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既然薄情,何复深情 季微微 狐女诱人 至尊都市神医 寡嫂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采莲对歌

发布时间:2020-09-12 18:13:05

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转;美如潘安少年时,恰如宋玉多才郎。  也得亏是在这深山老林中,倘若小玄子穿行于烟花繁华热闹之地,又又何也不是掷果溢满车,惹得少女老妪皆亲睐!真是一个妙有姿容,好神情的少年!  “祖玛,诺儿姐姐和惹儿姐姐昨天为什么没来娇容笑入荷花去,。

>>>《小洲记》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采莲对歌》精选

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转;美如潘安少年时,恰如宋玉多才郎。  也得亏是在这深山老林中,倘若小玄子穿行于烟花繁华热闹之地,又又何也不是掷果溢满车,惹得少女老妪皆亲睐!真是一个妙有姿容,好神情的少年!  “祖玛,诺儿姐姐和惹儿姐姐昨天为什么没来娇容笑入荷花去,。...

小洲记

推荐指数:10分

《小洲记》在线阅读

  绿湖丛中采莲女,

  泛舟摇棹歌声回。

  娇容笑入荷花去,

  低眉掩羞青罗帏。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两年很快过去,小玄子十岁有余,虽稚气未尽褪,但身材却长高了不少。这不,祖玛正拉着他的手,从青涯练剑归来。

  小玄子跟祖玛站在一起,几乎与祖玛的肩一般高,小模样也越发的眉清目秀。但只见,他面冠美如玉,剑眉压星眸,唇红而齿白,鼻直又口方;身材挺如岳,十指润且长;微步踩凌波,举手不沾尘;朦胧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转;美如潘安少年时,恰似宋玉多才郎。

  也亏得是在这深山老林中,若是小玄子行走于烟花繁华之地,又何尝不是掷果盈满车,惹得少女老妪皆青睐!真真一个妙有姿容,好神情的少年!

  “祖玛,诺儿姐姐和惹儿姐姐今天为什么没来?”小玄子一个上午没有看到阿诺儿和阿惹,练剑老是走神。

  祖玛一笑,“怎么啦?想她们了么?才一个上午没见!”

  “我觉得我病了?”小玄子低着头说了一句。

  祖玛闻言,倒是一惊,忙身手在小玄子额头摸了摸,柔声道,“怎么了,玄儿?”

  小玄子扬起脸,“要说也怪,今天上午练剑,老是觉得诺儿姐姐在我耳边说话,觉得她在一直对我笑,祖玛,你说,这是不是病了?”

  “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真是吓了我一跳!”祖玛心中一乐,却原来是小玄子情窦初开,害相了思病,“嗯,是病了,相思病!”

  “相思病?”小玄子一怔,“是不是很严重?”

  祖玛捏了小玄子的脸蛋,“小傻瓜,相思病可不是一般的病。”

  “啊!这么严重,祖玛,这病你总有办法吧!”小玄子真的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厉害的病,不过他倒不是太担心,在他心中,没有祖玛治不了的病。

  “唉!”祖玛轻叹了一口气,“玄儿,每日路过湖边,你可曾看到湖中不时有黄鸭儿游在水中?”

  “是湖中两两成对,整日里水中游嬉的水鸟吗?样子很喜欢人呢!”小玄子想起了湖中荷叶间那羽毛很漂亮的黄鸭儿。

  “那黄鸭儿是不能分开的,两只中如果其中一只不见,另外一只定会活不下去,所以它们总是成双成对出现的,还没有见过落单的。”祖玛说道。

  “可是,这黄鸭儿跟我的病有什么关系呢?”小玄子不解地问。

  “这人呢,跟那黄鸭儿一般样,如果你心中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也会想着整日跟她在一起,一刻也不想分开。”祖玛说道,“若是一日不得见,心里定会难受的紧,心神不宁,胡思乱想,这就是害了相思病!”

  “按你所说,我也喜欢柳丫儿,那为何我心中不总是想着她?”小玄子不解地问。

  祖玛能感受到小玄子的成长,也明白小玄子的疑惑,她耐心地回答着小玄子的疑问,“喜欢和喜欢也是不相同,柳丫儿在你心里只是普通的朋友,你只是喜欢跟她说话,聊天而已;可是诺儿在你心中就不同,你对她这种喜欢,是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就像那湖中黄鸭儿般,若是真的跟诺儿分离,你心中肯定空落落的,茶不思,饭不想,是也不是?”

  “啊!”小玄子一脸很吃惊的样子,“祖玛,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啊!”

  祖玛微微一笑,她能看得出,青梅竹马的她们,恐怕早已情愫暗生。本来嘛,姑娘家在这方面就比男孩子要开窍早些,尤其是阿诺儿大小玄子近两岁,平日里看小玄子那眼神,自是与众不同;况且,自两年前,祖玛传授阿诺儿和阿惹儿二人心经下篇后,她们女儿家心思更是与众不同了。

  “倘若诺儿嫁与别人家,你会作何感想?”祖玛一步步地启蒙着小玄子。

  小玄子小脸顿时迷蒙下来了,他觉得心里很难受,几乎不能呼吸,他想像着,自己或许就像那失去同伴的水中黄鸭儿一般可怜。

  看到小玄子那神情,祖玛心中一阵痛,“玄儿,诺儿和惹儿今天没有来,你可知是何原因?”祖玛接着说道,“因为今天诺儿满十二,要换裙了!”

  “啊!”小玄子惊叫一声,这他倒是明白,他见过族里其他姑娘换裙后,就与一般姑娘子不同了,就可以与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在一起,再过几年,就会成家。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想诺儿,他在担心着什么。

  说话间,竹楼庭院的门已在眼前,出去时,门是关上的,现在却虚掩着。

  推开门,沿着花径绕行几步,便走到庭院正中。

  “咦!”小玄子这时发现石桌上已经摆有碗筷,“有人做好了饭?”

  小玄子扭头望向祖玛,祖玛看到这一幕,心中已是明白怎么回事,她笑了。

  一个温柔清脆的声音从厨房小径方向传来,“祖玛,小玄弟弟,你们回来了?”

  随声而至的是一个身材婀娜,身着紫色衣裙的姑娘,不是阿诺儿,却又是谁?

  小玄子有些意外地看着她,“诺儿姐姐,你不是要换裙了么?怎么……”

  “是呀,姐从今儿起,是大人了,以后天天做饭给你吃,喜欢么?”阿诺儿这时心情很好。

  “诺儿,这还不够,还要会治病,你这弟弟病了整整一个上午了!”祖玛笑吟吟地望着她们两个。

  阿诺儿闻此,面露焦虑之色,忙走过来,急问,“怎么了?昨个晚上不还是好好的,怎么一会儿不见就病了?”

  小玄子想起了阿诺儿换裙的事儿,又想起了湖中的黄鸭儿,心中一痴,“诺儿姐姐,我怎么就觉得自己像那水中失伴的黄鸭一般,直直地做什么都没精神了!”

  “诺儿,你这弟弟上午没见着你的面儿,练剑是总是走神,魂不守舍的,恐怕是害了相思病了!”祖玛笑着对阿诺儿说。

  听祖玛这样说,阿诺儿终于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多看了小玄子两眼。

  “诺儿姐姐,待会是不是会有人陪你一起采莲?”小玄子知道,族里姑娘换裙时,采莲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她常听族里老人祝福词中有‘要像莲藕叶连着根’这样的话,是送给采莲的男女的。

  “是呀!我在想要不要答应人家呢!”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此时一副可怜兮兮模样的小玄子,心中觉得不忍,“要不,你陪姐姐一起采莲,愿意吗?”

  这句话,小玄子听在耳中,甜在心里,简直就像六月天吃了冰块一样舒心。

  “玄儿,你这病可觉得好些了?”祖玛笑道。

  “好了,我现在是一只有伴的小黄鸭儿,是么,诺儿姐姐?”小玄子拉着阿诺儿的袖子,模样有些傻傻。

  “好了,饭都凉了!”阿诺儿见到小玄子开心的样子,心里也放下了,“以后天天给你做饭吃,不过吃完饭,要陪姐姐一起去采莲!”

  ※※※

  下午,绿湖畔。

  “呦,大家快看,阿诺儿来采莲了!”柳丫儿的娘,小孩子们口中的柳婶突然大声笑着喊了出来。

  众人刚才还在等着,这时听到柳婶的喊声,全都望了过来。

  只见阿诺儿拉着小玄子,两个人一起来到绿湖,湖边早已站满了族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我们等了半天不见阿诺儿,原来是跟小玄子在一起,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说错不是?”石娃他娘一语引起族人一阵哄笑。

  “诺儿姐姐,小玄弟弟,你们两个几时跑到一起的?我说家里怎么不见了诺儿姐,害我找了半天,原来……原来……”阿惹儿那挤眉弄眼,别有深意的笑容,惹得她身后的一群小姑娘们跟着起哄。

  “小玄子,我们支持你,采莲对歌我们一定要胜过她们那边!把诺儿抢过来!”这边是小玄子好几个月都没有见到的石娃和黑狗他们一群玩伴,正激动地挥动着拳头为小玄子撑腰。

  “哎,阿诺儿,这么多人看着,你还拉着小玄子不松手,怕有人抢么?还是要诚心羡慕死我们?”已经成了家的娘们儿中突然一阵笑声传来。

  阿诺儿闻听,羞答答地松开了拉着小玄子的手,“小玄弟弟,我到那边去了,你……心里可紧张么?”她一指阿惹领着的一群姑娘那里。

  “有点紧张,不过病倒是好了!”小玄子确实有些紧张。

  他这时看到这边石娃、黑狗一群男孩子时,心里稍稍平静了些。

  那边姑娘人群中不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笑声,看阿诺儿那红红的小脸,就知道是一群姑娘在拿小玄子逗她闷儿呢。

  这边的男孩子也是个个也很兴奋,一个劲儿地给小玄子鼓劲儿。

  这时,依罗族长在人群里走了出来,用手捋着胡须,众人这才停止了笑声,安静了下来。

  “按族里规矩,我族女子换裙是件大喜事!”依罗族长捻动胡须,“不过,看来你们这群小子是没有什么机会了!”他指着小玄子身后的石娃、黑狗他们,“诺儿今儿个要和小玄子采莲,娃儿们,你们羡慕去吧!”

  “哄!”族人开怀大笑。

  “和诺儿一起采莲你们就不用想了,不过,待会对歌的时候,你们可以掺和掺和,过过瘾也成吧!”

  依罗族长也很开心,他接着说,“诺儿是我们未来的族长,我族中人,无论男女,做人行事,都要顶天立地,既然诺儿决定和小玄子一起采莲,这都是诺儿自己的决定,我支持!同时小玄子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我知道大家也很喜欢小玄子,是不是?等再过几年,小玄子长大了,我们大家一起喝小玄子的喜酒。现在,采莲对歌开始!”

  阿诺儿那边姑娘们乘小船很快进入莲荡中,嘻笑之声如风铃般随风传到湖岸这边来。这边的小男孩也拥着小玄子,荡起船桨,如鱼般进入了绿湖之中。

  姑娘们心灵手巧,率先采得了第一朵莲朵儿,不一时那边便传来愉悦的《摘莲花》的歌声:

  脚踏莲花手摘藕,

  牵的牵来走的走;

  只要情哥助一手,

  情妹就可摘到手。

  这边男孩子们也不甘落后,纷纷荡起船儿往湖中心划去,一首《采莲歌》响起:

  小妹撑船绕绿荷,

  阿歌随唱采莲歌;

  一声情调心相印,

  戏水鸳鸯透碧波。

  “呦呵――呦呵――”这边唱来那边和,真个是好不热门。

  这时,只见姑娘们那边传来一声高喊,“哎――对面的唱起来了!”

  绿湖荷叶田又田,

  浣纱走过哥门前;

  并蒂莲花一条根,

  妹把哥哥记心间。

  这边男孩们听见姑娘们那边唱起,纷纷撺掇小玄子,小玄子站在般头,拢起小手,高唱:

  绿湖荷叶田又田,

  妹子浣纱过门前;

  水中黄鸟双双游,

  可愿同结并蒂莲。

  男孩子这边热闹起来了,一个劲地叫好。

  石娃在船头一蹦老高,“对面的姑娘唱起来!”

  那边柳丫小辫一甩,手叉腰高喊,“阿罗姑娘山歌多,一唱就是一大锣”。回头鼓动诺儿与小玄子接着对歌。

  诺儿轻理云鬓,俏立船首,唱起:

  小小头帕丝万根,

  妹妹唱歌真欢心;

  年年只见花儿开,

  何时娶妹到家门?

  “呦,诺儿没羞,你太心急吧!”这边男孩还有没有起哄,那边姑娘们就已经开始内讧了。

  黑狗一看,一捅小玄子的腰,“这个歌我们可不敢接,还是你来吧!”

  小玄子比对面姑娘们的脸皮儿还薄,但看到对面绿荷丛中的诺儿边采莲,边望向他,他依旧是清了清嗓子,开始对起歌来:

  小小头帕丝万根,

  哥来对歌妹听真;

  山坡索玛花儿开,

  哥哥娶妹过家门。

  “喂――小玄弟弟,你快长大啊,诺儿姐姐等着急了啊!”原来是阿惹儿开始起哄了。

  “哈哈――哈哈――”两边的男男女女同时大笑起来。

  这歌可是唱得嗨了起来,只听对面一群姑娘同时唱起来:

  今日对歌来得早,

  趁着青春正年少;

  有花堪折直须折,

  莫等花谢人已老。

  “好啊!简直是欺人太甚,大家一起来!”石娃手一挥,这边歌声起:

  今日对歌来得早,

  妹妹青春好容貌;

  折枝花儿嗅一嗅,

  妹是歌的好阿娇。

  “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首要不要?”这边又开始挑战对面的姑娘们。

  于是小玄子这边齐唱:

  天上飞雁一行行,

  哥哥远行离家乡;

  相思梧桐叶儿落,

  我想妹妹神忧伤!

  “没羞!没羞!”那边姑娘们扔了一些莲朵过来,双方竟开始打起了莲朵大战!

  “你们那边到底还唱不唱,认输算了吧!”这边男孩子们起哄!“忘词了吧!呦――呦――”

  这边一激,那边也不甘示弱,又唱起:

  天上飞雁一行行,

  妹妹盼哥回家乡;

  相思梧桐树下坐,

  只等妹的梦中郎。

  ……

  ……

  采莲,对歌,真个是好不热闹!

  绿湖中,荷叶间,小船儿穿梭,山歌儿荡漾;姑娘们娇容巧笑嫣然躲入荷花丛中,男孩子们则划船破开遮天的荷叶,嬉戏追赶。

  阿诺儿和小玄子无疑是这次采莲对歌的风云人物。

  本来,男孩子们商量着要把诺儿抢过来,让小玄子单独跟她呆在一条船上,不想,那边阿惹儿鬼计多,人又机灵,趁着小船儿一错船舷之际,向着柳丫儿一使眼色,两个人立即一同出手,把小玄子生擒活捉到阿诺儿的花船之上。

  “哈哈――哈哈――”姑娘们那边传来胜利的笑声,“诺儿,这次我们赢了,把你的小情郎给你生擒活捉了!”

  这边男孩子们无不愤愤不平,连说是一个没注意,才遭了暗算。

  那边则不放人,说规矩就是这样,就是不放人。

  河岸上传来大人们的哄笑之声。

  树林里有小鹿的欢愉的叫声,之后又有一声虎吟响起。可能是阿云把阿花也生擒了吧!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xiaozhouj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