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按摩 全系法师 无双神眼 吕布 电梯 夜欢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发布时间:2020-10-18 14:05:35

老人将手腕上面戴着的翡翠玉镯给摘下来,接着直接戴在了夏浅溪的手中。不似市面上绿幽幽的模样,戴在她手腕上面的这一个镯子晶莹剔透,就像是两块冰通常冰冰凉凉的好不很舒服。不似市面上绿幽幽的模样,戴在她手腕上面的这一个镯子晶莹剔透,就像是一块冰一般冰冰凉凉的好不舒服。。

>>>《隐婚老公宠不停》章节目录<<<

《第18章 简直就是不想活了》精选

老人将手腕上面戴着的翡翠玉镯给摘下来,接着直接戴在了夏浅溪的手中。不似市面上绿幽幽的模样,戴在她手腕上面的这一个镯子晶莹剔透,就像是两块冰通常冰冰凉凉的好不很舒服。不似市面上绿幽幽的模样,戴在她手腕上面的这一个镯子晶莹剔透,就像是一块冰一般冰冰凉凉的好不舒服。。...

老人将手腕上面戴着的翡翠玉镯给摘下,然后直接戴在了夏浅溪的手中。

不似市面上绿幽幽的模样,戴在她手腕上面的这一个镯子晶莹剔透,就像是一块冰一般冰冰凉凉的好不舒服。

即便是夏浅溪不懂翡翠,她还是从色泽上面得出老人给她的翡翠玉镯价值连城。

夏浅溪下意识的就想要将玉镯给摘下,然而老人却开口道,“孙媳妇,这是奶奶送给你的见面礼,也是薄家历代长媳身份的象征,你既然嫁给了夜白,可不能不收。”

夏浅溪一阵尴尬,只好将求救的眼神给落在了薄夜白的身上。

男人冷峻的面庞染上了些许的温柔,“既然是奶奶送给你的,你就收下吧,况且,我们也给奶奶带来了礼物。”

薄夜白语落,便将放在一边的礼盒给打开。

“这是浅溪亲自给奶奶挑选的冰蓝木叶盏,出自大师‘秋’之手。”

老人将目光落在桌子上面这一套造型精美的建盏茶杯上面,一双眼睛里面大放异彩,“我最喜欢喝茶,这茶杯真是漂亮,儿媳妇挑东西的眼光实在是太好了。”

这一次,从老人欣喜若狂的神色来看,夏浅溪看出了老人心中的欢喜。

高高悬起的心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她还担心老人不喜欢她送的东西。

老人又拉着夏浅溪聊了一些简单的事情,等到饭菜都做好了,三个人便往餐桌边走去。

夏浅溪扶着老人,而落座之前,薄夜白为夏浅溪拉开了椅子。

等到夏浅溪走进去,男人又将椅子往前推了几分,夏浅溪弯身落座,两个人搭配格外的默契,老人将这一幕给看在眼中,一脸满意。

瞧瞧这殷勤献的,还是她那不近女色的长孙吗?

长孙果然开窍了。

而家里面的佣人曼瑜则对老人寸步不离,就连用餐都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伺候着。

夏浅溪中午吃了很多,如今肚子一点都不饿。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拿起筷子开始进食,双肩自然平端,背脊挺直,吃饭的模样端庄优雅,就连咀嚼食物的动作,都在潜移默化中彰显着她良好的家教跟素养。

曼瑜目光跟老太太对望一眼,然后点点头,老太太眸中的满意更深了。

——

吃完饭之后,老太太提出了去散散步的建议。

薄夜白因为临时有事,便直接去书房里面处理事情,夏浅溪跟曼瑜则陪着老人去康顿庄园里面散步。

夏浅溪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老人,而曼瑜则跟在她们身后。

老人的心情非常好,跟夏浅溪说了很多薄夜白小时候的事情。

夏浅溪微微低着头,非常乖巧的听着老人的讲述,时不时还会聊一会儿的天。

因为太过于认真倾听老人的故事,夏浅溪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对面一辆劳斯莱斯缓缓行驶过来。

这一辆劳斯莱斯里面,坐着的是唐诗柔跟沈以琛。

沈以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腿上放着笔记本正在处理公司的突发状况。

十指在键盘上面飞速敲击着,压根就没有注意车窗外面的一切。

但唐诗柔的眼中,现在就只剩下夏浅溪的身影了。

唐诗柔想起了今天在连续在夏浅溪的手中吃了两次亏,神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是时候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了,看到她一副高高在上却又高冷疏远的模样,唐诗柔就觉得自己总是低她好几等。

唐诗柔眼神危险的眯了眯,不动声色的猛踩油门,朝着夏浅溪跟老人所在的方向开去。

“小心——”夏浅溪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她被脸色苍白的曼瑜给推到了一边。

夏浅溪在倒下之前,用尽全力往老人所在的位置倒去,然后充当老人的人肉垫子。

老人摔在夏浅溪的身上,而夏浅溪的手肘则传来了剧痛。

娇嫩的皮肤与粗糙的地面摩擦,即便是不需要看,夏浅溪也知道自己的手肘受伤了。

摔倒在地的夏浅溪下意识的便将目光落在距离她们堪堪一米左右的劳斯莱斯上面。

看一眼车牌,夏浅溪就知道车子的主人了。

尤其是看到开车的是唐诗柔,夏浅溪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好大的胆子,连薄夜白的奶奶也敢撞,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而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沈以琛这个时候也猛然间抬起头来,脸色格外的阴沉,“诗柔,怎么开的车?撞到人了?”

“以琛,没有撞到人啦,我就是吓吓浅溪,她竟然给你戴绿帽子还让你出丑,我替你咽不下这口气。”

“浅溪?”

沈以琛闻言,将目光落在了车子正前方,果然看到了惊魂未定的三个人里面有一抹熟悉的身影,瞬间眉头蹙得更深了。

夏浅溪从地上起来,然后苍白着脸满心焦急的看着老太太。

“奶奶……您没事吧?有没有什么地方摔疼了?”

老人摇摇头,却将阴鸷的眼神给落在夏浅溪流血的手肘上面。

刚刚要不是孙媳妇挡在她身下,她这一把老骨头这么一摔,说不定得骨折。

“我没事。”老人轻拍着夏浅溪扶着她手臂的手,算是安抚她,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唐诗柔的身上。

坐在车子里面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非但没有惊慌害怕,反而还一脸的得意。

这车子不在取命伤人,吓唬人倒是真的。

确认老人真的没事,夏浅溪原本焦急的神色陡然变得森冷起来。

她松开扶着老人的手,然后朝着劳斯莱斯直直的走过去。

萦绕在夏浅溪周身的是冰冷强势而又充满愤怒的气势,让原本还幸灾乐祸,一脸扬眉吐气的唐诗柔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夏浅溪走到了车窗旁边,用力‘咚咚咚’敲打着车窗。

如果不是劳斯莱斯车窗好,说不定就被夏浅溪给敲碎了。

坐在车子里面的唐诗柔装死,不打算理会夏浅溪。

夏浅溪敲打了几十秒之后,便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身离开。

只是唐诗柔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就直接被惊愕所取代。

转身离开的夏浅溪俯下身子捡起了一块拳头般大的石头,然后扬手猛的往车窗上面砸了过来。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nhunlaogongchongbuti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