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虐绿茶

发布时间:2020-10-18 14:05:38

夏浅溪扯住唐诗柔头发的那一只手往前用劲,唐诗柔脸色愈发的惨白,严禁不仰他仰来。“也不是不喜欢往自己身上倒茶水吗?我昨天来教你怎么倒。”夏浅溪直接拿起来站在一旁提供服务生手“不是喜欢往自己身上倒茶水吗?我今天就教你怎么倒。”。

>>>《隐婚老公宠不停》章节目录<<<

《第25章 虐绿茶》精选

夏浅溪扯住唐诗柔头发的那一只手往前用劲,唐诗柔脸色愈发的惨白,严禁不仰他仰来。“也不是不喜欢往自己身上倒茶水吗?我昨天来教你怎么倒。”夏浅溪直接拿起来站在一旁提供服务生手“不是喜欢往自己身上倒茶水吗?我今天就教你怎么倒。”。...

夏浅溪拽住唐诗柔头发的那一只手往后用力,唐诗柔脸色越发的苍白,不得不仰起头来。

“不是喜欢往自己身上倒茶水吗?我今天就教你怎么倒。”

夏浅溪直接拿起站在一旁服务生手中端着的玻璃茶壶,然后往唐诗柔的口中送去。

茶壶里面的花茶是刚刚泡的,里面的热水不说一百度也有九十多度。

唐诗柔只感觉自己的嘴巴传来灼热的剧痛,眼泪大颗大颗掉出来,甚至根本无法从夏浅溪的手中挣脱出来。

痛!

剧烈的痛!

唐诗柔感觉唇已经被烫熟了,而舌头也因为过于疼痛仿佛失去了知觉。

一壶花茶全部都往唐诗柔的口中灌入,期间不乏有茶水四溢,唐诗柔白皙的衣服瞬间就变得一片狼藉。

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浅溪已经松开拽在唐诗柔头发上面的手,并且毫不留情的将她给推倒在地。

明明是泼辣至极的行为,但是夏浅溪却做得非常的大快人心,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反感。

“唐诗柔,你拙劣的演技我看得都想吐,以后想要诬陷我,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亲自来,我夏浅溪要是做什么坏事,绝对不对藏着掖着!”

“夏浅溪,你简直欺人太甚!”被推倒在地的唐诗柔歇斯底里的抓狂,但是一说话嘴巴就痛得她快要爆炸,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嘴唇,即便是没有镜子,唐诗柔也知道现在的嘴巴已经变成香肠嘴了。

她落在夏浅溪身上的目光幽怨憎恨,像是要将她给碎尸万段。

这个女人,竟然敢一次次的如此对她,而且还是当着沈以琛的面,简直就是疯了。

“怎么,还想要再喝一壶吗,嗯?”

夏浅溪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唐诗柔,哼笑一声,随后拿起服务员端着的盘子里面的纸巾,开始擦手。

这个服务员来的可真是及时,不然她都虐不到唐诗柔了。

“你这个蛇蝎毒妇!”沈以琛气得冲到夏浅溪的面前,已经扬起手欲要打她。

正在擦手的夏浅溪神色一滞,沈以琛竟然这么的没品。

她想要躲开的话,已经来不及了,看来现在只能硬生生的挨下沈以琛的这一耳光。

夏浅溪因为畏惧微微侧着脸,只是想象当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当她再次抬起头来发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直接拦住了沈以琛的手臂。

是薄夜白!

夏浅溪原本还有几分畏惧的神色变成震惊,只感觉鼻子微微发酸,有种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她已经做好了自己迎接所有曲折的准备,却突然间有人从天而降,把她给保护起来。

沈以琛的手僵在半空中,不能缩回又不能落下。

“沈总,打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薄夜白冷峻的面庞上面带着淡淡的笑容,‘沈总’两个字莫名的让人听着刺耳。

此时此刻如果林俞在这,绝对会因为自家面瘫总裁突然间微笑而背脊发凉了。

每次当薄夜白微笑,就会有人遭殃。

沈以琛想要把手缩回来,却发现扣住他手腕的男人一直在加重力道,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你是谁?”沈以琛强忍住手腕上面传来的痛意,这个问题他忍了很久了。

自从知晓夏浅溪傍上了一个男人,沈以琛动用手中所有的权力去调查这个男人的信息。

让沈以琛失望的是,无论他怎么调查,都查不出这个神秘男子的身份。

要么,这男人没什么神秘的,毫无背景;要么,这男人背景强大到他连冰山一角都无法窥探。

明明沈以琛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最大,但偏偏他又不愿意承认。

“想要知道我是谁?”沈以琛的语气不咸不淡,却将唐诗柔跟沈以琛的好奇心勾到最高点,只是男人话锋一转,语气满是嘲弄,“凭你们,也配?”

沈以琛那一双无比期待的眸中,满是被羞辱的狼狈。

而一直倒在地上被忽略的唐诗柔低声委屈的啜泣着,“以琛,我好疼,疼得站不起来了。”

沈以琛这才回过神来,立马蹲下身子将唐诗柔给扶起。

唐诗柔始终捂着自己的嘴巴,目光不甘心的落在站在夏浅溪身边的男人身上。

这男人气场强势骇人,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包裹着他高大挺拔的身材,那一张脸俊美无双,清贵天成,跟沈以琛站在一起,唐诗柔觉得沈以琛瞬间就没有任何的光芒可言。

她是绝对不可能让这样的男人属于夏浅溪的。

唐诗柔将可怜兮兮的目光给落在了薄夜白的身上,止住自己的抽噎,对着他说道,“这位先生,今天发生这一幕,真是让您见笑了,我原本一直都不想要跟浅溪撕破脸,我也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但是跟无辜的您相比,我还是要告诉您一些事情,浅溪她根本就没有您见到的那般好,刚刚她对我所做的一切想必您都看到了吧?还有……还有她早就跟很多的投资商睡过,并没有你所看到的那般冰清玉洁……”

唐诗柔直接当着薄夜白的面抹黑夏浅溪,一个男人再怎么大度,也容忍不了自己的女人跟许多男人睡过。

夏浅溪只是站在一旁冷冷的盯着唐诗柔,看到她像个小丑一般歪曲事实,心底泛起了浓浓的鄙视。

一直不敢出声的经纪人邱姐也连忙附和道,“当初她陪那些投资商的照片我都还保存着,这位先生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

邱姐话还没说完,薄夜白不疾不徐的声音响起,透露出致命的危险,“再去端十壶热茶,看来还没喝够。”

唐诗柔嘴巴捂得更紧了,甚至直接瑟缩着身子躲在沈以琛的身后。

“你敢!”沈以琛眉眼剧烈的跳动,声音忍不住提高了几分。

“你也要试试?”

男人低沉的嗓音再一次开腔,语调平缓,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却又让人背脊凉飕飕的。

沈以琛只感觉双腿微微发软,整个人防备的往后倾了倾。

仿佛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扼住,根本就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一队黑压压的人竟然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nhunlaogongchongbut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