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背后的推手

发布时间:2020-10-18 12:57:59

连着几个小时,宁婉被关在房间里,冥思苦想了老半天,依旧没忆起转租车的牌照。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已发出声响,时针已矛头早上九点。宁婉抓着头发,既急切又怕,不明白如何是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发出声响,时针已指向晚上九点。。

>>>《携宝佳人归》章节目录<<<

《第25章 背后的推手》精选

连着几个小时,宁婉被关在房间里,冥思苦想了老半天,依旧没忆起转租车的牌照。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已发出声响,时针已矛头早上九点。宁婉抓着头发,既急切又怕,不明白如何是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发出声响,时针已指向晚上九点。。...

携宝佳人归

推荐指数:10分

《携宝佳人归》在线阅读

一连几个小时,宁婉被关在房间里,冥思苦想了半天,依然没记起出租车的牌照。

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发出声响,时针已指向晚上九点。

宁婉抓着头发,既焦急又担心,不知道如何是好。

外面传来脚步声,宁婉面露喜色,难道是安白来解救自己了?

“你们好,我是宁婉的代理律师,我姓毕,这是我的律师证……”

外面谈妥了,宁婉跟着毕律师从里面走出来,“毕律师,谢谢你。如果没有你,今晚上我要在警察局里过夜了。”

毕律师戴着无边框眼镜,嘴角总是带着似有若无的笑,看起来十分和善的样子,“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宁小姐回去等待消息,有我们再联系。”

走出警察局,宁婉以为会看到安白,却看到一辆黑色轿车从眼前闪过。

“宁小姐要去哪?要不要我送你?”

宁婉的东西都放在傅氏,虽不好意思还是点了点头,“谢谢。”

走进傅氏大楼,宁婉直奔电梯口。

电梯门打开,宁瑜挽着傅霆的手从里面出来。宁婉一愣,站在一侧对傅霆点了点头。

宁瑜像是十分震惊,“你怎么出来了?”

“莫名给我安上杀人罪行,我难道还要在警察局里待一辈子?”宁婉走进电梯,摁了关闭键。

“霆,我有话对宁婉说,你先去车里等我。”

电梯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宁瑜走进了电梯。宁婉往里面退了几步,眼观鼻,对宁瑜视而不见。

“你用了什么手段出来的?”宁瑜怒视宁婉,恨不得将其重新塞回警察局。

见宁瑜生气,宁婉反而十分高兴,“你这么有本事,不如……自己猜猜看。”

“宁婉,你是不是找安白帮忙了?”在华国能帮宁婉的人,只有安白了。

“我找什么人和你有什么干系?”

电梯门打开,宁瑜紧紧跟在宁婉后面出来,气急败坏说:“你别得意的太早,你想要杀死王总这件事人证物证都在,你逃不掉的。”

“嗯,我也这么想。”宁婉说得十分轻松,来到桌前收拾东西。

宁瑜按住了宁婉的手,声音阴冷,“宁婉,我警告过你,如果你不离开傅氏,我会让你后悔!”

宁婉被迫停下动作,笑着看向宁瑜,“哦?所以说是你给我下了药,还和王总一起故意陷害我?”

“谁说的?我才没有……”宁瑜说着,心虚的低下了头。

事情已经一目了然,宁婉笑笑,“希望这次你能够成功,如果不能成功的话,我会加倍奉还!”

“以你现在实习生的身份,你能对我做什么?”宁瑜眼神恶毒,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

宁婉瞅着宁婉,抽出自己的手揉了揉,“的确不能对你做什么,所以你也不用害怕!”

……

回到家,宁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想到宁瑜的所作所为,气得牙痒痒。

宁修禹端着一盘糕点走出来,扬了扬胳膊,“要不要来一块?”

从下午到现在宁婉没吃一点东西,肚子里早已空空如也,风卷残云一般扫光了宁修禹盘子里的糕点。

“你可以给你可爱帅气的儿子留一点吗?真是一点当妈妈的样都没有。”宁修禹翻了一个白眼,声音很是不屑,“还有,你在傅氏工作连饭都不吃吗?”

宁婉心中气恼,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宝贝修你说,这个宁瑜怎么就这么可恶?真是阴魂不散!”

“你惹了人命官司,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这件事。”

“宁瑜打定了主意想让我离开傅氏,这次看来是……”宁婉皱着小脸,唉声叹气,“给妈妈倒杯水,再给妈妈拿点吃的。”

宁修禹小嘴一撇,“我是你三岁多的儿子,你还真是忍心,罢了,你好好躺着,我给你泡碗方便面。”

几分钟后,宁婉抱着桶面,狼吞虎咽吃着。

“妈妈,咱们注意点形象好吗?”

“都快饿死了,还注意什么形象?”一想到人命官司案件,宁婉心里就犯愁,“修,你说妈妈怎么办才好?”

“第一种法子,从司机入手,找到司机,运气好的话,还能拿到车上的行车记录仪;第二种法子,找到宁瑜的弱点,一击致命,让她以后再也不敢对付你。”

宁婉把桶面推到一边,盘腿坐在沙发上,“我觉得还是第一个法子靠谱点,现在我随时有可能坐牢,哪里有那个心情和精力去找宁瑜的弱点啊。”

“今晚你先好好休息,找司机的事情交给我。”

“你一个小屁孩……”

宁修禹板着脸,作势要起来,“你竟然还把我当小孩?既然如此,妈妈今晚不要睡觉了,自己去找那个出租车司机好了。”

宁婉露出讨好的笑,谄媚道:“我家修禹的智商比大人还大人,你帮妈妈想主意肯定没问题。嘿嘿,那妈妈先去睡觉,谢谢啦,晚安宝贝。”说完,她在宁修禹的小腮上亲了一口,一溜烟钻进了卧室里。

宁修禹很是嫌弃的擦了擦脸,“都说了不要随便亲我……”

……

来到卧室,宁婉洗澡洗漱,心里依然忧心忡忡。想到今天多亏了安白,她立即给安白打电话过去。

“宁婉?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宁婉觉得奇怪,“今晚我被宁瑜诬陷蓄意谋杀,不是你给我的找的律师吗?”

安白的声音大了几分,似是十分震惊,“你在说什么?蓄意谋杀?”

……

和安白通完电话,宁婉更是睡不着。那个毕律师不是安白找来的,那是谁找来的?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她决定给毕律师打电话,“毕律师,很抱歉这个时候打扰你,请问是谁让你帮我的?”

“很抱歉安小姐,你只管接受我的法律帮助就好,其他一切不用管。”

“我想知道是谁帮我。”

“那人说了,不能让我告诉宁小姐,还请宁小姐见谅。明天我会去找宁小姐,再见。”

宁婉盯着手机发呆,刚刚回国不久,她只有安白一个朋友,谁会无缘无故帮自己?

好不容易睡过去,宁婉梦境连连,一会梦到自己被关在警察局里,一会梦到自己在法庭上被宁瑜耻笑。

天色大亮,宁婉才悠悠醒来。

卧室的门从外面推开,宁修禹走了进来,“妈妈,有个新消息要告诉你。”

“找到那个司机了?”宁婉觉得自己沉冤昭雪的日子到了。

“可以这么说。”

宁婉从床上爬起来,声音十分兴奋,“他在哪?”

“他已经离开了本市。”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xiebaojiarengu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