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至尊都市神医 寡嫂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斗破苍穹 秋风 苏媚赵春城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发彪

发布时间:2020-09-17 07:43:19

等三人回去了,锦绣想了想家里也没很新鲜蔬菜了,等村长回去还得款待一下,但是回去买些,村里人家有种的多的就往外卖平台的,锦绣就拉着小阳儿出买菜。却也没看见了小人儿眼底晦涩难懂的神色。在原主记忆里村里有一家姓梁的大叔大婶家卖水果除了油,人还挺好的的。锦绣便打

>>>《特工农女》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发彪》精选

等三人回去了,锦绣想了想家里也没很新鲜蔬菜了,等村长回去还得款待一下,但是回去买些,村里人家有种的多的就往外卖平台的,锦绣就拉着小阳儿出买菜。却也没看见了小人儿眼底晦涩难懂的神色。在原主记忆里村里有一家姓梁的大叔大婶家卖水果除了油,人还挺好的的。锦绣便打...

特工农女

推荐指数:10分

《特工农女》在线阅读

等三人出去了,锦绣想了想家里没有新鲜蔬菜了,等村长回来还得招待一下,还是出去买些,村里人家有种的多的就往外卖的,锦绣就拉着小阳儿出来买菜。却没有看见小人儿眼底晦涩的神色。在原主记忆里村里有一家姓梁的大叔大婶家卖菜还有油,人还挺好的。锦绣便打定主意去梁家,没想到走到快转弯的时候,迎面打来了一块石头,锦绣反应迅速的抱着小阳儿转身躲过石头,扭头看去,对面有一个小土包山坡,上面有五六个小孩子,此时看见锦绣看他们,还吐着舌头做鬼脸,嘴里骂道“丧门星,丧门星。李家来个丧门星,害死娘来,害死爹,闹的家里穷不停。”一边骂一边扔着石子,锦绣听着他们骂的这些就怒了,原主根本不常出门,一直都忙着照顾家里,还不怎么与人沟通,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锦绣看着那些半大的孩子嘴里骂着这样的话,就明白了,这肯定是大人说的被孩子听到了。听着这样的话锦绣心里就揪着疼,脑袋里就像火山爆发似的嗡嗡的,把小阳儿藏在拐角缝隙里嘱咐“别出来,等着姐姐给你报仇。”临了还不忘在小阳儿头顶上亲一下,就冲了出去,脚底下踩着诡异变幻的步法,那些孩子只觉得她是一眨眼就出现在眼前的。最大的孩子也不过十二三岁,锦绣想着他们是怎么说出这么恶毒的话的?看来我是忘了强者走在人上,让人敬畏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善良的人。怎么能来了几天就忘了人心险恶呢,呵,现实真是狠狠打脸哪。锦绣看着眼前这群不大的孩子就能毫不留情的去伤害那么小的人,那么丑陋的脸孔,不知道父母是怎样的人,被他们教的这么恶毒,这么想着手里毫不留情的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打了几个巴掌。最大的那两个男孩看锦绣居然敢打他们,顿时心里就被怒气充满了。根本就忘记了锦绣就像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时的恐惧。只觉得被一个小女孩打了,必须要教训她。两人顿时就奋起了,冲着锦绣就要踹她,锦绣怎么可能被两个孩子伤到。按照他们来时的想法,一人一脚踹在了小腹上直接就飞?出三米多落在地上。这一下顿时就害怕了,谁能把人踹那么远。锦绣没有再动手喝到“去把你们的爹娘叫来,他们两个就在这里等着,要是你们回来的慢了,他们少不了挨打!记住了?”几个七八岁孩子恐惧的点头,回身就像身后有狗追似的跑了。锦绣踩着那两个孩子的身上“你们是谁家孩子?谁教你们这么说的,老实说,也许我能放过你们,不然再让你们尝尝我腿脚的滋味。”两个大男孩恐惧的咽了咽口水“我是吴家老大的孩子。我娘说的,我娘说他是丧门星,刚出生就害死娘,害死爹,害得家破人亡。”听着这种恶毒言语,锦绣感觉脑袋的上的火越发的高,真恨不得杀死这种恶毒的妇人,只图自己一时嘴快,就这样中伤一个孩子。就在锦绣脚下越发使劲的时候听到一声脆声声的“姐!”锦绣感觉怒火一下子就熄了一半。低头看见小阳儿正扯着自己的衣袖,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锦绣心一下子就疼了。抱起小阳儿,亲亲他的小脸“阳儿不怕,姐姐保护你,等着姐姐帮你报仇,阳儿是一个好孩子,不需要在乎这种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屁话。你是我们家的大宝贝,等家里盖完房子姐姐送阳儿去读书,阳阳也做一个翩翩公子,到时候就懂得,这种小人无需在意。你的眼界根本不需要局限于这个小小的村庄。”小人儿点点头,眼底晦涩“姐,其实我不在乎他们说的这些,不过我觉得对不起爹和娘,娘生了我就死了,爹思念娘,也早早去了,为了给爹处理后事,咱们连个好的住处都没有,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来到这个世上的话。”.听着小小的人,心里有这么多痛楚“小阳儿说的不对,爹和娘期待你来到这个世上,我们都是爹和娘爱的结晶。如果让娘选择的话,娘一定会做同样的选择。爹和娘已经团聚了,他们期待着我们的幸福,他们一定在那座山上看着我们,我们现在过的幸福了,爹和娘就会放心了。小阳儿懂吗?我们的幸福就是爹和娘的幸福。”锦绣认真的盯着小人儿的眼睛郑重的道。小人儿郑重点头“姐我知道,我们家就我们三个了,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姐弟两个正说着就听喧闹的声音由远而近。锦绣抬了抬眼,是那些熊孩子的父母。“谁是吴家老大媳妇,滚出来。”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和一个农家汉子装扮的夫妇走了出来,那妇人张嘴便骂“你个丧门星,你们两个还敢来欺负我儿子,不要脸的臭婊……”嘴里话还没说完,锦绣就抱着小阳儿连续三个巴掌拍了下去,“只有你这种泼妇才能教出这样的孩子,我们李家过我们李家的日子,关你屁事,如果管不住你的嘴的话我不介意教你怎么说人话。”说完一脚直接踢在妇人小腹上,那个孩子一见就着急了,她再怎么不好也是自己媳妇,哪能这么就被人欺负了。伸着手就要拽锦绣的前襟,锦绣抱着小阳儿直接脚步连闪错开,直接一脚踢在汉子关节,直接跪了下去“管教不好妻儿,造谣生事,我们李家的事不知道关别人家什么事,就这么让你家泼妇如此以讹传讹,惹出什么事,也是自找的,真当我李家无人?我李锦绣今天把话放这,谁再让我听见关于我李家谣言,我让你们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踩着汉子的背,挂着邪恶肆意的笑容,可她就是俯视众人,北无殇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她,胸膛里一阵阵的跳动,那样的意气风发,那样的肆意张扬。是了,就是她了。男孩心里下了定论。这样的场合没有他的用武之地他还是失望的,没能挡在她的身前。可是看着这样的她,血液的喷涌告诉他,只有她,只能是她。所以,就那样默默的看着,支持着。而君逸和村长来的时候,看着的是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姐弟,听着锦绣的言语才知道发生的事,暗自懊恼,只知道忙完忙晚的读书了,居然有这样的谣言。定了定神,抚平了戾气,疾步而出“的确,你们可以挑战我李家的耐心。但是后果,不是你们能承担的起的。”少年并不宽阔的胸膛,直立在两姐弟身前,村民看着这样的兄妹三人,不由得心里暗自嘀咕,怎么瞧这三兄妹以后都不是简单人,瞧那二丫头一脚一巴掌,太吓唬人了。咋这么厉害呢。吴家自找的,那个臭老娘们成天东家长西家短的扯个没完。今天终于糟了报应。而那吴家老大两口子看见的只有李锦绣嗜血的眼神,在她的眼里看见的彷佛看见了森罗地狱,吓得颤抖,那妇人更是身下散发出一阵阵恶臭。“我李家以后任何对全村有义的行动都不包括这几家。你们可以挑战我的底线,后果希望你们承担的起。”君逸对着村长铿锵有力的说道。村民们不明所以,老村长默默叹息。锦绣没再管那些议论纷纷,拉着君逸,抱着小阳儿对着村长点了点头就踏上了回家的路。村民们望着这样的背影,只觉得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北无殇眼里只有那个倩影。唇角微微勾起。太阳照在兄妹三人的身上仿佛为他们镀了一层光辉……求推荐,求长评,求收藏…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tegongnongnv')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