开那沉重的脚步往浴室坚难的走去,她将浴缸放满水,花洒的开关不关,人站了进去,拿起刀片闭上双眼往动脉处轻轻滑下去,血如泉水般的倾泻而下。。

>>>《梦断情悄然》章节目录<<<

《第25章 该解脱了》精选

她最亲的人的人跟她最爱的人在一起了,家人也切记她了,心彻底地的碎裂。那就是这样,那她便再也也没也没惦念了,也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缓缓地的站出来,迈开步子那很沉重的脚步往浴室坚难的走去缓缓的站起来,迈开那沉重的脚步往浴室坚难的走去,她将浴缸放满水,花洒的开关不关,人站了进去,拿起刀片闭上双眼往动脉处轻轻滑下去,血如泉水般的倾泻而下。。...

梦断情悄然

推荐指数:10分

《梦断情悄然》在线阅读

她最亲的人跟她最爱的人在一起了,家人也不要她了,心彻底的碎裂。既然是这样,那她便再也没有牵挂了,也可以安心的离开。

缓缓的站起来,迈开那沉重的脚步往浴室坚难的走去,她将浴缸放满水,花洒的开关不关,人站了进去,拿起刀片闭上双眼往动脉处轻轻滑下去,血如泉水般的倾泻而下。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接着,她整个人蹲下将自己埋进已经装满的浴缸里,手放置外面让血慢慢的流干。

她知道宫沫涵不会那么快回来,因为他刚才说等吃饭的时候再来叫她。现在还不到六点,只要半个小时就够了,到那个时候她也早已解脱,去了另外一世界。

血不断的往外流,施诗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轻轻的,快要飞起来般,双眼闭起泪水滑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总感觉有人在摇晃着她的身体。很想睁开眼睛看一下是谁,可越是想睁开双眼,越怎么都睁不开。

宫沫涵看她是真的很难受,他便出去让她好好安静的想想。可到书房之后,心里就好像被什么给堵住了一样,很不舒服。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到最后实在按耐不住才决定回房看看。

距离他回去大概也就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当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施诗,转至洗手间,映入他眼前的是地上有很多血,女人则是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纸,一点血色都没有。

看到这种情景,宫沫涵瞬间只觉得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之前被他折磨成那样都不见得她想不开。

如今她这么做,恐怕是真的伤透了心。向来都不担心女人会从他的身边逃掉的他,而如今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很是害怕。

他脸色铁青,良久才吼出来,“快来啊,把凌飞扬给我找来,快点!”

下人听到宫沫涵的吼声,顾不上手上的活,马上跑到房间,当她看到施诗的样子,吓得手忙脚乱了起来,马上跑开去打电话。

下一秒钟,宫沫把施诗捞了起来,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抱她,没想到她竟是这般的轻,就好像稍一用力她的骨头便会断掉般。他的嗓子当中被什么卡住了一样,说话都有些吃力,最终他还是大声的吼她,“施诗,你最好不要给我有事,不然的话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把你吓醒。我要让你知道这么做所付出的代价,记得我说过的话,你是我宫沫涵的女人,在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你没有资格来践踏。”宫沫涵的声音低沉如地狱里归来的撒旦般,可怕的令了瑟瑟发抖。

施诗只感觉迷迷糊糊当听到宫沫涵的声音,而且把话说的那么的狠。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以后不会再见到他,管他怎么威胁。

只是,他怎么会说这些?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会听到他的声音?难不成他也死了不成?不然的话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呢?

洛雨姗她迷迷糊糊的听到这些话。

“施诗,你给我醒来听到没有?不然的话,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如果你敢不醒来,老子直接来给你个jianshi让你的地府都不得安息。我要让你知道你自杀的后果,竟然不把我宫沫涵所说的话放在眼里。你可以任性的不醒来,那么我会直接把你的妹妹睡了,然后让她下去陪你。”宫沫涵为了能够让施诗听到这些而醒来,出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这下,施诗是真的听得特别的清晰,是宫沫涵威胁她的声音,而且听起来还是那么的真实,就感觉好像是在她的身边一样。

他那恶魔的语气一句接着一句来,她真的没有想到这恶麻竟然连她死了都不放过她,居然还拿她的家人来威胁她。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得逞,一定不能让他这么做。

施诗下意识的抓住宫沫涵的手,手指的力道大的几乎能掐出血来,而且那力量大的都能把他的骨头给捏碎一样。

她的动作,让一直等着她醒来的宫沫涵有些惊喜,以为是她醒来,先是激动的快要跳了起来。但低头看她似乎没有醒来的迹象,而且双眼还紧闭着,他低吼一声,“该死的女人。”

手臂上传来的疼痛让宫沫涵皱了下眉头,不由的想,这女人的力气还真不小,想必她这个威胁的主意是奏效,不然的话她不会这般掐他。

而且,他也知道她的这个妹妹在她的心里相当的重要,不然的话一听到他威胁她也就不会反应这么大,看来他是找到了她的死穴。

一想到这里宫沫涵的嘴角不禁扬起一个笑容,“施诗,请你记住了,再不乖乖的给我起来,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的妹妹,好让你的家人下去好好的陪你。”与他都,她还是嫩了点。

“少,少爷,凌医生来了。”听到下人的话,宫沫涵只是看了一眼来人,“快,快给她看看,一定要让她醒来,否则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说完后才站起来给医生让位置。

施诗不知道此刻身处哪里,她只知道一个人来了之后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然后给她打针。之后自己便沉沉的睡了过去,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死了学是活着,只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看到自己的妹妹正在向她炫耀着自己的幸福,数落着她的愚蠢才会逃婚。

迷迷糊糊当中,她的思绪慢慢的清醒,意识也一点一点的开始恢复,到最后她坚难的睁开了双眼。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黑的伸手看不到五指,只有那一丁点微弱的灯光不足已让她看到任何的东西,她的唇干裂的想要喊出声来,在张口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发不出来。

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温热的气息,她知道自己被救了下来。为什么想死却死不了?而且还要受那个恶魔的威胁。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engduanqingqiaor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