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章 庭上的公主

发布时间:2020-10-18 19:42:52

“小静、柯南和我一同去超市吗?明日的食材还不够了。”小兰看了下冰箱后从厨房出。“好的,姐姐/好的,小兰姐姐。”柯南和小静自然会表示拒绝。小兰左右牵着一个离开了了侦探所,小静这一次也也没带着随身可携带可携带的书,当然而已回去买东西。“好久也没和小静一同买“好的,姐姐/好的,小兰姐姐。”柯南和小静自然不会拒绝。。

>>>《柯南之静默在黑暗中》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庭上的公主》精选

“小静、柯南和我一同去超市吗?明日的食材还不够了。”小兰看了下冰箱后从厨房出。“好的,姐姐/好的,小兰姐姐。”柯南和小静自然会表示拒绝。小兰左右牵着一个离开了了侦探所,小静这一次也也没带着随身可携带可携带的书,当然而已回去买东西。“好久也没和小静一同买“好的,姐姐/好的,小兰姐姐。”柯南和小静自然不会拒绝。。...

“小静、柯南和我一起去超市吗?明天的食材不够了。”小兰看了下冰箱后从厨房出来。

“好的,姐姐/好的,小兰姐姐。”柯南和小静自然不会拒绝。

小兰左右牵着一个离开了侦探所,小静这次也没有带着随身携带的书,毕竟只是出去买东西。

“好久没有和小静一起买东西了呢,小静以前对人可是很冷淡的。连姐姐都不怎么理会呢。”小兰推着购物车感叹道。

“那时候怕生吧。”其实是怕暴露自己是个穿越的,万一被你们送去切片研究怎么办?

“小静那时候是怎么样的?”柯南则对小静的事情起了好奇心。

“以前小静特别粘妈妈的,会走路以后和妈妈形影不离的,拉都拉不开。当时妈妈还要出庭辩护,小静就这样直接拉着妈妈的kù腿跟进去了。当时妈妈可头痛了,只好和法官申请陪护。也亏的小静不哭不闹只是跟着妈妈。所以法官后来也默许了妈妈带着小静出庭。”

“那庭上的公主称号呢?”柯南继续追问全然不顾一边的小静投来的白眼。

“那是大约小静四岁的时候,因为一直跟着妈妈进出法庭,所以工作人员都认识小静了。所以她进出法庭比妈妈还自由呢,那天我记得是妈妈路上遇见案子一时走不开。所以让助手代为出庭。结果对方请了一个很强势的检察官,助手小姐渐渐就应付不过来了,这时候小静就站到座位上和检察官进行辩护。当时在在那个圈子算轰动一时呢,不过因为未成年保护法所以并没有报道。我也是听妈妈说的。”小兰回忆道。

“你当天是去了被害人公寓是吗?”被成为法院之花的花田和美的检察官询问嫌疑人。

“是的,可是...我去的时候玲子已经死了。”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是的。”嫌疑人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

“你说你是向她求婚但是被拒绝了是吗?”

“是的,但是拒绝是在电话里拒绝的。所以我打算去当面正式求婚的,在电话中也和玲子说好了的。”

“你在车站前的花店买了一朵玫瑰花是吗?”

嫌疑人犹豫的转头看了下英理的助手。

“请回答我的问题。”

“是的。”

“那朵花现在在哪里?”

“反对,检方的问题主旨不明确。”助手站起来提出反对。

“等我说完你就明白了。”和美转向裁判长,用眼神询问是否继续。

“请检方继续提问。”裁判长则让和美继续。

“你看到尸体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一时间也糊涂了,就立即逃跑了。”

“哦?那你还把花也一起带走了呢,现场只剩下花店的包装纸。”

“我不记得了。”

“你是怕玫瑰花暴露你的罪行对不对?这是很明显的犯罪掩饰工作。如果你不是做了亏心事完全不用离开还带走玫瑰花不是吗?”

嫌疑人只是低着头没有说任何话。

“我的问题问完了。”和美也结束了讯问。

“辩护人,请进行反面询问。”

助手走到嫌疑人面前。

“你说当时被害人已经在电话里拒绝了你的求婚,她还说了其他什么吗?”

“我一时记不清了。”

“那么你去过去的时候门是没有上锁的是吗?”

“是的,我敲了下门没有回应就试着转了一下门把门就开了。然后我就进去找玲子了,发现她躺在地上。”

“那么这个玻璃把手你有印象吗?”助手把手里的资料翻了一页。

“是开门后在地上的,我就把它捡起来扔进垃圾桶了。”

“反对,这些已经在取证的时候取证过了,不需要重复讯问。”

“请辩护人不要重复讯问。”裁判长也觉得没有必要。

“裁判长。嫌疑人已经承认当天他去了被害人的房间。案发现场也取得了嫌疑人的指纹,毫无疑问被害人就是被嫌疑人杀死而且逃遁了,我觉得辩护人没有必要再讯问了。”

“反对,嫌疑人发现尸体后因恐惧而离开是正常的心理行为。而就在不久后证人就打电话报警,这里也是值得疑问的地方。”助手小姐按照英理的资料反驳起来。

“裁判长,嫌疑人逃离只是单纯的逃跑而已。嫌疑人因为长期追求被害人不果而痛下杀手之后立即逃离,证人看见之后报警是完全符合情理的。”

“在凶器上的指纹也和嫌疑人一致,人证物证都说明嫌疑人是杀害被害人的凶手。”

“辩护人还有什么需要讯问的吗?”裁判长看向助手。

“那么今天到此结束。”裁判长总结说道。

“英理老师,我完全应付不了和美小姐。”助手休庭后立即和英理打打电话。

“嗨嗨,可是完全找不了到证明的证据,老师你什么时候才可以过来,明天还有证人讯问。”

“好的,那我只能尽力而为了。好的,小静我会照顾的。”说着助手挂了电话。

“小静今天也和姐姐住哦,你妈妈还走不开呢。”

“好的。”小静边看着案情的资料一边回答道。

期间助手再见了一次嫌疑人,确定了一些东西。当然小静也自然的跟了过去。

“玲子真的不是我杀的,就算求婚不成功我也不会杀她啊。她的猫还在我那里,我每次都有好好照顾的。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她又偶尔把猫给我让我代为照顾我才会以为我们是相互喜欢才去求婚的。”

“猫?”

“是的一只田园猫。”

“总是给你照顾吗?”

“也不是经常,一个月偶尔一两天吧。”

“那么你还有什么关于案情的事情好好回忆一下。也许可以作为突破口。”

“我实在想不出来了啊。”

第二天。

“山崎先生,请你站在证词台前。宣读证人誓言。”裁判长请作为证人的山崎出庭。

头发有些谢顶的中年人走到证词台前。

“我本着良心陈述事实,发誓绝不隐瞒也绝不作伪证,宣读完毕。”

“请在宣誓誓书上签字。”山崎随即弯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请辩护人开始。”

“好的。”助手整理了一下资料走到证词台前。

“请问您的职业和被害人的关系。”

“我是被害人的邻居。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当天正好因为有资料落在了家里就回来拿一下。”

“那么你当天是是否看见嫌疑人手持凶器呢?”

“这个并没有,但是我看见他慌慌张张的从公寓大楼里跑出来,手上还沾着血。”

“那么也就是说你并没有直接看见嫌疑人行凶。只是单纯看见嫌疑人从公寓大楼里跑出来了?”

“是的。”

“那么是否有其他人看见呢?”

“这个我不大清楚了。”

“好的,我问完了。当时是上班时间,周围并没有人看见嫌疑人。从证人的证言上来看,可以得出的也只是嫌疑人从公寓大楼里出来而已。”

“反对,辩护人一再强调嫌疑人只是从公寓大楼出来来模糊事件。”

“反对有效,请问辩护人是否还有其他问题。”

“暂时没有了。”

“那么请检方讯问。”

“山崎先生,你看到嫌疑人右手手掌沾着鲜血从大楼内出来是吗?”

“是的。”

“然后你立即就联络了警方是吗?”

“是的。”

“我的话问完了。证人很明显因为撞见手上染着鲜血的嫌疑人后打电话报警,我们这边也在山崎先生的公司里得到山崎先生曾用公司电话打给客户安排见面事宜。”

“我认为嫌疑人杀害被害人的证据确凿,裁判长。”和美做了个总结来陈述嫌疑人依然有罪。

“反对。”众人下意识的看向助手小姐,但是发现声音不是她发出的。

“这里,这里。”小静直接站在椅子上向众人挥手道。

“小静,不要捣乱。”助手则严厉的看向小静,心想这孩子明明一直很听话的。

“裁判长爷爷,这里有一些我母亲的举证词和案件的资料是我母亲打算在本案中使用的。我可以宣读一下吗?”小静则毫无畏惧的看着裁判长说道。

“如果只是单纯的宣读纪律师的举证的话,小朋友就请你宣读一下吧。”裁判长和身边几人一起商量了一下后觉得有必要听取英理的举证。

“首先是证物这一点,在房间的门把和凶器上都采集到了嫌疑的指纹。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在门把和凶器上只采集到了嫌疑人的指纹,而没有其他人的指纹。”

“其次,在被害人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告知会前来正式见面。那么真正的凶手如果也在房间内完全有时间布置好这一切之后离开。”

“还有嫌疑人家寄养着被害人的猫,一开始我以为是玲子去旅行之类的需要把猫交给其他人照顾,调查后发现玲子没有旅游也没有出差完全没必要把猫交给嫌疑人照顾。特别是对被害人其实没有特别的感情下。所以我认为凶手可能是玲子小姐的情妇一类,并且讨厌猫甚至对猫过敏。”

“反对,这些只是辩护人的臆测而已,完全不能作为证据。”

“这是正常的推理,目的是找到真凶。可不是臆测什么的哦,请让我把话说完啊,欧巴桑。”

“欧巴桑?”众人可以清晰的看见和美紧握的拳头。

“我可以继续吗?裁判长爷爷?”

“检方请不要打断辩护方的陈述,这是纪律师原先就准备的举证,对本案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意义。”

“最后一点,山崎叔叔。”小静看向作为证人的山崎。

“你说看到嫌疑右手手掌染着血是吗?”

“是的”

“那么请各位看下这里。请问你们看到了什么?山崎叔叔你能先告诉我吗?”说着小静拿起桌子上的几支笔。

“是几支笔。”

“裁判长爷爷呢?”

“是笔没错。”

小静又向周围的人征询了下意见都回答是笔。

“没错,大家都注意到了我手中拿的是几只笔,却忽略了在手心里侧的便利贴。”说着小静把笔松开放下露出粘在手心的便利贴。

“小朋友你的手抓着笔,便利贴只露出一小部分所以没有被注意的,这能说明什么呢?”和美问道。

“没错因为手指抓着笔的时候里面只露出一小部分所以大家都没有注意点手心里的便利贴。但是嫌疑人用右手抓着玫瑰,一样染了鲜血的手心也只会露出一小部分。一般来说看一眼也只会觉得是个拿着花的人才对。”

“所以,我认为山崎先生做了伪证。只有近距离观察而且十分注意嫌疑人的手才会看到嫌疑人手里染了血才对。”

“说的是,这位小朋友说的有道理。”

“是纪律师说的有道理。”

“对对对。”

之后裁判长宣布了本来还有疑点明天继续举证,就休庭了。

“第三天妈妈就把另外一起案件解决回来了,通过小静整理好的资料继续为嫌疑人辩护。最后以为证据不足嫌疑人无罪释放。而山崎先生因为做伪证也被警方列为了嫌疑对向,之后展开的搜查,最后发现山崎先生才是真正的凶手他用呼叫转移把移动电话伪装成公司电话来制造不在场证明。因为他要和公司老板的千金结婚所以想断绝和玲子小姐的关系,玲子小姐不肯就被他恼羞成怒杀害了,正好他听见了玲子接电话知道有人会过来就把罪名嫁祸给了嫌疑人。”

“小静在那次起开始和助手一起协助妈妈辩护,之后他们通过妈妈知道那些线索和资料是小静独自整理的。因为妈妈有女王的称号,所以就给小静取了一个庭上公主的别称了。”小兰最后解释道。

其实主要是和美姐姐经常骗我去当换装娃娃,有一次被裁判长的孙女拍到了。和美开玩笑对她说这是我们庭上的公主殿下。之后才被他们拿来取笑才这么叫的。当然小静并不打算把真正原因告诉小兰和柯南。

“姐姐,明天吃咖喱吧!”

“可是爸爸不太喜欢吃的样子。”

“吃吧,吃吧。柯南说他也要吃。”

喂喂,为什么我总躺枪?

“不能任性哦。”小兰摸了摸小静的头。

“那吃咖喱!”最近口味好淡,想吃重一点的!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小兰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反正不太喜欢吃咖喱的只有小五郎而已。

你们就这样决定了?小五郎会哭的。不对我的意见呢?柯南突然觉得这个家庭的男性地位有些可悲。不过看着小静带小兰挑选咖喱材料的样子。

“呵呵,确实是公主殿下呢。”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kenazhijingmozaiheianzho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