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五雷轰顶,晴天霹雳

发布时间:2020-10-18 14:05:39

沈以琛坐在车子里面,戴着口罩的唐诗柔跟邱姐两个人则站在车外,跟他们在‘脱变’的专属造型师沟通。“你们这是违约,我们了给你们交了所有的钱,合同里面也双方约定好,你们“你们这是违约,我们已经给你们交了所有的钱,合同里面也约定好,你们必须负责我们结婚照所有的事情,现在说不做就不做,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你是想好了要得罪沈氏集团了吗?”。

>>>《隐婚老公宠不停》章节目录<<<

《第28章 五雷轰顶,晴天霹雳》精选

沈以琛坐在车子里面,戴着口罩的唐诗柔跟邱姐两个人则站在车外,跟他们在‘脱变’的专属造型师沟通。“你们这是违约,我们了给你们交了所有的钱,合同里面也双方约定好,你们“你们这是违约,我们已经给你们交了所有的钱,合同里面也约定好,你们必须负责我们结婚照所有的事情,现在说不做就不做,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你是想好了要得罪沈氏集团了吗?”。...

沈以琛坐在车子里面,戴着口罩的唐诗柔跟邱姐两个人则站在车外,跟他们在‘蜕变’的专属造型师沟通。

“你们这是违约,我们已经给你们交了所有的钱,合同里面也约定好,你们必须负责我们结婚照所有的事情,现在说不做就不做,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你是想好了要得罪沈氏集团了吗?”

唐诗柔怒不可遏的站在自己的专属造型师面前,明明天气炎热,她却身子阵阵发冷,恨不得将罪魁祸首夏浅溪给撕成稀巴烂。

被无情扔出这个私人会所也就算了,问题是还要跟她解约,让她去找别家的造型师。

唐诗柔的公关团队早就放出消息他们的结婚照负责方是‘蜕变’,如今却发生这样的意外,脸都快要被打肿了。

“所以我们按照合同里面的协议,给你们赔偿三倍的违约金,该说的我都说了,要起诉我们还是其他,随你们便,而且沈氏集团要是真的厉害,我们也不会把你们赶出来,人啊要谦虚,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造型师跟唐诗柔相处的时间不短,但是眼神犀利,早就已经看清楚了唐诗柔的两面三刀,如今竟然可以跟她解约,当然是乐不思蜀。

说完这番话之后,不再理会歇斯底里的唐诗柔,转身往来时的路折回。

“你不准走,我话还没有说完……”唐诗柔伸手想要去拉住造型师的手臂,却被邱姐给拦住了。

“诗柔,快看。”

邱姐语气里面满是不敢置信,唐诗柔将困惑的眼神落在了邱姐望向的地方。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唐诗柔只感觉五雷轰顶,晴天霹雳,整个人当场愣在原地。

她看到了夏浅溪跟那个外表出色的神秘男人坐在敞篷跑车里面,而夏浅溪的身上穿着她梦寐以求的花嫁。

豪车,钻石王老五,还有身后跟着的一票造型师,工作人员,经理……

阵势豪华得就像是皇帝出巡,跟她沟通了好久砸重金才找到一个专属设计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嫉妒可以实化,此时此刻唐诗柔的身上一定是燃烧着浓浓的妒火。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唐诗柔身子忍不住往后踉跄了几步,眼前阵阵发黑,要不是邱姐眼疾手快扶住了她,说不定唐诗柔已经气得栽倒在地。

坐在车子里面的沈以琛也看到了这一幕,眉头拧得更深了。

他对着车外的唐诗柔跟邱姐命令道,“上车!”

邱姐连忙扶着虚弱的唐诗柔上了车。

唐诗柔坐在后排,脑海里面一直浮现出刚刚的那一幕。

为什么夏浅溪这个贱女人会拥有这一切,明明应该是她的,她唐诗柔才应该坐豪车,被钻石王老五宠着,身后各种人围着她转。

唐诗柔越想越难过,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往下掉,她都快要嫉妒死夏浅溪了。

“以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婚礼马上就要举办了,可是‘蜕变’竟然不给我们设计造型,还把我们赶出来,这要是传到网络上面,绝对会被人笑掉大牙的。我的形象最近已经是一落千丈,而且同行一直忙铆足劲想要打压我,我真真害怕自己坚持不下去。”

唐诗柔说着说着,就连语气都变得哽咽起来,看得沈以琛心中无限心疼。

“沈总,夏浅溪平常到底是怎么对待诗柔的想必您也很清楚了,如今她傍上了一个大款更是有恃无恐,要是放任夏浅溪继续这样为所欲为,恐怕诗柔跟沈氏集团,会遭受到更多的损失。”

邱姐一边给唐诗柔擦拭着泪水一边对沈以琛如此说道,沈以琛握住方向盘的手因为太过于用力而泛出了白印。

夏浅溪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最近可真是把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打击得一点都不剩!

“你以为我没想到这一方面吗?只是浅溪傍上的这个男人我根本就查不到他的任何资料,我现在也是束手无策。”

沈以琛声音冰冷,邱姐所说的话他前几天就想过了。

原本夏浅溪就对诗柔不好,如今又知晓他们的奸情并且傍上了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沈以琛甚至梦到过夏浅溪把他的一切都给毁了。

他又变成了曾经一穷二白的屌丝!

在商场磨砺了五年,出生贫穷的他遭受了白眼二十多年,好不容易借势有了今日这般地位,他再也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看不起的穷小子,也不再将感情当成了第一位。

“夏浅溪留不得,沈总我知道你仁慈,但是这个女人迟早是个祸害……”

邱姐话还没有说完,没想到唐诗柔却立马打断道,“邱姐,你这是想要对浅溪做什么?我不允许你伤害她……”

唐诗柔满眼都是失望,而沈以琛只是看着如此单纯善良的唐诗柔,眉头蹙得更深了。

“诗柔,就是因为你跟我都太仁慈,所以才把夏浅溪这个毒妇惯成这般嚣张,是时候让她受到惩罚了。”

“可是以琛,浅溪是我们的朋友。”

“朋友?呵!”沈以琛语气要多讽刺有多讽刺,“想想我们的孩子,是夏浅溪杀死了他,还有我们这几天所遭受到的耻辱,如果我们不反击的话,夏浅溪这个女人要把我们都给弄死才罢休,这样的毒妇,根本不配拥有朋友。”

唐诗柔听到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邱姐,你打算怎么对付夏浅溪?”沈以琛目光落在后视镜里面邱姐的身上,而邱姐则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沉默片刻,邱姐开口道,“沈总,您还记得诗柔刚出道之前,那个竞争对手是怎么死的吗?”

几乎是邱姐话音刚落,车子里面的氛围都静默了好一会儿。

三个人的回忆,似乎都已经被拉回到了三年前唐诗柔刚出道的时候。

沈以琛眸子危险的眯了眯,“好,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做,务必要干净利落,不留把柄。”

邱姐点点头,唐诗柔虽然满脸凄凄,但心里面却已经乐开了花。

她万万没想到,沈以琛竟然会同意邱姐用三年前那么恶毒的手段去对付夏浅溪。

哼,夏浅溪,你神气不了多长时间了,咱们走着瞧!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nhunlaogongchongbut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