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寂寞山村 按摩 全系法师 无双神眼 吕布 电梯 夜欢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首页 > 资讯

第7章 打铁趁热

发布时间:2020-10-18 21:01:45

“你真TMD的变.态!”施诗真的难以想像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卑鄙到了这种地步,她本来还抱那么一丝的希望,现在的的确一切而已自己自以为是罢了。严禁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变.态,变.态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梦断情悄然》章节目录<<<

《第7章 打铁趁热》精选

“你真TMD的变.态!”施诗真的难以想像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卑鄙到了这种地步,她本来还抱那么一丝的希望,现在的的确一切而已自己自以为是罢了。严禁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变.态,变.态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梦断情悄然

推荐指数:10分

《梦断情悄然》在线阅读

“你真TMD的变.态!”施诗真的无法想象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无耻到了这种地步,她原本还抱那么一丝的希望,现在看来一切只是自己自以为是罢了。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变.态,变.态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对啊,我就是变.态了,怎么的?放心,我会让你跟这个变.态在一起,直到本变.态厌倦的那一天为止,又或者说让言子枫生不如死的样子我才会考虑将你丢掉。”

“还有,你若是不乖乖的听话,那么我会考虑提前将这一份大礼送到他的手上,哈哈……”狂妄冷血的笑声传来,原本还想着如何找机会报复的她此刻整个人跌落在地,她真的不敢再往下想。

她并不了解这个男人,所以现在不敢冒这个险。要是真的惹他不高兴指不定他真的会做出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想看看昨晚的视频?”宫沫涵看着她脸上的变化,心底的那一份得意蔓延开来。

施诗只觉得这个男人时简直就是恐怖到了极点,居然说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来,她咬牙愤恨的瞪着他,“你与言子枫的深仇大恨为什么要加注在我的身上?”

“我说过了,我和他没有任何的仇恨,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折磨你是因为我喜欢,有这个爱好。这个回答,是否满意?”宫沫涵的话一点的温度都不曾有,而且话里面带着仇恨。

施诗听着这个男人说的每一句话,她只是瞪着他,“你凭什么践踏别人的尊严?又凭什么这样子对我?就凭你喜欢折磨人,请问一下我与你有何仇恨?”挺着疼痛的身子慢撕条理的站起来,一步步靠近他逼问着。

她已经准备豁出去了,与其被他这般折磨着,还不如来个痛快点的。要死的话,就让自己死的痛快些,她不想一辈子都被他给禁锢起来折磨着,那样的生不如死比死掉痛快一些来得要好一些。

“折磨人是我的专长,看到你这一副楚楚可怜又夹着倔强的小脸,我便忍不住想要折磨你,谁叫你上了我的车,落入我的手里?”宫沫涵的话太过于冷血,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再去反驳他所说的这些话。

无论怎么骂他,他视若无睹;打他吧,又不是他的对手。

见她不说话,整个人呆愣在那里,他心情大好,“怎么?是否满意我的回答?”

“你真的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不想与他再纠.缠下去,他想怎么样随他去也罢。他不就是想把她留在身边吗?可以,她会让他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她从未想过会有一天遇到这么一个把别人的痛苦建立在自己的快乐之上的人。

今天她是在这里逞一时的嘴快,那又如何?他会放过她吗?答案是肯定的,‘绝对不可能!’

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在。从小到大,她对人都很好从未得罪过任何人。而她与这个男人连见都没见过,他竟然将自己折磨成这样,她真的找不出任何一个理由不去恨他。

虽然这个选择是自己所造成的,但她却没有想到会被如此残忍的虐待。这种痛苦没有一个人能够体会得到。

她能恨谁?如果当时她不那么抗拒的话,也许现在她正幸福的言子枫在一起。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

宫沫涵久久不说话,看着这个女人,冷笑出声,“对,我的确是病的不轻。”说完这句话,不等施诗反应过来,将她推倒,不管她要不要看,直接将他的杰作拿到电视机前播放了起来。

那残忍的画面与痛苦无助的表情,施诗根本不敢看。听着自己被打的声音,只能恨恨的咬牙忍住。

“求你不要再放了,关掉可不可以……”施诗看到这些,她只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崩溃,发疯般的吼着,她想要上前把这该死的东西给毁掉,可男人却好像知道她要做什么般,死死的将她的头发拽住,“怎么?做都做了干嘛不敢看?”

“放开我!”施诗的语气中带着无助,泪水掉落嘴里,很苦。不管她怎么求饶都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无助的想要马上死掉。

“取悦我,如果我满意了,也许我会考虑放过你!”宫沫涵的话就像是天使般的让人瞬间有了活下去的愿望,而他却觉得自己特别容易的就被这个女人给挑起欲.望。

施诗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突然间说这个,而且只要他满意了就放过他,为了能够离开,再痛苦也要忍下去。闭上眼,那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落而下,步伐坚难的迈上前一步,再怎么不愿意为了自由她轻声的说,“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宫沫涵只不过是想玩玩而已,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可能由于问了这句话,她的脸红得像苹果般,顿时他竟然某个地方有了反应。

他努力的控制住体内的欲.望,泠漠的开口,“脱掉衣服,取悦我。否则,你应该知道这视频会怎么样吧?”威胁的话他不想说太多。

“你……”施诗本想破口大骂,但她知道这样也是无济于事,对于他提的这个要求也只能答应。

为了能够有机会离开,她必须咬牙答应。

虽然一开始想要呆在他的身边,找出他的把柄,但是施诗认为像他这样子心思缜密的男人来说肯定不会给她留下任何的把柄。所以,她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也只有离开才会有机会报仇。

如若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她知道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疯掉。

她不是傻子,她要在做事情之前把事情问清楚再做,不然的话说不定落入他的套里面。

虽然她知道就算她不脱衣服,他也会硬来,但是她还是想堵一把。

深吸一口气,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是不是我让你满意了,你就会放了我?”

“嗯。”宫沫涵打量了她一番,“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看她扭扭捏捏的样子,他心底冷笑,“如若不愿,我也不会强迫。”

听到他的回答,施诗的心头一阵惊喜,伸手缓缓的退去身上的束缚,动作特别的小心生怕碰到伤口。

直到她的身上一丝不挂的时候,宫沫涵再也按奈不住,看着如此美丽的身体,他那炙热不停的在燃烧,他很不雅观的将衣服扯下,顿时都能听到房间里那扭扣掉地上噼里啪啦的声音。

赫然间他那健硕的胸膛已经露出,眼神深邃,薄唇勾起一抹让人断肠销魂的弧度,慵懒的模样就好像是在等待着她的前进。

施诗差点被这一道美丽的风景给迷了心智,幸好她马上将视线转移,否由她真的怀疑自己真的会被迷惑。

看到她的神色,宫沫涵眼底闪过一抹光,但随即消失不见,“怎么样?是不是很迷.人?”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他再也忍不受不了这么美的身体站在自己的面前,虽然是这样他还是想要挑.逗着她,看她那微红的面容,他再也控制不住。

施诗自然是不想去理会他所说的话,而是做着她该做的事情。只要这件事情一过,她就完全的自由了。

可是,以前从未与男人有过接触的她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才对,毕竟她除了和这个男人之外没有根任何人有过这种事情,这一下子让她主动,让她情何以堪,为了离开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磨磨蹭蹭的干嘛?难道就不怕我反悔?”宫沫涵看着如此美丽的身体,他早已欲.火梵身,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为了离开到底要如何采取行动。他一直强忍着,等着她的行动。可等了好一会她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最终实在是忍不住不耐烦的说了句。

施诗知道既然已经决定,便没有退路,正打算迈脚上前,敲门声响起。

只见宫沫涵的眉头紧皱了下,语调当中尽显不悦,快速的将衣服穿上,脸上的神色变得十分的凝重,“进来。”

这声音一听便已经感觉出来他在不高兴,就好像被人打扰了好事要将那个人给大卸八块一样。

没有回答他的话,门直接打开,一个身穿工作服的美丽女人走了进来,吓得施诗连连后退,扭头看向她,却很不巧的与她面对面的对视在一起。

施诗的心里不免得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一点都不避讳,她顿时蹲下把衣服给捡了起来直接往浴室奔去。

虽然人已经到了浴室里面,但是她内心当中还是相当的羞愧,她用最快的速度将衣服穿上,脸上的表情一阵红一阵白的,她都没有想到会有一天竟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出来。

她不知道那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但看他们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否则的话她怎么可能不避讳这种事情。而且她看到这个男人似乎并只是刚开始不高兴了下,随后便当作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engduanqingqiaor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