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首页 > 资讯

【12】她是我的未婚妻

发布时间:2020-10-18 06:39:37

宁城曾一度的霸主——姜家,前段时间十分低调。姜海涛了醒回来了,但精神奔溃了,占时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林同和十近卫被医院救治姜家的私家医院中,林同的胳膊了接不上来了,姜海涛已经醒过来了,但精神崩溃了,暂时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

>>>《飞龙在天》章节目录<<<

《【12】她是我的未婚妻》精选

宁城曾一度的霸主——姜家,前段时间十分低调。姜海涛了醒回来了,但精神奔溃了,占时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林同和十近卫被医院救治姜家的私家医院中,林同的胳膊了接不上来了,姜海涛已经醒过来了,但精神崩溃了,暂时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

飞龙在天

推荐指数:10分

《飞龙在天》在线阅读

宁城一度的霸主——姜家,最近非常低调。

姜海涛已经醒过来了,但精神崩溃了,暂时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

林同和十近卫被送往姜家的私家医院中,林同的胳膊已经接不上去了,有五个人的胳膊是刀砍断的,能接上去,可以后也不可能再像曾经那么自由了。

一夜之间,姜家就失去了几乎全部的力量!

而这一切,都来自于那个叫修罗的青年!

姜臣不禁牙关打颤,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霍飞弦闭眼打坐,听完了关破军的汇报,忍不住微笑。

这是意外之喜,或许直接屠杀姜家灭门,远不如现在这样,看着这个家族一步一步覆灭来的更残忍。

就好像把一个人的武器和盔甲都剥了,扔进一群野兽之中。

“小姐还是没有消息,当年拿着您父亲遗嘱的律师害怕被姜家报复,躲起来了。听人说,只有等确定小姐被找到了,他才会重新出现。”

霍飞弦皱起眉头:“那不是本末倒置么。找到了飞羽,我还要找这个律师干嘛。”

“他是为了防别人,那些人找小姐是为了拿到遗产,当然,这些钱对你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以霍飞弦的财力,把宁城的五大家族买下来也绰绰有余。

霍飞弦重新闭上了眼睛,关破军知道他要打坐了,就退到了一边,不再说话了。

这时霍飞弦忽然说:“楚叔叔会不会有消息?”

“不会吧,楚军要是知道小姐的消息早就把小姐接到身边养了。”

霍飞弦却严肃道:“不,十六年前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如果没一定把握,楚叔叔怎么会买下老宅等着还给霍家人?他一定是知道霍家人迟早会回来。”

关破军故意笑道:“修罗,你不止是想见楚军,也是想去看看那天在公墓遇见的那女孩吧。”

楚梦歌。

他是该去看看楚梦歌了,姜海涛被人打残,姜家人找不到他,一定会去找楚梦歌的麻烦。

“修罗,你和那女孩是什么关系?她好像认出了你。”

在公墓的时候,楚梦歌的确叫住了霍飞弦,不过她没敢认,在别人眼里,霍飞弦早就死了。

“是有点关系,不过现在也没有了。”

“我怎么觉得有点儿八卦的味道。”

霍飞弦笑道:“你连修罗的八卦都敢打听,胆子太大了。她是我的未婚妻。”

当年霍起和楚军是生死兄弟,两人义结金兰,就指腹为婚,约定楚梦歌如果生出来是男孩,就结为兄弟,如果是女孩,就亲上家亲,结为夫妻。

如今是现代社会了,包办婚姻早就绝迹,但是对五大家族来说还是一样,都是父母说了算。

楚梦歌现在长成了宁城第一美人,追她的人能排出一里地,可是楚梦歌一个都没看上,她还记得和飞弦哥哥的婚约,霍飞弦这个身份已经死了,楚梦歌却忘不了他。

关破军道:“修罗,你猜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干什么?”

“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应该去找楚军。既然关心楚梦歌,不如去看看。就算不为楚梦歌,为了楚军也应该回去看看。”

的确,楚军对霍家不薄,于情于理都应该过去看看。

这些年,霍飞弦流连战场,早就变得冰冷麻木,对人情世故很不了解,关破军一句话说到了他的软肋上。

“好,你准备两瓶好酒,我去看看楚叔叔。”

楚家破产之后,庞大的家族固定资产被变卖。

曾经荣耀一时的楚家,现在徒有虚名,是宁城最弱的一个家族。

楚军搬回到了郊区的老宅居住,这是一栋六室三厅老平房,占地面积很大,虽然年代久了,不过不破不脏,很像现在文艺青年喜欢搞出来的民宿,如果不是白枪上那个“拆字足够显眼的好。”

车停了下来,霍飞弦走下车,盯着那个拆字打量了好一会儿:“怎么会这样?”

“这房子快拆了,附近要拆迁。”

两人正搞搞不清楚,一个老人拄着拐杖,站在二人的身后说道。

霍飞弦回头看,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愁眉苦脸,说着说着就长叹了一口气。

关破军问:“老人家,拆迁不是好事么,为什么要叹气?”

“别的地方拆迁是好事儿,我们这儿不是,我们家只给20万补偿款,现在的20万,上哪儿是买房子啊。”

霍飞弦皱眉问:“怎么回事?”

“开发商心黑,不按照正常价格补偿。我们是平头百姓,去哪里理论?”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两个看着像地痞无赖的青年,远远地走了过来。

“老李头,又在瞎说什么呢?你家什么时候搬?下午挖掘机就开进来了,你要是不搬,屋子里的东西被埋了可不怪我。”

老李头啊了一声,着急道:“我孙女刚刚生产,孩子还那么小,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我宽限你妈,差遣合同都签了,二十万都给你了,怎么,收了钱你想不认啊?”

“那是你逼我们签的!不签你不让我孙女去医院,我孙女那时候都快生了,怎么能不签啊?俩小哥,做做好事,我们还没找到住的地方,那二十万根本不够买新的房子啊。”

老李头拽着其中一人的手,苦苦求饶道。

“我去你的。”那人直接一扬手,把老李头掀翻了,“我管你住哪儿,今天下午就得给我搬走,否则我连你一家都给埋了!听见没有?!走,老二,我们去找楚军这傻子聊聊,合同还不签,是想找死。”

二人进了院子,霍飞弦也跟着进了院子,这两人不是没注意到霍飞弦和关破军,而是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黑子和老二是这个村子的霸王,平时就是横着走的,根本不觉得有谁敢拿他们怎么样。

关破军把老人扶了起来,老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关破军安慰道:“老人家,没事儿,不用搬。”

“不搬他们真的会动手。”

霍飞弦冷笑着说:“死了就不会动手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ilongzait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