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系统之农妇翻身
首页 > 资讯

第50章 这不公平

发布时间:2022-05-14 22:49:52

这话出口,貌似把其他人的情绪也挑拨了出来。“对啊,我在这里看个书,怎么就成了附庸风雅?我还没说这位姑娘聒噪吵人呢!”“棠记食坊的书又多又新,我家穷买不了那么多书,但回来点一碗牛乳茶就能坐上半天,这也要挨批么?”“温三姑娘借着卖糕饼,给咱们这“对啊,我在这里看个书,怎么就成了附庸风雅?我还没说这位姑娘聒噪吵人呢!”。

>>>《穿成团宠后她只想认真搞事业》章节目录<<<

《第50章 这不公平》精选

这话出口,貌似把其他人的情绪也挑拨了出来。“对啊,我在这里看个书,怎么就成了附庸风雅?我还没说这位姑娘聒噪吵人呢!”“棠记食坊的书又多又新,我家穷买不了那么多书,但回来点一碗牛乳茶就能坐上半天,这也要挨批么?”“温三姑娘借着卖糕饼,给咱们这“对啊,我在这里看个书,怎么就成了附庸风雅?我还没说这位姑娘聒噪吵人呢!”。...

这话出口,倒是把其他人的情绪也挑动了起来。

“对啊,我在这里看个书,怎么就成了附庸风雅?我还没说这位姑娘聒噪吵人呢!”

“棠记食坊的书又多又新,我家贫买不了那么多书,但过来点一碗牛乳茶就能坐上一天,这也要挨骂么?”

“温三姑娘借着卖糕饼,给咱们这种读书人提供了看书的地方,我觉得挺好的,而且我来了这么久,都没见到温三姑娘,真不知道怎么能把‘附庸风雅’四字扣在温三姑娘头上。”

……

秦月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像当初在越国公府一样,眼泪又开始打转转,“好好好,你们人多,一齐来欺负我,我说不过你们,我走。”

言罢她转身要走,温若棠却伸出一臂,拦住她的去路,“你莫名寻了我多次麻烦,我却不能次次都不与你计较。”

“你想怎样?你别忘了,这是你的铺子,在这里闹大了,以后谁还敢来?”

“想来的人自然会来,更何况大家都长了眼睛,知道究竟是谁在无理取闹。”温若棠环视了一圈,“我棠记食坊承诺了要给大家提供一个清净的读书之处,绝不会食言,对于秦姑娘这样的人,不给个教训,如何叫其他人知道我们的规矩?来人!”

马笑儿立刻应声,“在。”

“将秦姑娘请去后院坐坐,若她实在不敢,跪地求饶,就不计较了。”

秦月仪根本不需要马笑儿来“请”,抬步就往后院走,口中还说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谁都知道我进了你的铺子,你敢把我怎么样?”

温若棠给了马笑儿一个眼神,示意她安抚食客,又对丹雪低语了一句话,便也往后院去。

左溶溶扯了一下温若棠的袖子,“不如让我出面,直接将她赶走,反正我也不怕得罪秦家。”

“我也不怕得罪秦家……其实我和秦月仪之间的事,并不会上升到家族,只是总有这么个人与我过不去,也怪烦人的,我想看看能不能一次解决。溶溶,你是我的底牌,我不成了你再护着我,好么?”

左溶溶感觉自己十分有用,立刻答应了。

秦月仪站在院子中间,看到温若棠过来,嗤笑不已,“你这地方这么小,还不如我家的一个厨房大,就算再用心经营十年二十年,也比不上人家细雨楼随随便便一个月。”

细雨楼是眼下京城最红火的酒楼,听说光是厨子就有十来个,个个都有一项专长,所以那里的食客能够吃到全天下的美食。

只是,细雨楼什么都好,就是有一则不好——太贵,一般人吃不起。

温若棠不恼不怒,“拿我这小铺子和细雨楼比,挺不错,说明在你心里,棠记食坊在京中已有立足之地。”

“我可没这么说,你真是自负得很。”

“不,我是自信,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能把什么做到最好。”

这时候丹雪过来了,她手上捧着一柄大砍刀,背上还背着弓箭和羽箭。

秦月仪不自觉地退了一步,“你们想干什么,我身边可还带着小厮丫鬟,真拼起来,我也不怕你!”

温若棠拿过大砍刀,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忽然一刀向着秦月仪挥出。

秦月仪一声尖叫,她身边跟着的丫鬟也一声尖叫,两个人乱做一团,人人都瞧见,有一缕秀发,从半空中缓缓飘落。

不得不说,武将世家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就算从前学的时候又偷懒又胡闹,也多少有些底子,再加上温若棠近来抽空练习,这种刀过发落的唬人功夫,倒是拿得出手。

温若棠将刀放在一旁的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淡淡地道:“小声点,铺子不大,别吵到了客人看书。”

这旁边的小厮瑟瑟发抖不敢上前,只结结巴巴地说:“温姑娘,你要是敢对我们,对我们姑娘动手,老爷和夫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倒没想取她性命,只不过秦月仪,当初在宫宴上,你非要拉我一道,我应了你,眼下算是风水轮流转,咱们今日比一比刀法和箭法,你要是赢了,以后我这铺子你想来闹就来闹,但我要是赢了……”

“这不公平,这根本就不公平!”秦月仪用手按着垂下下来的发丝,刚刚那一下,她挽起的发髻散了一半,“你拿你的长处和我的短处比,傻子才会答应!”

“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本来就不公平。你学了那么多年的琴艺,明知我从不在这方面下功夫,却巴巴地在皇后娘娘面前提出那样的要求,这就公平了?”

“但是你藏了一手,最终出丑的是我。”

“如果我没有那一手呢?我面临的会是什么下场?”温若棠上前一步,吓得秦月仪又往后退了一步,“皇后娘娘会厌恶我,宫里的人会笑话我,全京城的人都会对我指指点点。你当初拖我下水,不就是为了看到这一幕吗?”

秦月仪不知该说什么,只反复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温若棠却一大步跨过去,右手一伸,就扯住了她面前的衣襟,目光狠厉,正和秦月仪泛着泪光的一双眼对上,“今天你不想比也得比,你要是输了,以后别再来聒噪我,只要带有‘棠记’二字的地方,你都给我离得远远的!”

她向身后伸出一只手,“丹雪,弓箭给我。”

弓与箭入手,她才缓缓放开了秦月仪,指着屋檐下悬着的风干大蒜,“咱们就射这个,我先来,共射十箭,谁射中的多,算谁赢。”

“我不和你比……”

一句话没说完,温若棠拿起旁边石桌上的砍刀,一刀劈在旁边的石凳上,发出金石撞击之声,“比不比?”

“比……我比!”

温若棠很满意地想,果然很多时候,暴力能解决所有问题。

第一箭射出,正中最下面那头大蒜。

温若棠把弓箭递给秦月仪。

秦月仪连弯弓搭箭都不会,折腾了半天,羽箭好不容易飞了出去,可她力气不够,这么小的院落,连一半都飞不过,直接栽在了地上。

“该我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chengtuanchonghoutaz')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