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爱婿临门 佚名
首页 > 资讯

【13】王法?

发布时间:2020-10-18 06:39:38

“你谁啊?”终于等到,黑子特别注意到了霍飞弦,回过头上下打量着。这小子长得挺人模人样的,黑子平常最非常讨厌比自己帅的男人了。霍飞弦哼了一声没说话的,黑子狠狠地冲了霍飞弦的脚边啐了一口霍飞弦哼了一声没说话,黑子狠狠地冲霍飞弦的脚边啐了一口:“你给我老实点儿,要不然让你一会儿爬着出门。”。

>>>《飞龙在天》章节目录<<<

《【13】王法?》精选

“你谁啊?”终于等到,黑子特别注意到了霍飞弦,回过头上下打量着。这小子长得挺人模人样的,黑子平常最非常讨厌比自己帅的男人了。霍飞弦哼了一声没说话的,黑子狠狠地冲了霍飞弦的脚边啐了一口霍飞弦哼了一声没说话,黑子狠狠地冲霍飞弦的脚边啐了一口:“你给我老实点儿,要不然让你一会儿爬着出门。”。...

飞龙在天

推荐指数:10分

《飞龙在天》在线阅读

“你谁啊?”

终于,黑子注意到了霍飞弦,回头打量着。这小子长得挺人模狗样的,黑子平时最讨厌比自己帅的男人了。

霍飞弦哼了一声没说话,黑子狠狠地冲霍飞弦的脚边啐了一口:“你给我老实点儿,要不然让你一会儿爬着出门。”

他们今天是来找楚军签拆迁同意书的,拆迁队下午就进村了,楚军还没有签字,上面的开发商已经很不高兴了。

听到了黑子的叫喊声,楚军推门跑出来,身后跟着楚梦歌,楚梦歌一眼就看见了霍飞弦,霍飞弦对她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让她别出声。

楚军也扫了一眼霍飞弦,他长得实在气质不凡,让人很难不注意他,更重要的是,楚军觉得他很眼熟。

“楚老狗,把拆迁同意书签了,这个村子就你一户没签了,钉子户,很光荣?”

楚军气愤道:“你们两个地痞无赖,为了点儿钱,要把整个村子的父老乡亲逼上绝路啊?这个村子里,谁不是被你们俩拿刀架在脖子上逼着签字的?!我这么大的房子,四合院,只赔偿二十万?这最起码应该赔偿2000万都不止,我做过工程,这些钱都进了你们这些王八蛋的腰包里!”

黑子听完楚军的控诉,并不慌张,只是冷声一笑。

“那又怎么样?你跟我鬼扯这些有什么用,我就问你,签不签?”

“我就不签,你有种,让挖掘机直接把我的房子挖了,你敢么?!”

楚军好歹也是大家族的后人,现在被这样的地痞无赖欺负,心里又是煎熬又是愤恨。

“你不签是吧,好啊。那你小心点儿,你这如花似玉的女儿,平时可别出这门。”

“你什么意思?”楚军咬着牙关问。

楚梦歌害怕地躲在楚军的身后。

“我每次看见她,都他妈的想干她。和我有同样想法的男人肯定不少,你小心点儿,别让人给强干了。”

黑子明目张胆的威胁,气得楚军的脸色通红。

楚梦歌抓着楚军的手臂,神情慌张,向霍飞弦投去求助的目光。

但霍飞弦没动,他要看看黑子还能怎么作死。

修罗没有什么兴趣教训别人,他如果一出手,黑子必须得死,他现在只是在给黑子机会——给他机会去积累一些必死无疑的理由。

老二的手里拎着一个大桶,味道很臭,他们的话说完,老二忽然拿起那个桶,朝着楚军当头泼了下去。

“你拿什么东西泼我,王八蛋,这是大粪!”

楚军的头发和脸上都是颜色不明的东西,让人看着就很恶心,他用身体挡住了楚梦歌,所以楚梦歌了没被沾到。

楚梦歌气得发抖,纤纤玉指指着二人:“你们疯了,还有王法么?!”

“王法。”黑子奸笑道,“等你躺在我身子底下叫的时候,我跟你再研究研究什么叫王法。楚军,你要是不签,我这儿大粪管够。我们下午再来。”

黑子一转身,正好和霍飞弦冰冷的眼神对上。

“你他妈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的眼珠子给挖了。”

本来楚梦歌指望霍飞弦会替她教训一下黑子,没想到霍飞弦让了两步,让黑子离开了。

“切,傻子。”

楚梦歌气得直掉眼泪,对楚军说:“爸,先去洗洗吧。”

楚军沾着一身的脏东西,味道完全不能闻,只好先回屋子里去换衣服清洗了,大院里也有大粪,楚梦歌这个大小姐只能亲自打扫。

关破军走进来问:“她怎么不理你啊?好歹你也算是她半个救命恩人啊。”

霍飞弦摇了摇头,女人的心思很难猜,连修罗都猜不透。

“修罗,我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为什么要放那两个人走?”

霍飞弦笑道:“杀鸡给猴看,猴子下午才到场,我需要这两只鸡。”

关破军明白了,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就听见霍飞弦说:“下午我亲自动手。”

“为什么?”关破军慌忙问,“您担心我办不好?”

“你有慈悲之心,下不了杀手。我没有。”

两人交谈的时候,楚梦歌和其他人已经把院子里打扫好了,楚军也换了一套衣服出来,见霍飞弦还在院子里,急忙上来。

“这位小哥,刚才我看你眼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们是来找什么人的?”

关破军道:“就是来找楚老板你的。”

楚军上下打量着霍飞弦,越看越觉得像是年轻时的霍起,可是霍起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他唯一的儿子霍飞弦也早就死了。

楚军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哪儿还是什么老板啊,你们刚才也看见了,魑魅魍魉都能骑到我的脖子上来。”

见到爸这样,楚梦歌的眼眶也红了:“爸,我们斗不过他们的,要不然我们走吧……”

楚军摇了摇头:“这儿是我们楚家的老宅,我们如果也签了,整个村子就真的要被强拆了。我们不签,村子里的父老乡亲就算签了也能多坚持几天。这不止是为了钱。”

道理楚梦歌都懂,可是楚家已经没落了,怎么和这些地皮无赖斗?

楚军一咬牙说:“大不了我们和他们鱼死网破,我楚军可以死,但是不能输。”

“楚叔叔,你也不用死。”就在这个时候,霍飞弦忽然说,“下午的事交给我来解决。”

楚军认真地看着霍飞弦,确定他不是开玩笑的:“你来?小伙子,这些地皮的背后是姜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而且你别看他们只有两个人,其实这些无赖有不少同伙,下午他们会一起来。”

霍飞弦淡然道:“没事,一起上更好,给我节省点时间,我实在不想一个一个收拾,麻烦得很。”

楚军愣了一下,这小子是不是在说大话呢?

只有楚梦歌知道,霍飞弦没有在吹牛,她亲眼见过霍飞弦出手,那是死神一样可怕的瞬间!

如果霍飞弦帮他们,那些地痞无赖肯定不敢强拆,楚梦歌心中有了安全感,忍不住想,如果这个人是霍飞弦多好,他和霍飞弦长得真像,只可惜,霍飞弦早就已经死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ilongzait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