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既然薄情,何复深情 季微微 狐女诱人 至尊都市神医 寡嫂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首页 > 资讯

神探王妃第二十一章 夜半验尸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1 21:14:37

筱筱听见了隐隐约约的歌声,那个旋律更本就也不是这个年代会有的,便她一下追上了宇文琪的手,朝着前面跑了过去的,气得宇文琪也只得随着她一同向前跑。“啊,王爷你伤了啊?”筱筱有些舌头打结,她是看见宇文珣身上染了一大片的血,但是脸上的那个表情不太对“啊,王爷你受伤了啊?”筱筱有些舌头打结,她是看到宇文珣身上染了一大片的血,可是脸上的那个表情不太对啊,怎么是一脸享受的样子?。

>>>《神探王妃》章节目录<<<

《神探王妃第二十一章 夜半验尸在线阅读》精选

筱筱听见了隐隐约约的歌声,那个旋律更本就也不是这个年代会有的,便她一下追上了宇文琪的手,朝着前面跑了过去的,气得宇文琪也只得随着她一同向前跑。“啊,王爷你伤了啊?”筱筱有些舌头打结,她是看见宇文珣身上染了一大片的血,但是脸上的那个表情不太对“啊,王爷你受伤了啊?”筱筱有些舌头打结,她是看到宇文珣身上染了一大片的血,可是脸上的那个表情不太对啊,怎么是一脸享受的样子?。...

神探王妃

推荐指数:10分

《神探王妃》在线阅读

筱筱听到了隐隐约约的歌声,那个旋律根本就不是这个年代会有的,于是她一下甩开了宇文琪的手,朝着前面跑了过去,气得宇文琪也只好随着她一起往前跑。

“啊,王爷你受伤了啊?”筱筱有些舌头打结,她是看到宇文珣身上染了一大片的血,可是脸上的那个表情不太对啊,怎么是一脸享受的样子?

竹筠的脸上虽然蹭了好几道黑灰,可是那红色也是掩饰不住的。筱筱怎么都感觉这里的气氛很诡异,莫非姐姐终于开窍了?

但是身后还跟着宇文琪呢,她偷偷的瞧了他一眼,果真是黑着脸的,好像个活阎王一样。

虽说宇文琪最怕他这个哥哥,可是谁知道这个小祖宗会不会突然翻脸,所以筱筱快跑两步,蹲在宇文珣的面前,凑到他的耳边,“王爷啊,快点儿起来吧,回去我会帮你哦,有的是时间享受的。”

这句话让宇文珣差点儿憋出内伤来,勉强抬起手来点了点她的额头,“调皮,不过……不要忘记……你说的这句话。”

宇文珣的眼里满是宠溺的目光,总之随后到来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认为王爷是非常喜欢这个小丫头的,本来筱筱就很讨喜嘛,不过有的人却不这样想。

“起来啊,你能抬得了我哥吗?总是给别人添乱。这么大的女孩子,总是不懂事。”宇文琪气呼呼的走了过来,拉起还蹲在地上的筱筱,转身就走。

筱筱在他身后,几个踉跄,心中叫苦,她姐姐惹下的风流债,凭什么这个活阎王让她来还呢?但是自己打不过人家啊,认命吧,悲催的胡筱筱啊。

今天宇文珣的四大护卫,都未跟着过来,不然在山林里,可能那个突然杀出来的强匪未必能占到便宜。青墨和白浅两人是才赶过来的,看到主人被抬了出来,都懊悔不已。

竹筠同宇文珣坐在一辆马车里,方便照顾他,而筱筱就随了宇文琪一起,一直到王府,他的脸色都是阴沉的。

下了车,筱筱想跟着去看看宇文珣的伤势如何,便往他住的那所院子跑去,“你干什么去?”

胳膊又被人拽住,“我去表示一下关心,可以吗?”

“你是医生吗?就知道添乱。”

“那我站在外面行吗?”

“什么时候和我哥那么好了?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没企图,没企图,我姐也在那边,我其实是想去看看我姐。”

宇文琪拽着她的胳膊,径直往前走,到了宇文珣的院子里,然后就坐在廊道的边沿儿上,还非要拉着筱筱也一起坐下。

“有事儿的话,自然就能知道了,你就老实在这里等着吧。”宇文琪靠在廊道的栏杆上,闭目养神。

“那我先去吃些东西吗?现在很晚了,我都没吃饭呢。”筱筱试探着问了一句。

“真是麻烦的女人。”宇文琪狠狠瞪了她一眼。

又站起身来,拉着她进了院子里的一个屋子里,然后喊了一个下人,给他俩准备些吃的东西。

食物拿上来之后,筱筱犹如饿虎扑食一般,风卷残云,宇文琪只是动了两筷子就又放下。

“难道在王府里不给你饭吃吗?就是一顿饭没吃而已,至于饿成这样吗?”宇文琪十分不满的看着她。

“不是啊,多吃点儿,一会儿不会饿啊,省得再叫小舅舅给我准备夜宵,你也知道他那人有多抠了,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筱筱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个炸春卷。

“你一会儿要干嘛去?不会是要去大理寺吧?”宇文琪斜眼看了一眼她。

“是啊,小舅舅他们说今晚会加班验尸,反正今天出了这么多事情,也睡不着了。就去那边看看了,当时时间匆忙,姐姐也没有时间仔细验,说不定有漏掉的地方呢。”筱筱一边说着,一边又往宇文琪面前的餐碟里夹了好多菜,示意让他也多吃一些。

“你不会是让我也陪着你去吧?”筱筱点点头,不然她大半夜干嘛要去验尸,还不是为了把这位爷给支出去啊。

“您老天人之姿,犹如谪仙,鬼神见了都退避三舍,跟在您左右,肯定不会沾到脏东西。”筱筱觉得这话说得,她牙都泛酸了。

“哼,人话鬼话,都让你说了,当初把我骂的狗血淋头,如今又把我捧到天上。不过你说得也对,身为皇子,也是需要为朝廷出一份力的,今夜本王就陪你走一趟吧。”宇文琪又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夹起筱筱方才为他添的那些菜来。

当他俩往外走的时候,正好遇见白浅,白浅看见筱筱这么晚还和宇文琪混在一起,不由得忧心起来,忙叫了筱筱一声,丫头屁颠颠的跑了过来。

“这么晚,你怎么还和他在一起,你不要以为你姐姐这会忙着,你就能瞎胡闹。”筱筱心里那个冤啊,就说自己年龄小,怎么谁都能充老大来教训她两句呢?

她只好让白浅低下身来,趴在他耳边,悄悄的告诉他,自己是多么的忍辱负重,把那颗炸弹先带出去,让她姐姐放心,在大理寺有玉思炀看着他们,不会有事的。

白浅还是一脸的不高兴,又嘱咐了她两句,这才让她走,可是筱筱回来的时候,本来已经脸上转晴的宇文琪又变成了大阴天。

“小小年纪,怎么总趴在男人耳边讲话?难道有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吗?”宇文琪接着又劈头盖脸的训了筱筱一顿。

筱筱觉得今天就是她倒霉的日子,先是受了皇上的一番惊吓,接着又是宇文妖孽的一顿教训,今天什么日子啊,回头一定要去庙里烧烧香了。

玉思炀很是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两位,他真的没有想到,一向不关心俗事的宇文琪会踏入停尸房。

“今晚这孩子脾气不好,所以我带他出来,以免伤及无辜,你懂得哦?小舅舅。因此一会儿你们说话,都小心些。”筱筱低声趴在玉思炀身边说着,方才的训话又抛在了脑后。

玉思炀眼尖,发现有人用两道凶光打量着他们俩,后脊梁一阵阵阴风刮过,“我知道,一会儿你还是离我远些吧,那位爷,我惹不起。”

筱筱有些发愣,猛然间发觉自己现在离着玉思炀是很近的距离,不过平时她和小舅舅开惯了玩笑,一直把他当成亲人,没有那么多避忌,不过这在有些人眼中可是过分亲密的行为,所以为了不被炮轰,她乖乖的退回到宇文琪的身旁。

几位仵作已经开始了验尸工作,因为这里人很多,所以筱筱也没有那么害怕。宇文琪也走到了尸体的旁边,看着那些仵作的操作,筱筱就紧紧的跟在他的身旁。

尸体上的血迹已经被擦拭干净,能够看出,都是一招儿毙命。从伤口的形状来断定,应该都是剑伤。一剑封喉,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会不会在山林里,姐姐他们遇到的那人就是杀死这些人的凶手呢?听姐姐说,那人也是用剑,而且又快又狠的。”筱筱嘟囔了一句。

“大概吧。”宇文琪只是敷衍了她一句,然后在一具死尸的胸口前,摸索了几下。

他从那具死尸的胸前,掏出了几张银票,五百两一张,有四张之多,“哇,发达了,不过人死了,没命花。”

宇文琪瞪了她一眼,嫌弃她的多嘴,她只好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宇文琪又走向下一具尸体,也在胸口前摸索了几下。

他又找到了几张银票,也都是五百两一张的。筱筱学着他的样子,跑到下一具尸身那里,也想试试看,是否有银票,可是摸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怎么会没有啊?怎么我的运气就不好?”她郁卒的低声嘟囔着。

宇文琪叫了一个仵作,然后指指那具尸体的脚,然后那个仵作,就脱下了那尸体的鞋袜,居然是在袜子里,藏了四张银票,和之前同样的面额。

筱筱见这一具里也有,就又跑到最后一具那里。结果胸口和脚底都没有发现。

“怎么我就找不到,真气人。”又撅着嘴发牢骚。

“因为你是笨蛋,小猪一只。”宇文琪笑着,敲了她的脑门一下,不慌不忙的从那具尸体的发髻当中,抽出了被卷成纸筒状的银票来。

不想承认是猪也不行了,谁让都是人家发现的呢,筱筱只好干笑了两声。玉思炀目睹一切,什么也不敢说,不过就是暗自腹诽,到底少谦这个家伙,心里中意的是哪一个啊?这个小子是不是自己都没弄明白?大概可能和这个笨丫头一样吧。

“怎么都是一个钱庄的?”筱筱把这些银票都拿在手里对比着,然后惊奇的叫嚷起来。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shentanwangfe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