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眼睛能见鬼 雨微之爱,情之旭 神雕群芳谱 既然薄情,何复深情 季微微 狐女诱人 至尊都市神医
寡嫂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心痛

发布时间:2020-09-15 07:42:36

“啊!”当苏悦儿被毫不客套的丢在床上时,发硬的床板登时让她痛的惨叫出声,可两个嬷嬷完全不理睬她的痛楚,面无表情的将房门关上门,进而是一阵哗啦啦的铁链锁上声。苏悦儿垂下了眼皮。还需锁上吗?这一身的伤,你是大门再打开,我也跑不回去啊!她内心充

>>>《跨越千年万载的爱恋》章节目录<<<

《第七章心痛》精选

“啊!”当苏悦儿被毫不客套的丢在床上时,发硬的床板登时让她痛的惨叫出声,可两个嬷嬷完全不理睬她的痛楚,面无表情的将房门关上门,进而是一阵哗啦啦的铁链锁上声。苏悦儿垂下了眼皮。还需锁上吗?这一身的伤,你是大门再打开,我也跑不回去啊!她内心充...
“啊!”当苏悦儿被毫不客气的丢在床上时,发硬的床板立时让她痛的惨叫出声,可两个嬷嬷完全不理会她的痛楚,面无表情的将房门关上,继而就是一阵哗啦啦的铁链上锁声。苏悦儿垂下了眼皮。还需要上锁吗?这一身的伤,你就是大门打开,我也跑不出去啊!她内心充斥着无奈,但下一秒,她就顾不上疼痛的瘫软在了这死硬死硬地床上。背,一片沁凉,她不知道是自己流的血,还是流的冷汗浸湿了后背的衣裳,她只知道,这会儿,她腿肚子都有些抽抽。先前她是因为被刺破了脖子,觉得自己太过憋屈,才忽然怒火大盛的豁出去了求死,可真当她被拖着离开那里时,她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哪怕只是暂时的,她也还是觉得有丝余庆--因为,她还活着。好死不如赖活,这是老话,也是她冷静下来后,所能想到的句子。撑着一身发疼的烂肉,苏悦儿抬眼扫视这里,那和记忆重合的熟悉,让她知道这是她的家她的房间,但触目的一切却让她不禁鼻酸。陈旧而充满霉味的房间,墙坯龟裂是顶有残缺。屋内的家具不过一床,一桌,一个条凳外加一口箱子而已。桌上的茶壶是缺把儿的,杯子一个还是破了口的,至于她现在趴着的床,硬邦邦地不过铺着一层薄薄的陈旧棉絮而已。这,这是一个府中二姑娘该有的房间吗?就算她是庶出的,也不该这么可怜啊?这怕是府中随便拖个丫头出来,都住得比她好吧?就在苏悦儿顿感悲惨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花嬷嬷,你给行个方便,把门开开,让我看看她吧。” △≧miao△≧bi△≧ge△≧那声音一入耳,苏悦儿的心就有了一丝抽痛的感觉,而脑海里竟就出现了一张憔悴又怯懦的脸。“陈姨娘,您这点儿钱老身可不敢收!要知道,二姑娘闯出这么大的祸事来,只怕不好收场的,我劝您还是赶紧调头离开吧,生下这么一个废物,你已经在苏家难以立足了,再这么惦着她,小心夫人看见,正好有了理由把你给撵出去!”“我……可是……可是月儿到底是我的女儿啊,我,我平日不敢见她已是不对,如今都这样了,我总不能不管她啊……”门外女人的声音充满了焦急与痛苦的哽咽,屋内的苏悦儿则是心头泛着一抹痛。“陈姨娘,你这是做什么,你以为你跪下,我就会给你开门吗?老祖的令,我可不敢违背……”门外,花嬷嬷的声音充满着嘲色,苏悦儿的心头一动,忍不住的冲着屋外开了口:“娘,您还是走吧……”“嗯?”屋外,花嬷嬷一声惊异之音响起:“二姑娘,你该叫陈姨娘为姨娘的!”苏悦儿一愣,才反应过来这个时代的规矩,当下只能赶紧改口:“姨,姨娘,我知道您挂着我,但我没事,所以,您还是快走吧!”“月儿,月儿,是我不好,我平日不敢见你,出了事也不敢去救你,我没用,我没用啊……”隔着一扇门,陈氏的声音已是凄厉:“花嬷嬷,我就只有这些钱了,求求你,开开门吧,她一身的伤,不能不管啊,你就让我进去给她上上药吧,免得她落下一身的伤,那,那可会要了她的命啊!”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kuayueqiannianmozaideail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