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斗破苍穹 秋风 苏媚赵春城 错爱危情 最强桃花命
首页 > 资讯

《冷王御宠霸道王妃太流氓》第十章 “大姨妈”来了

发布时间:2020-09-14 16:41:49

花渔秧桑元小说名字叫作《冷王御宠蛮横王妃太流氓》,提供更多冷王御宠蛮横王妃太流氓小说书名,冷王御宠蛮横王妃太流氓。冷王御宠蛮横王妃太流氓小说花渔秧桑元节选:花渔秧一看见那陌生无比的魅惑眼神,身子条件…

>>>《冷王御宠霸道王妃太流氓》章节目录<<<

《《冷王御宠霸道王妃太流氓》第十章 “大姨妈”来了》精选

花渔秧桑元小说名字叫作《冷王御宠蛮横王妃太流氓》,提供更多冷王御宠蛮横王妃太流氓小说书名,冷王御宠蛮横王妃太流氓。冷王御宠蛮横王妃太流氓小说花渔秧桑元节选:花渔秧一看见那陌生无比的魅惑眼神,身子条件…...

花渔秧桑元小说名字叫做《冷王御宠霸道王妃太流氓》,这里提供花渔秧桑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冷王御宠霸道王妃太流氓小说精选:“不要……桑元,你娘子今天很累的,没有力气,作为夫君应该要体恤自己不是吗?快放我下来……我天天被你这样压榨,迟早会榨干的……”花渔秧一看到那熟悉无比的魅惑眼神,身子条件反射地排斥,这家伙又来了。别看人傻,在这方面一点也不傻。一到晚上,他总会龙精活虎地折磨她一个晚上。有时候早上起来也会腰酸背痛,苦不堪言,斗来斗去,最后她还得要任他吃干抹净,最后,她也失去了反抗的精力。她今天的确是挺累的,不想干了。花渔秧手舞足蹈,想摆脱淫*虫的…

“不要……桑元,你娘子今天很累的,没有力气,作为夫君应该要体恤自己不是吗?快放我下来……我天天被你这样压榨,迟早会榨干的……”

花渔秧一看到那熟悉无比的魅惑眼神,身子条件反射地排斥,这家伙又来了。

别看人傻,在这方面一点也不傻。

一到晚上,他总会龙精活虎地折磨她一个晚上。

有时候早上起来也会腰酸背痛,苦不堪言,斗来斗去,最后她还得要任他吃干抹净,最后,她也失去了反抗的精力。

她今天的确是挺累的,不想干了。

花渔秧手舞足蹈,想摆脱淫*虫的“控制”,毕竟身子比较瘦弱,力气比不上男子,这样被桑元抱着,就算是出尽吃奶的力气想挣扎不掉。

“桑元,快放我下来,我可要生气了哟!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咬你!哼!”最后她不得不故意板着脸来——假装生气了!

小樱嘴翘得老高,虽说算不上大美人,也是小美人一枚,此时她杏眼圆瞪,漆黑的眸子里面闪烁着几分愠气,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同时停止了挣扎。

身上那袭白色亵衣柔软带着几分轻薄,把她纤细的胴体显露无遗,虽然未发育完整,对于桑元来说,也是一种无形的诱惑,特别是来自她身上那份纯净和不加修饰的自然,他简直是百看不厌。

特别是她那道淡淡柳眉下,那双明亮眼睛总是闪烁着古灵精怪,而且她动作自然造作,看得他心神乱荡。

他知道,兴趣,只是在第一眸就产生了。

而她现在又咬又踢又叫的小模样,怒气冲冲的,显得她那张小脸更加生动无比。

这有趣的小模样更是激起桑元逗猫的兴致,她越是这样,他越有一种逗猫的冲动。

“娘子服侍夫君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些人求也求不来,独守空房,偏偏到了你这却那么不稀罕了。”桑元轻轻一笑,加重手中力道,俯下身子来,重重吻上她一直在那里劈哩啪啦叫个不停的小嘴巴。

“嗯……哼……你找死啊……混蛋……再吻吻看看……”

而桑元听着那聒嗓无限的叫骂,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兴奋。

继续垂下头来,冰凉薄唇转到她的两个雪白圆润的耳垂那里,把它含在嘴里面,而他的小娘子还在那里不断地咒骂着,桑元微微一蹙眉头,暖昧地咬了一口她那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樱唇。

“吼——你敢咬我!”花渔秧眨了眨眼睛,因为嘴巴传来一阵疼痛,令她有些烦躁,随之尖着嗓子大叫一声。

惹得一直在暗处守护着他们的安全的两个黑衣人侍卫一阵联想浮翩,心想,这小两口真够恩爱的。

晚晚如此粘腻,而且他们还发现这个小王爷似乎跟以前的小王爷不太一样,自从娶了花渔秧后,再也没有去过其他夫人那里了。

对这位长得不算太美的小夫人宠爱到极点。

“娘子,不要再拒绝了,别忘了你是本王爷的夫人,夫人服侍王爷是天经地义的,这是别的夫人想要也要不来的,而你居然要拒绝,我真桑心啊,本王宠幸你,那是你的荣幸啊。”他略带忧伤地说着,磁性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哽咽,眼睑微微耸拉,要知道有委屈就有多委屈,眼泪差点要从眼眶那里滚下来了。

在这方面他装得特别的象,而且特别能装。

此时了犹如一个想吃糖却没得吃的小孩子,腮边微微鼓起,眼神滟潋,微微荡着水波,带着几分惹人怜。

特别是他那白皙的皮肤细腻嫩滑,在烛光下忽暗忽明,依然能看得出来,天生的美男了一枚。

看一眼就想摸一把,啧啧,花渔秧又要犯花痴了。

而桑元这家伙似乎屡对她使用美男计!而且屡屡试用。

花渔秧额头上面出现了一排黑线!

那么大的一个男人了?还撒娇。

每一次他用这招,她就会乖乖就范的。

那语调听特委屈的,萌萌的表情,她看着就不忍心拒绝他了。

以美著名的苍灵族,特别是贵族,男子个个美若天仙,犹如不食人间烟火般,就算是传闻中傻小王爷也是如此,美得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呃?”她一阵语塞。

如果此男子放在现代,肯定是大红大紫的巨星了。

如果自己真的能穿越回去就发了,她肯定要把这个“傻王爷”带回去,好好利用一番,好好改造一番才行。

到时肯定会有大把大把的钞票任她花个不完了。

每一回一想到这里,她就感觉眼前飞满了钞票,她随手一抓都是一大把,而她在钞票堆里面兴奋地大叫……

可是,现实是现实,每一回冷酷的现实都会把她的美梦活生生浇醒。

她不靠自己双手劳动赚钱,她就得饿死!

她虽然被他的美男计迷惑了,犹存一抹理智,她晃了晃有些迷糊的小脑袋,冲着他不满嚷道:

“呃?是的,作为你的娘子服侍你是天经地义,你有那么多妻妾,你可以去找她们啊?而且她们一个个比我长得漂亮,照轮也没有那么快轮到我啊?你娘子快要累死了,白天又要为了王府的生计劳累奔波,晚上又要服侍你,我迟早会累死的!”

她的粉拳落一下一下的落在桑元结实宽阔的胸膛,不再奋力挣扎,这个傻王爷却无动于衷,嘴角不动色声噙着一抹坏笑,黑鹰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娘子啊,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吃一下青菜豆腐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而桑元的这一番话,差点把花渔秧给气炸了,她居然把她当成“青菜豆腐”,还说“偶尔”,天天晚上说“偶尔”,她彻底无语了。

傻子就是傻子!算了,跟这种傻子一般计较,只会有损自己的智商。

而她却没有发现桑元嘴角笑意更浓,一抹碧绿眸光闪烁在眸底,说不出的邪魅、妖冶。

眼神变幻莫测!

而花渔秧己经在心底己经骂了他一千次,一万次了……

傻子!笨蛋!无能!色鬼!等等……只要能用到的词语,她都会统统用上。

这个无能笨小王爷不但养不起他,而且,天天晚上,都被他压榨得快要没力气了。

而花渔秧越是挣扎,桑元越是不放过她,因为他觉此时的花渔秧比任何一个绝色女子都要美,古灵精怪,特别是那双骨碌碌的眼珠,时不时会想出令人大呼惊奇的怪招,令人惊喜连连。

比那些规规矩矩的千金小姐有趣多了。

,他俯下薄唇,轻轻地覆盖住她的娇唇,冰凉的触觉立即花渔秧身子一怔,心里郁闷得很,为啥每一次这骚毛接吻她的时候,她都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真奇怪?她刚刚来这个奇怪大陆,好不好?

而且她为啥会对这个又笨又傻的小王爷产生熟悉感觉呢?

只是这傻王爷吻技撩人,只是一会儿功夫,她己经被他吻得晕头晕向,情不自禁两手攀住他的脖子,忘情沉醉在其中。

而桑元嘴角缓缓一勾,眸光更加幽深,凉吻渐渐覆盖在她额头,鼻尖,腮边……

那种冰凉柔软的感觉,同时夹着淡淡的清香,她就好象进入另外一个世界,里面全是各色花朵,,花渔秧情不自禁往他怀里靠近几分,缓缓地闭上眼睛,因为她这一个无意的举动,让桑元大为振动。

似乎给他极大鼓舞一般。

桑元加快速度,把她抱到属于他们的破旧“新床”上,迫不及待把她放到那张破旧的木床上。

二人刚刚躺上去,那张破旧木床不堪重负,“嘎吱”一声响!这声音听起来挺顺耳的。

此时,因为刚才的激吻熏陶,二人眼神迷离,而桑元呼吸情不自禁变得粗重起来,双手正想向她的身子伸去,而花渔秧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花容失色,掩嘴娇呼了一声:“天啊,我差点忘了,我的……大姨妈来了……”

因为她的娇呼声,桑元一阵迷惑,她硬硬生地将动作停顿了下来。

他眸底暗流涌动,带着几分急迫,她不能自己了,偏偏这个时候,他那古灵精怪的娘子却大呼“大姨妈”来了。

而他却不知道她嘴里的“大姨妈”是什么东东?

因为这个年代的称月事为“来红”,而不是“大姨妈”?而且桑元本来就不明白。

“大姨妈来了,跟我们爱*爱有啥关系啊?”桑元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把体内的**硬生生地强压下去,他还算是有几分自制力,离“禽兽”只是一步之遥,耐心地询问。

“天啊,你都己经娶了十二房了,还不知道‘大姨妈’是啥啊?”花渔秧似看怪物盯着他,她也是今天才发觉的,隐隐发现下面有些疼痛,才知道是月事来了。

而在这里真不方便,没有卫生纸,只是用那些硬硬的布块,时不时要洗,弄得她极不舒服。

而且他刚才放她在床上的动作有些重,看起来有些急躁,弄得她极不舒服了,她才猛地惊醒过来,原来她才惊醒自己的“大姨妈”来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lengwangyuchongbadaowangf')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