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斗破苍穹 秋风 苏媚赵春城 错爱危情 最强桃花命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衣带渐宽

发布时间:2020-09-12 18:13:08

云作雨,变化莫测,飞舞出来,转展无穷,似要诛尽人间邪恶的力量,斩尽一切鬼精;实则顺手点拨,却有祥雾迷朦;轻轻地一挥,青涯上是石走云崩。  阿紫一行不敢太靠近了青涯,惟恐被那剑气所伤,即便这样,她们仍会觉得迎面而至而至的剑气压得她们艰于呼吸的节奏,毛发都有些生只见阿诺儿一剑飘来,如风动荷叶,光晕弥漫,掀起层层涟漪;阿惹儿玉手挥去,如芳树吐花,五彩缤纷,带动落英耀目。。

>>>《小洲记》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衣带渐宽》精选

云作雨,变化莫测,飞舞出来,转展无穷,似要诛尽人间邪恶的力量,斩尽一切鬼精;实则顺手点拨,却有祥雾迷朦;轻轻地一挥,青涯上是石走云崩。  阿紫一行不敢太靠近了青涯,惟恐被那剑气所伤,即便这样,她们仍会觉得迎面而至而至的剑气压得她们艰于呼吸的节奏,毛发都有些生只见阿诺儿一剑飘来,如风动荷叶,光晕弥漫,掀起层层涟漪;阿惹儿玉手挥去,如芳树吐花,五彩缤纷,带动落英耀目。。...

小洲记

推荐指数:10分

《小洲记》在线阅读

  两道娇美的身影,如穿花飞蝶,时而交错,时而乍分。

  只见阿诺儿一剑飘来,如风动荷叶,光晕弥漫,掀起层层涟漪;阿惹儿玉手挥去,如芳树吐花,五彩缤纷,带动落英耀目。

  玄天九剑,又岂止是九剑?

  每一剑式中都含有无上变化,剑乃百兵之君,儒雅中之利器,今日在阿诺儿舞来,却也有正直之风,和缓中不失锐锋,并兼具温柔之气,轻灵而通神,玄而入妙处,娇美身形飞来飞去,几难循其影踪。

  阿诺儿手中灵珊宝剑也是作云作雨,变化莫测,舞动起来,转展无穷,似要诛尽人间邪恶,斩尽一切鬼精;看似随手指点,却有祥雾迷蒙;轻轻一挥,青涯上也是石走云崩。

  阿紫一行不敢太靠近青涯,生恐被那剑气所伤,即使这样,她们仍觉得迎面而来的剑气压得她们艰于呼吸,毛发都有些生痛。

  “这……”小灰毛猿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若是当日大小姐有这般手段,怕是我早已是魂飞魄散,杳杳冥冥了。”

  “那是,我家主人想早日去寻找小公子,可是下了大功夫的!”阿紫面露傲色。

  “是啊,我家二小姐也一样心情,这些日子以来,我看着都有些心疼!”阿云不由叹了口气。

  “嘿嘿!”阿花咧嘴傻笑,“我家公子也不差!”

  小灰毛猿看着青涯上的身影,心中既惊又羡,希望自己能尽心护持族寨,这样有朝一日仙子或许会对自己照抚一二,自己也能早日登得大雅之堂。

  阿紫自言道,“若是主人将来去寻找小公子了,我们该如何办是好呢?看来我们也要勤加修行,这样或许有机会跟着去。”

  听到这话,阿花她们均是点头称是。

  不提她们心中如何想法,青涯上两道身影倏地分开,阿诺儿和阿惹儿收剑,立身站定。

  其实阿诺儿和阿惹儿已经看到了阿紫她们的到来,也察觉到了兽苑中的异样。阿诺儿对着她们一招手,示意她们一起过去,阿紫遂带着她们上了青涯。

  阿诺儿和阿惹儿仙子般妙容依旧,只是裙幅围宽,腰肢清减了若许。若非这相思甚浓,又怎会如此憔悴形容?

  阿紫在前,小灰毛猿在后,阿花和阿云在中。

  阿诺儿瞧了瞧她们,泠泠纤手微弹,遥遥一指,其淑貌皎洁,惠心清闲,美目扬玉,峨眉翠翰,道不出的窈窕容仪,说不尽的婉媚巧言;俯仰间亦是妙姿婀娜,丹唇轻启时似含九秋芳华,燕语莺声如仙韵然然。

  “阿紫,你领她们到此,所为何事?”

  阿惹儿立与阿诺儿并立,秋花星眸却迷望远方,樱唇微启却又似睡着一般,清瘦的娇影若雨后梨花般让人心颤,相思相忆难相忘,何期可解这相思愿?

  “主人,兽苑中有些异样,老猿想束手,我们不知该如何是好。”阿紫道。

  “哦”

  阿诺儿双眸微凝,一道气韵自她身上散出,直入山林,飘向兽苑,丝丝气息若混沌气成,又恰如阴阳两分,云朵中竟有仙韵投下,片刻,她蹙眉沉思,便心中了然。

  左手食指和中指用剑诀,右手扬剑在身前空中虚画,其娇身竟如生霓羽,玉足腾起祥云,剑尖处竟有神符生;口念神咒七遍,又一股气吹向剑端,那金光神符飘飘扬扬飞向兽苑上空。

  神符者,即龙章凤篆之文,灵迹符书之字是也。神,则不测为义;符,以符契为名。谓此灵迹,神用无方,利益众生,信若符契。

  神符笼罩兽苑,熠熠生辉,无风自转,化为两道太乙真气入山林。

  又轻颂口诀,一道神识自识海飘出,收回仙吟剑,两手变幻作法诀,凌空虚招,一清光灵图亦自两指尖渐渐成形。

  灵,妙也;图,度也。

  那灵图生有天地之奥妙,蕴无上之精华,辗转反复,变化万千,既而一冲而飞天,成一玄妙法阵,落向兽苑,顿时牵引得祖玛走前布置的护族大阵相呼应,护族大阵光晕大作,一气出,与那玄妙法阵相衔接,成为了一个整体,这才又恢复了平静。

  小灰毛猿双目圆睁,嘴巴大张,吃惊无比地看着阿诺儿神通大展,无毛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羡慕?嫉妒?庆幸?各种情绪,五味杂陈。

  “它们现在应再无恙,那六甲神符中蕴含神兽化形真经,真经已经传下,众兽可徐徐体悟,视天份强弱,终有一日可脱去兽身,化为人形,灵智也开启的更多一些。一旦化形成人,就能领悟更高更深层次的仙经。”阿诺儿道,“兽苑方向的护族大阵的薄弱之处,我已经弥补,自此后兽苑可直通竹苑,若日后得空,你们可领众兽去竹苑中兵场,我与惹儿会传与你们太乙神兽大阵,凡参与大阵演练者,将来可得到更多修炼的好处。”

  阿紫几个均是目露渴望神情,她们平日里去过竹苑,知道那兵场中杀机天发,隐隐中那里似有星斗浮现。若是能有幸在兵场中演练神兽兵道,这兽苑众兽将成为怎样可怕的一支力量?想想都让人心悸!

  修炼仙经,聆听妙音,演练兵道,那将来这些家伙还能再称为兽吗?不敢想,岂敢多想。

  “阿紫,你和阿花还有阿云负责组织众兽,到时候各领一支队伍,于兵场中演示三方敌队势力,互相作战,进而感悟神兽阵的玄妙。”阿诺儿对阿紫道,又别有神思地对阿花道,“阿花,你要更加勤于修炼,看你体格如此健壮威武,是神兽白虎一族的后裔吧,若是有朝一日能脱得兽形,可谓是仙机不凡。”

  阿花闻听,心中暗喜,它本是白虎一族,然万年以降,白虎一族几尽灭绝,余下族人不知身在何方?以前小翠在时,曾与它讲过青龙,朱雀,玄武各族曾与白虎族共尊为上古神兽,曾跟随大神于混沌初开时征伐四宇,后天下定,乾坤安,四海平,五湖闲,遂又跟随大神不知所踪。

  “是,大小姐,我今后定勤加修炼,再现我白虎族夕日辉煌,只望到时跟随大小姐去找小主人。嘿嘿!”阿花憨厚地傻笑道。

  “嗯,算你有心!”阿诺儿清瘦了许多的面容上浮现一丝笑容,又对小灰毛猿道,“小猴,祖玛走前曾留言,让你负责太乙神兽兵阵的操练,这是大阵的灵图,你先收着,得空时仔细研读,若有不明之处,可来询我,约一旬后我会前去兵场检阅,看你们进展!”

  说着,阿诺儿玉手一挥,一块晶莹似玉的碟牌飞入小灰毛猿的掌中。小灰毛猿谨慎地收好,因为兽身的缘故,它不能以神识收纳灵图。

  “请大不姐放心,我会竭尽心力带领众兽修炼,我会稍加指点它们,如有不明之处,我再向你请教。”小灰毛猿躬身道。

  “好了,你们退去吧,各司其职,兽苑暂时交给你们了,我和惹儿也要加紧修炼了!”

  阿诺儿对她们吩咐。

  ※※※

  阿惹儿看着阿诺儿处理一切事务,立在一旁没多言语。她只有在忙起来时,才会把那份深深的思念寄托于修炼之中,痛苦着并心中充满希望。现在她与以前相比起了很大的变化,不再如往日一样灵动活泼,而是沉默寡言了很多。

  阿诺儿诸事安排已妥,再回首却见阿惹如此形容,心中不由痛怜万分。

  “丫头,弟弟在日,你可不是这般模样,弟弟才走几日,你竟成这痴呆样,倘有一日见面,岂不疼杀他!”

  阿诺儿知晓,只有提到小玄弟弟时,才能把惹儿丫头从痴迷中唤醒。

  “是,阿姐,我会注意的!”阿惹儿幽幽道,听到阿姐提到小玄弟弟,她神色好了一些。

  饮食男女,欲之所存。不以物喜,有以己悲,古来而往,几人能够?况这男情女思,无上玄妙,玄之又玄,又谁能参悟?几许夜深,竹楼孤灯耀清影,无穷思念,只隔远水高天,山一重,又一重。

  “唉,长相思,摧心肝,相见时难别亦难!”阿诺儿不由叹道,“丫头,先回去吧,下午我们去小竹苑接天玄台看看那小玄阵。”

  “小玄阵?”阿诺儿眉目间神采飞扬,“阿姐,今日小玄弟弟那端可布置好了?”

  阿诺儿思虑片刻,“或许已经布置好了,只是我们还要经常在接天玄台中多多演示,才能在通过小玄阵时不会出什么差错,虽说祖玛早已安排妥当,但我们也要研磨一下,对我们也会有好处的。再说,照此下去,我那玄功突破第五重所需时日不会太多了吧,所以我想去小玄阵看看,熟悉一下,你觉得怎样?”

  “就依阿姐,我最近也只顾着修炼,倒把这事情搁一边了,下午我们一起看一下也好。”阿惹儿想着自己换裙的事,还有玄功还需要多久才能达到第五重,却也欣然愿意提前熟悉一下小玄阵。

  二人起身回竹楼,一路无语。

  若要说唯一能让她们略许开心的事,便是她们午饭间做出的各种花菜,这还是以前祖玛在时教与她们做的。分别是紫雀花炒蛋,玫瑰红梅糕,香煎槐花儿,山茶花粉摊饼,另外还学会了百合金针菇,青丝柳松菇等。

  今天中午,她们二人一起动手,做出了几样花菜。

  看着桌上摆着的花菜,阿惹儿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想着再见到小玄弟弟时就可以亲手做给他吃了。一想到小玄子那馋样儿,她心中乐了。

  阿诺儿也是一般心思,闻着桌上诱人的青香之气,不由得心情也是大好。

  她们想到了跟小玄子争着学做菜的情形,最终祖玛,阿诺儿和阿惹儿一致通过不许小玄子学,因为她们要亲自做给他吃。

  这样想着,心里真的是挺美的。

  思念,也不唯独苦,自有一番甘甜在!

  饭后,收拾完毕,稍歇,二人动身前往小竹苑。穿过竹苑大门,她们没有在剑室和洗经阁停留,因为这里最近经常来;远远地望了望丹塔,隔了很远也能闻到前几日炼丹遗留的丹香;还有西北角的术殿,看今日阿诺儿施展的符术灵阵,就知道她们在此道上不少浸淫;只有那处宏大的演兵场,她们很少去,一是修炼时间真的是太紧了,无暇前来;二是族寨里的那些人还需要些时日修炼才能够进入兵场而不会受到那萧杀之气的侵蚀;再就是她们还没有练成点石成阵,撒豆成兵的手段。诸此原因,她们到这兵场的次数远比去其它几处少,所以今日,阿诺儿把这个任务暂时交给了阿紫等四人。

  竹苑正中那座高台便是她们今天要来的地方,那高台便是接天玄台。而小玄阵便正处于接天玄台中心。

  倏一登上接天台,阿诺儿和阿惹儿又感受到了这座大护族大阵的恢宏无比,简直是逆天。站在接天台上,天地间浓郁无比的灵气直入身心,让她们连日来的苦修所带来的疲惫感一扫而空,心神也更加清明。

  “嗯?这里还有如此妙处?”阿诺儿立即感受到了接天台的不凡之处。

  “哇,好舒服啊,早知道就该多来!”阿惹儿也由衷感叹。

  这里是整个大阵的阵眼,阿诺儿脚踩两仪,目微闭,心神散向了八方。整个混沌太乙大阵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她能感受的大道奥妙趣旨,却又隐韵难以言明;又仿佛触摸到了大道之界,看到了遍满无量无边虚空界,东西南北,无有穷尽,四维上下,无复滞碍。

  “啊!”阿诺儿不由得发出了心旷神怡的舒适无比的惊叫。

  这种妙妙的感受,无上至真的隐奥,无色无界的混沌气象,随着她颂起大阵的法诀,一起涌入到她的识海,闻是妙事,她心生欢喜,叹未曾有,烦恼无复,转不遐轮,当真真是微不可具陈。

  “噢,小玄阵却原来是隐匿在混沌里,只有启动阵眼,这小玄阵才出现,就如母子般,大阵蕴苞小玄阵,小玄阵依附在大阵混沌气息中。”阿诺儿心中惊异于此阵的奥妙。

  “我明白了,这小玄阵在有小玄弟弟的一丝生命气息,这阵眼中的混沌之气,乃是祖玛的气息所化,怪不得,怪不得能通过小玄阵直达小玄弟弟之所处,却原来有此奥妙,祖玛真是太伟大了,即使这小玄阵,也是在她的护持范围之内,旁人即使想通过此阵寻觅小玄弟弟踪迹,只怕是痴心妄想了。”阿诺儿赞道。

  阿诺儿启动了这阵眼之时,她对灵图阵法的领悟又上了一层,心中所感颇多,收益菲浅。

  她渐渐睁开了眼,转过头对阿惹儿说,“丫头,到我身边来,我们来试试这小玄阵又有何奥妙?等会你再来亲身体会下这里面的奥妙,或许进入第五重也不是太难的事儿!”

  阿惹儿心下惊喜,见阿姐已经成功启动阵眼,她也甚是激动。遂飘身而入阵中,立刻体味到了这大阵的奇妙之处。

  阿诺儿身处阵眼中,双手作诀,右手二指往前一引,识海神宫中祖玛所传的启动小玄阵的灵阵图现,那灵阵图俨然是小玄子四五岁时的模样;随着阿诺儿两手变幻,小玄阵灵图渐渐活了起来,变得有形有质,并于混沌之气中出现了一个不停蠕动的圆形之门,圆门之上覆有艰奥符纹。却原来是大阵中有小阵,小阵中有符纹,只有念动开启符纹的咒语,小玄阵才会彻底运作起来。可见祖玛对此阵费了多少心思,不仅能进行传送,还要层层保护,层层加密。

  因为阿诺儿和阿惹儿还没有达到玄女心经第五重,所以她们现在不能前往中域,即使启动了小玄阵,阿诺儿也能感觉到,如果她达不到心经第五重,此阵也不会传送她们到中域,那她们只有在这族寨范围内演示一下小玄阵的传送奥妙了。

  法诀边掐,咒语颂起,小玄阵内的圆形之门上浮现出了点点光晕,阿诺儿遥遥一按那光晕,光晕乍开,青涯的画面呈现在了眼前。

  “哦,那就先试试去青涯!”阿诺儿指向光晕内那道符纹。

  符纹金光闪起,只眼前一闪亮,阿诺儿和阿惹便发现已经身处在了青涯之上。真的是好神奇!

  “阿姐,还能再回到大阵中么?”阿诺儿既惊奇于小玄阵神奇传送,又想着如此传送来,还能否再传送回去。

  “可以,只要那门上所显示之处,皆可以去的!”阿诺儿解释,“我们试试!”

  难掩心中激动,她又指向那符纹,一阵符光闪过,她们又回到了阵眼之中。

  如此,她们一会出现在竹楼,一会出现在兽苑,一会出现在丹塔,一会出现在术殿,又偶尔会到族寨前山去看一看,甚感有趣。

  在阿诺儿的指点中,阿惹儿也是很快掌握了小玄阵的运转,两道近日来消瘦了许多的娇美身影,在族寨中不时出现;两个人憔悴的面容上,却有了一丝惊喜。

  或许,不久,将会苦尽甘来……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xiaozhouj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