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斗破苍穹 秋风 苏媚赵春城 错爱危情 最强桃花命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家奴云歌

发布时间:2020-09-14 18:13:01

名字,那就是我的父亲,我很不喜欢父亲叫我的名字,我不不喜欢别人叫我哑巴,我是能听见到的,虽然我不能够说话的,不明白什么东西堵上了我的嗓子,我曾去努力的学着嘶吼过,虽然也没办法,我的理想是成了一名武者,像这里的护庄高手一样很厉害就也可以了。那样就有好的一个阔气的小院,鲜草芬芳,绿树莹莹,一个小湖中荷花点点,有一位少年,他仰着头看着那天空,他停下手中的活,不由的想起“我有父亲,他是奴才是仆人,也是名马夫,听说这不是我亲生父亲,我不管这些,因为这里只有父亲对我好。我的名字叫云歌,这个名字好听,但是只有一人叫这个名字,那便是我的父亲,我很喜欢父亲叫我的名字,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哑巴,我是能听到到的,但是我不能说话,不知道什么东西堵住了我的嗓子,我曾经努力的学着吼叫过,但是没有办法,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武者,像这里的护庄高手一样厉害就可以了。那样就有好的俸禄可以拿,那样父亲就不用养马了,那样好日子就来喽。”。

>>>《回眸千年转》章节目录<<<

《第十章 家奴云歌》精选

名字,那就是我的父亲,我很不喜欢父亲叫我的名字,我不不喜欢别人叫我哑巴,我是能听见到的,虽然我不能够说话的,不明白什么东西堵上了我的嗓子,我曾去努力的学着嘶吼过,虽然也没办法,我的理想是成了一名武者,像这里的护庄高手一样很厉害就也可以了。那样就有好的一个阔气的小院,鲜草芬芳,绿树莹莹,一个小湖中荷花点点,有一位少年,他仰着头看着那天空,他停下手中的活,不由的想起“我有父亲,他是奴才是仆人,也是名马夫,听说这不是我亲生父亲,我不管这些,因为这里只有父亲对我好。我的名字叫云歌,这个名字好听,但是只有一人叫这个名字,那便是我的父亲,我很喜欢父亲叫我的名字,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哑巴,我是能听到到的,但是我不能说话,不知道什么东西堵住了我的嗓子,我曾经努力的学着吼叫过,但是没有办法,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武者,像这里的护庄高手一样厉害就可以了。那样就有好的俸禄可以拿,那样父亲就不用养马了,那样好日子就来喽。”。...

回眸千年转

推荐指数:10分

《回眸千年转》在线阅读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眼前,汨汨而过,温热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没有奢望,只要快乐,不要哀伤。

  一个阔气的小院,鲜草芬芳,绿树莹莹,一个小湖中荷花点点,有一位少年,他仰着头看着那天空,他停下手中的活,不由的想起“我有父亲,他是奴才是仆人,也是名马夫,听说这不是我亲生父亲,我不管这些,因为这里只有父亲对我好。我的名字叫云歌,这个名字好听,但是只有一人叫这个名字,那便是我的父亲,我很喜欢父亲叫我的名字,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哑巴,我是能听到到的,但是我不能说话,不知道什么东西堵住了我的嗓子,我曾经努力的学着吼叫过,但是没有办法,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武者,像这里的护庄高手一样厉害就可以了。那样就有好的俸禄可以拿,那样父亲就不用养马了,那样好日子就来喽。”

  “臭小子,又他妈的胡思乱想?看那副贱相,笑的口水都流出来啦,不给老娘干活........”云歌只是感觉一阵咆哮,震的耳根子疼,接着便是一个手掌肥肉滚动扑脸而来。

  “啪”重重一记巴掌,云歌被直接扇飞,云歌艰难的站起来,满身冷汗直冒,头脑便是有点晕乎乎的,知道这次又完蛋了。

  “贱种果然是贱种,办个事情也拖拖拉拉.......”说话的是位少女,这是独孤家的几位千金之一,名字叫独孤墨雨,体态略有肥胖,模样倒是好看,但是脾气火爆的厉害,更有传闻,远近闻名啊。曾经有几位奴婢被她打的死去活来,云歌很是乖巧的立起身子骨,不敢多言。看着这位千金盯着自己。

  云歌急忙解释,手指胡乱的指点半天。

  “哼,死哑巴,还敢指指点本姑娘。”独孤墨雨不知道是哪来的火气,一个箭步就在云歌面前,云歌一个哆嗦,接着云歌就被小鸡般的拎到院子中央,这时候所有仆人都停下手中的活,看着接下来悲惨一幕。

  接着就是“啪啪啪啪啪.......”只见云歌脑袋拨浪鼓一般,被巴掌扇来扇去,不一会儿两眼直冒精光,火星闪闪,随着脸上就是火辣辣的剧痛。

  “哼,你们看好了,这就是不好好办事的下场,打扫院落这小事都拖拖拉拉,你个贱骨头就该打。”独孤墨雨也打累了,便停下了手,恶狠狠的说道。

  “来人,来人,给我把他丢出去,碍本姑娘的眼了。”独孤墨雨话音子一落,便是有阿谀奉承的小奴,快步跑来,这时候云歌已经晕了脑袋,脑子晕的厉害,便是看见人影憧憧把自己围在中央,接着几个小奴又是对他一番拳打脚踢,不知觉云歌就没有了感觉,晕了过去。

  黄昏,天边一片红霞,很是美丽。

  这时候云歌感觉嘴角一阵热,有什么东西流进口中,脑袋便是慢慢的清晰,云歌才缓缓的睁开双眼,这时候发现自己衣衫已经换了,脸好疼啊,接着全身又麻又痛。

  是父亲喂自己水喝,“唉,云儿,不要打架,你怎么还不听话。”父亲满脸惆怅,眼角便是略带湿润,“独孤家的小姐咱得罪不起。”父亲话语不是很多,这时候便是转过了身子。脚步蹒跚离去。云歌感觉一阵阵心痛,心里想到,看来父亲又去管家那里了,想起那个三角眼管家,云歌自是感觉一阵心惧,那管家给人的感觉便是这样子的。

  旁边小屋传来干柴烧火的声音,这个时候云歌知道,父亲在为自己熬粥喝,自己最喜欢喝粥了。

  太阳收起他的最后一道光,夜顿时暗了下来,偌大的木落城里一片繁荣,叫和声不绝,只有那独孤家最不起眼的后院小角落,还在点着微微灯光,云歌在干什么?

  云歌在读书,这还是他父亲教他认知字的,而在这个小破屋,书籍也是有很多的,不大多还是手抄本,都是云歌一本本抄写的。

  “云儿啊,以后你就不要在独孤墨雨小姐那里办事了,我已经求管家说明了,过几天,咱们出城,去后山独孤马园,帮助父亲养马吧”

  云歌微微点头,知道父亲是为自己好,不愿让自己受欺负,这也是他心里所想的,他不想看见他们,独孤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想看见,这些年来自己就是在毒打谩骂中度过的,独孤马园,这个地方他想去,因为这个地方有他要的东西。

  “唉...”父亲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哑口闭目,看来云歌一眼重重叹息一声,便悄悄的盖上被子慢慢睡着。

  一去十三载,云歌就是当初的小孩子,这时候他已经十三岁了,穷苦的生活中,对于理想,懵懂刚刚开始,似乎是穷孩子的通病,他的想法却远远不止这一些。

  夜已过三更,窗户微微开着,这时候云歌对着月光,盘坐床榻,在书中他看到了希望,他想习武,而习武的第一个境界叫聚气,在体内要聚起一股气,沉于丹田中,一直到某个程度,气就会和身体协调,最后由气练体,达到暴气境界,这个过程是相当漫长的,必须坚持,不然就会半途而废。

  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似乎是希望,一股柔柔的东西在他体内,游走,他在慢慢的挑动,引入。

  速度越来的快,突然又有一股气流加入,速度很是快,气股游走于五脏六腑之间,最后成三股气流并排飞速的游走,冲击着筋脉血液,云歌很是奇怪,为什么自己控制的只有其中一股,他很明显的感觉到,另外两股气流很有规律的游走于五脏六腑间,不由他控制。

  天边鱼肚泛白,天快亮了,云歌满身大汗,全身酸痛便是好了许多,没有了红肿,身体有明显的变化。

  这是秘密不能让先父亲发现,稍稍梳洗一番,云歌继续看书。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huimouqiannianzhua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