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首页 > 资讯

【7】血海仇

发布时间:2020-10-18 06:39:35

关贪狼笑了一下:“你想结交到?”姜臣道:“而已有点儿很好奇,的话您能引见……”关贪狼哈哈哈哈大笑,接着表情变的面目狰狞:“别很好奇,你明白他身份的那一天,会死,满门皆死。”这话这话一把剑一样扎在姜臣的心里,以姜家的能量,连知道他的身份都不行了?。

>>>《飞龙在天》章节目录<<<

《【7】血海仇》精选

关贪狼笑了一下:“你想结交到?”姜臣道:“而已有点儿很好奇,的话您能引见……”关贪狼哈哈哈哈大笑,接着表情变的面目狰狞:“别很好奇,你明白他身份的那一天,会死,满门皆死。”这话这话一把剑一样扎在姜臣的心里,以姜家的能量,连知道他的身份都不行了?。...

飞龙在天

推荐指数:10分

《飞龙在天》在线阅读

关破军笑了一下:“你想结交?”

姜臣道:“只是有点好奇,如果您能引荐……”

关破军哈哈大笑,然后表情变得狰狞:“别好奇,你知道他身份的那一天,会死,满门皆死。”

这话一把剑一样扎在姜臣的心里,以姜家的能量,连知道他的身份都不行了?

但关破军是真的没骗姜臣,当姜臣知道霍飞弦真实身份的那天,必死无疑!

“我已经拜访过了,太无聊了,告辞了。”

喝下一杯香槟,关破军转身就走,留下了一帮人傻眼地站在那里。

关破军前脚刚走,后脚,姜臣就把一个杯子猛地砸碎。

今天这场闹剧,被毁的可不止是一场聚会,而是姜家的尊严!

所有人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姜臣在宁城是个真实的恶魔,没人能承受得住他的怒火!

姜臣咬着牙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想杀我?我姜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不管你是谁,休想动我姜家人一根毫毛,在这之前,不管是你谁,是天王老子,我都他妈的会把你给废了!”

“老爷,不好了!”

姜家的家臣声色慌张地跑了进来,因为太着急了,还被门槛绊了一下,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什么不好了?!”姜臣正怒火中烧,听到属下这么不会说话,直接一脚踢在了那人的心口。

“是,是大少爷,他让人打伤了,腿粉碎性骨折,眼睛也吓了。”

“什么?!”姜臣脑子里一嗡,气血往头上翻,差点儿当场晕过去。

这是巧合么?关破军刚刚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姜海涛就被人暗算了!

如果真是那叫修罗的小子干的,这小子是完全没把姜家放在眼里,甚至也不担心姜家的报复啊!

他到底是谁?姜臣眼前一阵阵发黑,难道,他真是给姜家带了死亡的恶魔?

关破军钻进车里,霍飞弦睁开了眼睛。

“磨蹭了这么久。”

“修罗降罚。”

“我罚你什么,明明认识姜家人,却从来没和我说过。”霍飞弦轻描淡写地说,“你胆子很大。”

这看似平静的口气,却让关破军直接打了个冷战,紧张的看着霍飞弦,压根不像刚才在酒店里霸气侧漏的关家大少。

他的生死,只在修罗的转念之间!

过了几分钟,霍飞弦才微笑着说:“别那么紧张,我也不是不讲人情的人。”

这时候,关破军才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人情两个字从霍飞弦的嘴里吐出来,那么的冰冷。

死在修罗刀下的野鬼,不会有任何一个认为霍飞弦讲人情的。

他是战场上最冷酷战神,无情的人命收割机,但凡他去过的战场,如同死神拿着镰刀横扫了整片战地。

姜臣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角色盯上了,在灭顶之灾到来之前,姜臣还能享受一阵自以为王的幻觉,至少不会煎熬到死。

“姜臣最可能把妹妹藏在哪里?”霍飞弦低声问。

“姜臣很狡猾,他的住处不少,外面还养了很多女人。今晚我从父亲那里拿到的情报,宁城很多家族都对二小姐虎视眈眈,因为令尊当年留下的上百亿存在瑞士银行的遗产。姜臣一定会把人藏在一个这些家族都找不到的地方。”

霍飞弦道:“但他总要妹妹出来公开继承遗产,所以,找到那个遗嘱律师。”

“是。”

霍飞弦闭上眼睛,车子疾驰在马路上,忽然,他道:“你下来处理一下吧,撞死了车也废了。”

他的话说完了,关破军才看见,前面马路上挡着十几个人。

开车的关破军一直没看见,而坐在后面闭目养神的霍飞弦竟然提前感知了。

霍飞弦觑了一眼,原来是姜臣的人。

“等等。”霍飞弦道,“留活口,各断一臂。”

关破军本来是赤手空拳下车的,听到霍飞弦这么说,从抽屉拿出了指虎。

“关破军,今天是生死局,和你无关,叫你车上的人下来。”林同毫无表情地说。

霍飞弦在车里打量着林同身后的十人,都用黑色的面罩蒙脸,面罩上有精致的刺绣绣着姜家的家辉——一只蝎子。

这十个人,后背都背着约一米长的剑鞘,打扮都是黑色的紧身夜行衣,在现代人的眼里看来,很出戏,像是电视剧一样。

可是霍飞弦很清楚,这是真正世家大族的象征。

这十个人,乃是姜家的十近卫,是家族中功夫最好的十个人!

说白了,这就是姜家的全部家底了!

霍飞弦摇下车窗,冷笑道:“姜家十近卫,破军,你很有面子。”

关破军道:“这面子是给修罗您的,我和您比只是草芥。”

他并非是托霍飞弦的马屁,或者是吹捧,他很这么说,完全是出于对霍飞弦的崇拜。

十近卫中有人忍不住地哼了一声,林同冷声说:“马屁拍完了么?”

霍飞弦完全无视林同,而是冷声说:“好,让我看看你最近有没有进步,现在配不配在我面前自称草芥。”

没错,霍飞弦根本没有跟破军客气。

因为他不需要!

听到这话的关破军,大受鼓舞,右拳往左手的掌心用力一怼,浑身爆发出逼得人无法呼吸的强大压力。

林同心里很惊讶,这杀气,好强大!

“拔剑。”

刷刷刷,十把剑齐声出鞘,雪白的剑刃返照出刺眼的寒光。

林同道:“关破军,我再给你最后的机会,让开!这儿是宁城,我们现在杀了你,你父亲也来不及带人来救你。”

关破军不为所动。

林同又说:“不管你们的身份多尊贵,今晚都走不出这里了,你别怪我。”

关破军冷声道:“叽叽歪歪的,说这么多,一起上,别浪费我时间。”

“好,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上!”

林同的脸色漆黑,也不跟关破军客气,直接低吼了一声,那十近卫立刻变成了十道黑暗中的残影,快如闪电一般,朝着关破军疾奔而来,如果不是他们手中的惨白长剑,根本没人看得清他们的位置!

霍飞弦靠在车窗上,冷眼看着前面发生的一切,摇了摇头。

“太慢了。”

是的,这快到晃眼的动作,在修罗的眼里,还是太慢了!

关破军往后撤了一步,让脚跟扎稳,双拳轻轻一对击,然后目放精光,等到剑网离他的脑袋只有不到五公分的时候,忽然,他的拳头变成了成千上百个幻影一样,雨点般精确地打中众人的腹部。

他的拳速,太快了!

快到仿佛不止有一个拳头!

关破军抓住一个人的肩膀,单手向后一扭,一声骨骼被深深扯开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断臂人的惨叫,他的胳膊竟然被关破军活生生地扯断了!

这可是一只人的胳膊啊!

那人惨叫着,伤口处的血喷泉一样涌出,他断臂的手指还在抽搐着,还没有习惯离开了身体成为一只废手。

血浇在关破军的身上,他半个身子都浴血通红。

这是人,还是鬼?

一瞬间,林同甚至以为这人是地狱爬出来恶鬼。

林同不知道,真正的地狱恶鬼,真坐在车里冷眼看着他们,关破军冲起来定算是修罗的马前卒。

关破军比他的确是善良多了。

若是修罗出手,十里不留活口!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ilongzaiti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