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狐女诱人 至尊都市神医 寡嫂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斗破苍穹 秋风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祸焉福所依

发布时间:2020-09-16 18:12:16

是生命之本源,无精之人是个死人,简言之精尽而死说的是这样的。在生命本源的旁边放着随时随刻要人命的毒药,这就之意着随时随刻都有精尽而死的危险。  白猿是把毒逼到了下丹田中,没办法,不能够动不能够说的白猿毒逼不回去,只得逼到了丹田内。最最起码用真气还能药材已经没有了,白猿体内的剧毒,早已被逼到了丹田之中了,这是练武者的忌讳。丹田是练武之人的根本,人的精气神全部汇集在丹田中,是人最精粹的能量。尤其是下丹田,是藏精之地,精是生命之本源,无精之人就是个死人,所谓精尽而亡说的就是这样的。在生命本源的旁边放着随时要人命的毒药,这就意味着随时都有精尽而亡的危险。。

>>>《默雨消痕》章节目录<<<

《第八章 祸焉福所依》精选

是生命之本源,无精之人是个死人,简言之精尽而死说的是这样的。在生命本源的旁边放着随时随刻要人命的毒药,这就之意着随时随刻都有精尽而死的危险。  白猿是把毒逼到了下丹田中,没办法,不能够动不能够说的白猿毒逼不回去,只得逼到了丹田内。最最起码用真气还能药材已经没有了,白猿体内的剧毒,早已被逼到了丹田之中了,这是练武者的忌讳。丹田是练武之人的根本,人的精气神全部汇集在丹田中,是人最精粹的能量。尤其是下丹田,是藏精之地,精是生命之本源,无精之人就是个死人,所谓精尽而亡说的就是这样的。在生命本源的旁边放着随时要人命的毒药,这就意味着随时都有精尽而亡的危险。。...

默雨消痕

推荐指数:10分

《默雨消痕》在线阅读

  白猿入定不知多长时间了,也不知被逍遥侯折腾了多少次了。就算白猿能坚持,逍遥侯却坚持不下去了,辛辛苦苦的将近一个月了。铁打身子也撑不下去了,何况是一个脑子不大灵光的猴子,本来就瘦的逍遥侯现在成了骷髅。胖胖的月牙成了竹竿月牙。

  药材已经没有了,白猿体内的剧毒,早已被逼到了丹田之中了,这是练武者的忌讳。丹田是练武之人的根本,人的精气神全部汇集在丹田中,是人最精粹的能量。尤其是下丹田,是藏精之地,精是生命之本源,无精之人就是个死人,所谓精尽而亡说的就是这样的。在生命本源的旁边放着随时要人命的毒药,这就意味着随时都有精尽而亡的危险。

  白猿就是把毒逼到了下丹田中,没办法,不能动不能说的白猿毒逼不出去,只好逼到了丹田内。最起码用真气还能压住,虽然危险,命算是保住了。有命才会有一切。

  感觉到身体不再吸收药效。白猿便睁开了眼,看到了皮包骨的逍遥侯、月牙呼呼大睡。白猿无奈的叹了口气,动物比人简单,只想救自己命的逍遥侯、月牙已经尽力了,虽然法不对,但对于一只猴子和一只黑熊来说已经做的非常完美了。这不自己的命不是保住了吗?如不是他们拼命自己早就毒死了。只要活着体内的毒以后会有办法的。

  南岭的冬天不是很冷,一身简单的兽衣便把冬天度过了。当天转暖时白猿便又走出了深山,体内的毒虽然没解,经过一冬的调养,已经把毒控制了下来。调理身体时,白猿惊奇的发现当体内真气游走全身时真气畅通无阻,顺畅无比。意识所指,真气瞬时而至体内循环之快叹为观止,隐隐身体百穴有了一股吸力,尤其是当真气循环时,一丝丝清爽感觉从全身穴道有外到里游走到筋脉内,再有筋脉聚集到丹田中,经大周天运行后一部分进入血脉从毛孔中排出,一部分变成了真气参加了循环,不断的滋补白猿的精气神。

  逍遥侯的救治之法虽不对路,误打误撞下倒也送给了白猿一场造化。一个月的银针刺穴,一个月的药物精华不断的通过穴道进入身体,身体经脉不断的破坏重组,生生的把本来细小的经脉扩宽了好几倍,本来独立的各个经脉连到了一起,这就是所谓的破而后立。经脉的拓宽和联系使得真气运转比平常人快了很多,在真气运转时还产生了吸力。本来浑身的伤痕在这次造化中尽然全部消失了,露出了健康的麦黄色。

  平常人的修炼不过是通过口、鼻,以口进食,经胃肠吸收五谷鱼肉之精华,温养自身;以鼻呼吸,经肺吸收空气之精华,温养自身。故修炼之人吃饭注重养生,在一呼一吸间修身养性。而只用口鼻又怎能比上全身穴道皆开的白猿呢?

  全身穴道皆开的白猿,在源源不断的天地能量的供应下,真气已经无比浑厚。没有能量供应的剧毒已经被白猿炼化成了一点,只有原来十分之一大小一团纯黑的剧毒,却再也不能炼化了。就这一小团的剧毒却比原来猛烈了不知多少倍?变狠了的剧毒却失去了同化、激发的能力,只能安静的躺在丹田中被真气团团包住。

  全身一千多穴位,不停的向体内输送天地灵气,应该是说被吸进体内。白猿唯恐把自己涨死,只能不断的炼化压缩,浩瀚的丹田内真气已经液化成了液体,里面飘着一团纯黑珠子。如此浩瀚的内力,白猿却发现自己揍人的能力只增长了一点。感觉明显的是身体更强健了,精力更加充沛了,脑子更加灵活了。

  望着天下无双的丹田,却有一种拥有宝山而不得其门的郁闷。既然不能随意的使用内力那就一点一点的用吧,就想一个穷光蛋突然有了千万财产,却不知怎么花,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分一分的花。

  不会大量使用真气的白猿并没在这方面纠结,毕竟自己还是强了一点,精气神都比以前强了太多,人不能贪得无厌。知足常乐是白猿的座右铭。

  而走出深山,是因为自己毕竟是人不是野兽,应该回到人群中去。顺便打探一下自己的灭村惨案,而自己又莫名其妙的被人追杀的原因。再就是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华采月是个多好的女孩子呀,怎么就成了仇人了?一想起华采月,白猿就有点想不明白,怎么一想起华采月就没玩没了了,以前想不明白的就不想了,怎么现在就想起来没完了。

  白猿摇摇头,头上起了个大包,对面的大树差点被白猿的头给撞断了,叹了口气,白猿也不知怎么了,一想起华采月就走神,一走神,这不就撞到树了吗?

  大庾镇现在非常热闹,衡山派、雁荡山、庐山派、峨眉派、青城派等名门大派,武林世家,江湖游侠上千的武林豪杰齐聚大庾镇,就连路途遥远的武当、少林都派人来了。这么多的人当然不是来游玩的,来这里是为了五毒教。

  五毒教联合天音教,山苗三十六寨向中原武林开战了。武林人士纷纷遭到毒手,其手段毒辣惨不忍睹,下毒偷袭无所不用。激怒了众多的江湖英雄。居住在南疆的赋闲王爷安乐王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召集各大门派、各大世家、武艺高强的豪杰齐聚大庾镇,共商讨贼大计。

  来来往往的斗了一个多月了,连五毒教的家门口在那里都不知?还不断的损兵折将。此次发起人王将军打天下是把好手,可一牵扯到武林便抓了瞎。刚才又被五毒教的两个高手偷袭给烧了不少的帐篷。

  刚出山的白猿在大庾镇一露头,便被一群道士追杀。还没走出森林的白猿就遇见了好几十口的道士,道士只喊了一声“白发”十几口宝剑就照着白猿劈头盖脸的砍了下了。白猿本不是嗜杀之人,又不想日后被人天天追杀,只好掉头就跑,就凭这几个道士,就是再来几倍,白猿也不怕,虽然不怕但又不能打,又不能解释,只好跑了。白猿想跑能拦得住的还真不多。一眨眼白猿就不见了踪迹。

  跑远的白猿不想再惹麻烦,就找了一块黑布把头包了起来。没了白发,看那些牛鼻子还怎么找自己的麻烦。

  洋洋得意的白猿还没高兴多长时间,在一声“白眉”的叫喊声中又逃跑了。一群壮汉一片大刀一阵乱砍,砍完后发现人早就跑了。

  白猿只感到晦气,出门没看黄历,不过白猿也不会看黄历,白猿心想以后好好学一下黄历,省的以后出门就被人砍。

  鼓捣了半天把白眉毛染成了黑色,心想这回应该没事了。抬头却看见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一个光头,一个居然没有眉毛,两人好像受了伤。

  “唉!干什么的?”白猿张口就问。

  两人惊得一哆嗦,眼前这么近的一个人居然没发现这不死找死吗。当看到白猿时,两人便瘫倒了地上,看来受了很重的伤。白猿赶紧过去就想扶起两个人。两个人的手一触白猿的手便搜的一下后翻远离了白猿。两个嘴里念念有词,脸上堆满了笑容。

  一、二、三、四、五,当数到五时光头就笑不出来了。当白猿走了七步时无眉的人也笑不出来了。

  ‘“你怎么没事?”光头吃惊的问。

  “我怎么会有事?”白猿诧异地问。

  “五息阎王令、七步断肠散,怎么会毒不死你?”无眉想不明白,毒明明粘在了白猿的手上。

  白猿看看手笑道:“太弱了!”

  光头、无眉见毒药没用,便执刀挺剑攻了过来。光头的刀势大力猛,虎虎生风;无眉的剑轻灵飘逸,诡异莫测。缠斗了几十个回合,二人见战不胜白猿,便卖个破绽掉头就走。

  白猿糊里糊涂的被人追杀了三次,好不容易碰见了人少的,岂能让二人跑了,随后就追。两人眼见甩不开白猿,便回头再战。又斗了几十个回合,渐渐落了下风,只好转身在逃。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过,来来回回几十次。光头、无眉直接累瘫在地上。

  瘫在地上的二人犹自嘴硬:“要杀就杀,老子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干嘛如此戏耍我们?”

  白猿精神依然十足,笑道:“无冤无仇为什么给我下毒?’

  光头怒道:“无冤无仇干嘛攻我五毒教?”

  白猿脾气很好:“你什么时候见我攻你五毒教了?”

  无眉喘着气:“你不攻我五毒教,那你来这里干涉么?”

  白猿纳闷:“我来这里难道只能攻你五毒教了?”

  光头有点泄气:“不要饶舌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白猿道:“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无眉气急:“不就几个问题吗?不至于把我俩折腾成这样吧?”

  白猿笑道:“不把你们折腾成这样,你们能安静的让我问吗?”

  光头、无眉气得直翻白眼。

  “你们的名字?是什么人?干什么的?要去哪里?为什么毒我?”

  光头、无眉闭上眼不理白猿,拼命的喘着气。

  “你们不支声,我就没办法了吗?”白猿摸了摸光头,看了看无眉“你们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你们来自五毒教,能把毒用成这样的只有五毒教的人。你以为把头剃成光头,把眉毛刮干净我就不认识白发白眉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moyuxiaohe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