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首页 > 资讯

第13章 你还真是贱的可以!

发布时间:2020-10-18 07:10:53

乔莉认识陆亦臣这么多年了,他从来不都也不是一个善心泛滥成灾的人,相反地,在生意场上从来不都是铁血手腕。就像这一次,那个邢山企图跟他平起平坐,截了他的货,会觉得他是一个外来的投资商就像这一次,那个邢山试图跟他叫板,截了他的货,觉得他是一个外来的投资商,还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且婚》章节目录<<<

《第13章 你还真是贱的可以!》精选

乔莉认识陆亦臣这么多年了,他从来不都也不是一个善心泛滥成灾的人,相反地,在生意场上从来不都是铁血手腕。就像这一次,那个邢山企图跟他平起平坐,截了他的货,会觉得他是一个外来的投资商就像这一次,那个邢山试图跟他叫板,截了他的货,觉得他是一个外来的投资商,还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且婚

推荐指数:10分

《且婚》在线阅读

乔莉认识陆亦臣这么多年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善心泛滥的人,相反,在生意场上从来都是铁血手腕。

就像这一次,那个邢山试图跟他叫板,截了他的货,觉得他是一个外来的投资商,还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结果呢?

几天的时间,邢山的建筑公司就被宣告破产,那么大的企业竟然说倒下就倒下了,其中用到的手段乔莉不知道也不敢问。

但她知道一定跟陆亦臣有关,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对一个小丫头温柔备至,也真的是反差很大。

好像越接触这个男人就越看不透这个男人,然,也正是因为这个男人不断给她的神秘感,才让她越陷越深,越觉得这个男人的魅力之大。

“人还真是有两面,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孩子,而且应该还是个女儿控吧?要等以后我们两个也生个女儿,那样就……”

乔莉忍不住畅想着,等他们以后也有一个女儿,陆亦臣就像刚才那样的温柔,那他们一家三口多幸福。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陆亦臣就打断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不是跟导演约了谈剧本吗?不要让导演等太久,戏马上就要开拍了,要是这个时候被曝出你耍大牌,不好。”

乔莉看了看时间,还真是到点了,说道:“那好吧,我先过去了,你千万要注意休息,不要那么累了,工作也不是一天做的。”

“知道。”

乔莉走了陆亦臣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刚脱下外衣来往沙发上一搭,口袋里的那颗耳钉就掉到了地上。

看到这颗耳钉他的眼神一凝,一下子就好像回到了六年前,好像又看到了萧玖收到耳钉时兴奋的脸。

该死!

因为这颗耳钉的关系萧玖一整天都是心神不宁的,都一直在纠结当中,她到底应该就这样不了了之,还是应该找他要回来?

他刚提醒过她,不想两个人再单独见面,萧玖手里拿着另一颗耳钉,她在想,是不是天意如此?应该彻底的跟那个男人做个了断?

但是,对她来说,如何跟那个男人做个了断?小雨滴就是她跟那个男人的,她会照顾小雨滴一辈子,也就是说她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出那个男人的影子。

就在纠结中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那一串号码她整颗心都跳动得毫无章法。

怎么可能会是他打来的?

萧玖居然有些不敢接,就在来电铃声快结束的时候,她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

“你有东西落在我这里。”电话那头的陆亦臣口气很生硬,像是暗藏了一股什么情绪。

“哦。”萧玖有些机械的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已经听餐厅的服务生说了,给您添麻烦了。”

“你若还想要,就自己过来拿。”

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不是说不想跟她单独见面了吗?

萧玖忙道:“我听高主任说陆院长这几天就要回来了,如果你不想见我,你可以把东西给陆院长,让陆院长……”

“我说让你自己过来拿,你听不懂我的话?”陆亦臣态度很凶的,就像欠了他五百万一样。

凶什么凶?她也不想掉的。

“好,那下了班我在你楼下等你吧。”萧玖说完了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下了班萧玖打车到了他的小区,就站在他的楼下等他,跟上次在文姜广场一样,也是等了他好长的时间,天也慢慢的黑了下来。

当看到他的车驶进车库的时候萧玖迈步朝他走了过去,陆亦臣从车上下来,他好像真的不喜欢用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车。

萧玖就站在车库外等他,陆亦臣走了出来,站到了她的跟前,很干脆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那颗耳钉还给了她。

“谢谢。”萧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连忙接过了耳钉,转身就要走,但是他却叫住了她:“萧玖。”

萧玖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去看向他,他的脸色很阴沉,就如在电话里他的口气一样,像是暗藏着什么情绪,给她的感觉将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萧玖,不要再跟我玩这些欲擒故纵的把戏,真的很low。”

欲擒故纵的把戏?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萧小姐心里清楚。”陆亦臣黑眸压下,那种暗藏的情绪在慢慢的往外释放。

“你觉得我是故意的,我在玩欲擒故纵?”萧玖一时间觉得胸口一闷,他是这么想的?

“难道不是?”陆亦臣毫不客气的说道,“也许你进光明医院只是一种巧合,可后来的所作所为你觉得巧合两个字可以解释的过去?成了我的负责医生,三番两次给我打电话,又故意把我送给你的耳钉掉在了我的脚边,难道欲擒故纵的还不够明显?觉得这样我就可以心软,就可以原谅你曾经犯过的错?”

“故意?”萧玖觉得很是心痛的笑了,“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故意的?”

“到底是不是故意你心里清楚。”陆亦臣眼底的恨意越发的浓重,“萧玖,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一个贪慕虚荣狠心的女人,想不到你如此有心计,你是看到我现在好好的,生意又做得这么大,就想重回我的怀抱了对吧?又想做回你的豪门太太了对吧?”

“陆亦臣!”萧玖在听到这些话之后,觉得不由得全身都在发抖,“你可以报复我,但你不能这样侮辱我的人格!”

“人格?你有吗?”陆亦臣眸色冷厉的反问,“当初你为什么会离开我难道你心里不清楚?不就是因为听到医生说我有可能会全身瘫痪,有可能会变成一个植物人你才离开的吗?

如此忘恩负义,没有道德底线的女人,现在站在我面前谈什么人格你自己不觉得可笑?当初看我处境不好就跑,现在看到我好好的又想回来投怀送抱,你还真的是贱得可以!”

“啪!”随着他的话落萧玖一个耳光甩在了他的脸上,很本能的就这样给了他一耳光,打完之后她也惊讶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举动。

但,更多的是心痛,一种要把她心脏生生捏碎的痛……

心好疼

这世上最伤人的绝对不是利器,而是言语,有时候把一个人伤到极点只需要一句话,对,一句话就够了。

一耳光之后陆亦臣头脑似乎也有些清醒,他看着眼前的萧玖,她浑身抖的厉害,双眼通红,泪一直在眼圈里打转,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

她粗犷的呼吸在这个夜里清晰可听,还有剧烈浮动的胸口像是要呼吸困难,当这一幕真实展现在陆亦臣眼前的时候,一时间让陆亦臣也觉得心乱,他刚要开口,但萧玖的举动却吓了他一跳。

萧玖抬手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看着他,一字一句:“对不起,我没有任何资格打你,这一耳光还给你,陆亦臣,六年前是我对不起你,我欠你一条命,但好像也没有机会还,那就让我一辈子背负着这个债,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更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里,永远都不会!”

说完,转身,泪流满面,用最快的速度逃离,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跟这个男人见面!

萧玖一路跑出了他的小区,一跑出小区一个小台阶就让她狠狠地摔倒在地,手里一直紧握的那颗耳钉也跌落在地,看着这颗耳钉,心如刀绞。

这是出车祸前的几天,她过生日他送的,还记得他说下一次就要送钻戒,就是求婚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没有下一次。

命运弄人,注定了缘浅,注定了没有结果,结束了,该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萧玖抬眸,看到眼前的一个垃圾桶,看着这颗耳钉,还有口袋里的另一个,一起拿出来丢进了垃圾桶,既然要结束就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萧玖忙摆住了一辆出租车,说了目的地之后就一直看着窗外,车窗开到最大,让窗外的风替她擦干眼睛里的泪,但却还是阻止不了的心疼,为什么会这么疼?

医生说他有可能全身瘫痪,有可能成为植物人所以她跑了?顾穆兰当时就是这么跟他说的?够狠,顾穆兰,你真的够狠!

“小姐,到了。”出租车停在了她出租屋巷口的路边,看看外面萧玖突然心被挑起,耳根好烫,像是失去了什么,很空荡。

六年了,习惯真的是件可怕的东西。

“对不起,师傅,麻烦您再调头回我刚才上车的小区。”

司机师傅又掉了头,到了他的小区门口萧玖连忙下了车,跑到垃圾桶前,本想拿回那对耳钉,但垃圾桶里已经干干净净了,看到这空空的垃圾桶,萧玖瘫软的一下子坐在地上。

这就是天意吧?要她彻彻底底的忘了那个男人,天意难违,真是天意难违……

萧玖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她知道她这个样子很狼狈,特别的狼狈,也幸好连伊已经抱着小雨滴睡了,她忙进了浴室,把水龙头开到最大。

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水还是泪,又突然胃一阵好疼,从来没有胃疼过,果然,心情和情绪对身体是可以有很大影响的,她是真的受刺激了?他的那些话真的对她刺激那么大吗?

好疼,胃好疼。

她踉跄的从浴室走出来,许是地上滑许是疼的紧,摔倒在地上很大的声响,惊醒了连伊和小雨滴,连伊慌忙的打开了床头灯,看到她倒在地上吓了一跳。

“小九,你这是怎么了?”连伊连忙下床将她扶起来,看到她满头大汗,眉头紧缩疼痛的样子真是吓死了,“你说话啊,怎么了这是?”

“妈咪,你怎么了?”小雨滴也慌张的跑了过去。

萧玖紧紧地按着自己的胃部,摇了摇头:“没事,就是突然胃疼。”

“怎么好好的突然胃疼呢?”连伊看到她疼成这样实在是害怕,忙道,“我们现在去找医生。”

“我就是医生找什么医生。”萧玖被扶着坐到了床上,说道,“就是这两天可能太累,吃饭不规律的关系,没事,别担心。”

“突然疼成这样能不担心吗?你以前从来不胃疼啊。”

“妈咪,你怎么了?哪里疼?”小雨滴看到萧玖这个样子也是心疼害怕的一直哭。

“小雨滴不哭,只是一点小胃疼,没什么,别怕。”萧玖摸着她的小脑袋让她安心。

“那你说需要什么药我去给你拿药,这附近有家大药店营业到很晚,现在应该还开着门。”

“不用了,连伊。”

“生病了不能硬抗啊,你是医生你该比我懂啊,赶紧说什么药管用。”

连伊很坚持,萧玖也真是疼的紧,就跟她说了几种药,连伊就匆匆的跑出去了。

连伊出去了之后小雨滴就一直很紧张的在一旁问,然后小手探入了她的衣服里,萧玖感觉一下子胃部就温暖起来。

看着小雨滴,看着她和陆亦臣的孩子,心疼的更紧,她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一再的抱歉:“对不起,小雨滴,都是妈妈不好,没有能力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没有能力给你一个好的住处。”

是,是她太窝囊,才让顾穆兰那么欺负,才在她的权势面前那么的无力。

“妈咪,你不要这么说,妈咪很好,我的妈咪最好。”

小雨滴的小手臂也努力的抱着她,小手也不断的给她擦泪:“妈咪你别哭,你哭小雨滴也想哭。”

萧玖忙给小雨滴擦了擦泪,也给自己擦了擦泪,努力的笑着:“妈咪不哭,小雨滴也不哭。”

“嗯。”

“小雨滴,妈咪想走了,我们离开这座城市好不好?”

萧玖此刻明白了,认命了,是,认命了。

六年前她距离幸福一步之遥,后来一下子跌入地狱,如今她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又这样了,其实陆亦臣说得对,她不该再出现在他面前了,他都已经结婚了,她只是他不耻于向任何人提起的前女友,她来打扰他的生活做什么?

她就该滚得远远地,她不该再闯进他的生活,光明医院是他弟弟的医院,难免以后再遇到,所以要彻底的离开这个地方,世界这么大,总不会再遇到了吧?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juhu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