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在生存游戏当BUG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藏珠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王妃貌美她还凶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锦衣 她是剑修 最强医神 系统之农妇翻身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 无耻

发布时间:2022-05-08 08:40:28

陈五郎回去的迅速,天还没黑,就听见他到了陈家寨的消息。秦亚茹心下多少有些忐忑不安,不明白他们这一双将要分离的夫妻朋友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他们当然是多年夫妻,青梅竹马。但是,陈文岳那人,就是再蛮横无理的事,他也能大大方方地说出口,云淡风轻的让别人本能秦亚茹心下多少有些忐忑,不知道他们这一双即将分开的夫妻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他们毕竟是多年夫妻,青梅竹马。。

《第四十六章 无耻》精选

陈五郎回去的迅速,天还没黑,就听见他到了陈家寨的消息。秦亚茹心下多少有些忐忑不安,不明白他们这一双将要分离的夫妻朋友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他们当然是多年夫妻,青梅竹马。但是,陈文岳那人,就是再蛮横无理的事,他也能大大方方地说出口,云淡风轻的让别人本能秦亚茹心下多少有些忐忑,不知道他们这一双即将分开的夫妻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他们毕竟是多年夫妻,青梅竹马。。...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陈五郎回来的很快,天还没黑,就听到他到了陈家庄的消息。

秦亚茹心下多少有些忐忑,不知道他们这一双即将分开的夫妻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他们毕竟是多年夫妻,青梅竹马。

不过,陈文岳那人,便是再无理的事,他也能大大方方地说出口,云淡风轻的让别人本能不觉得他会有什么错处。

那是一种一般人无论如何也学不会的技能。

就如他寄回来的那封信,通篇无一字是明明白白地指摘,偏偏能轻轻松松地就把照顾不好爹娘的罪责扣到自己的脑袋上。

想必如今也一样,秦亚茹笑了,想起当年他回乡,竟是和平常没有任何不同,就如他只不过是出了远门,略住了几天,而不是一别三年无音信,回到家,他送了自己一只亲手雕刻的木簪子,扶着她进屋,就在她无限欢喜的时候,给了自己一张休书,后来,还端着一副一切都是为自己好的笑脸,让她签下身契,嫁进陈家做妾。

秦亚茹揉了揉略有些难受的头,琢磨着和这样不符合常理的男人面对面,对自己来说,恐怕还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秦娘子做好了被恶心一通的准备,可左等右等,那人就是不来,一连等了两日,只听说这位主儿今天去族长家拜访,明天去族叔家转了一圈,还要与同年聚会,和才子们联络感情,忙的不得了,这才忍不住苦笑——看来,自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以为陈文岳此次回来,必是为了自己,可看眼下的情形,想必在陈文岳眼里,自己就是个随手就能打发的女人,根本用不着他太费心。

想到此,她也就不再着急,急也急不来,安安心心地呆在那个精致的庄子里做自己的事,也不大出去碍那群使女下人的眼。

赵一坛看秦亚茹这般安分,也松了口气,他手上的伤口还疼的厉害,一见秦娘子就心惊胆颤,生怕她恼羞成怒,拔腿就走,到时候自己是绝不敢追的,恐怕只能等待未来郡马爷的怒火。

整整过了七天,秦亚茹终于又见到了陈文岳。

她一时间竟差一点儿认不出来。

陈文岳既能让秦亚茹当年一见倾心,还能让柔蓝郡主相中,一心下嫁,皮相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亚茹。”

那声音清清淡淡的,带着一股子温柔缱绻的味儿,好听的很。

秦亚茹缓缓站起身,走到门口,扶着镀了金的朱红色大门,静静地看着他,眉目舒缓,心下一丝波动都没有,她也不由有些惊讶,记得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只要看到他,一颗心就会忍不住剧烈的跳动,再后来,自己一想到他,心便如被锋利的刀剜出一个永远填不满的空洞,难受的厉害……

可现在,她再看见他,竟然没什么感觉了,不,还是有一点儿感觉——这人敷粉戴花的模样,真是不大顺眼。

宋朝无论男女老幼都喜欢戴花,这她是知道的,更清楚像陈文岳这般身份地位的郎君,在京城,若是出门不擦上一层粉,恐怕会被人说是乡下村夫,上不了台面。

秦亚茹本身也是宋朝人,以前也觉得这般打扮很正常,可不知是不是在二十一世纪呆的久了,和高枫那帮粗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她竟然开始不适应宋时这最时髦的装扮。

就如现在,瞧见陈文岳温文尔雅地立在门口,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头上戴了一朵看起来十分鲜亮的红花,她就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不自在。

陈文岳也看着秦亚茹,目光闪烁,想起昨日自己参加的酒宴,想起那宴席的主人,想起庞家的地位,庞家的人脉关系,他那一双本来清亮的眸子,竟似染了墨的大海一般,暗潮汹涌。

他的心情,并不平静,看到站在阶上的妻子似乎有些发抖,便走上前,一伸手,解下身上的外袍,轻轻罩在秦亚茹的肩上。

“亚茹,好久不见。”

秦亚茹笑了笑,眉眼温婉,收起那一肚子不合时宜的古怪心思,就像很久以前一样,跟在陈文岳身后进了屋,下厨给他烧了一碗他最喜欢吃的肉羹。

两个人对坐着吃饭,紧守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谁也没提这三年来的事情,晚饭吃完,漱了口,陈文岳才轻叹一声:“……良人,你瘦了。”

良人?

秦亚茹略略低头,这个词儿像烙铁一般,烙在她的心尖上,算不上疼,就是烫的人难受。

心下有些惊疑,虽然记不太清了,但上一世,他可没有如这一次这般,还唤她‘良人’,更没有这般举止温柔。

陈文岳叹了口气,目光中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古怪,随即就笑起来,开始和秦亚茹闲话家常,说的都是些琐碎事,他是怎么上京,怎么刻苦努力,怎么考中举人,似乎那一路上,他过得既惊又险,若是写成小说,必然是个很励志很热血的故事。

秦亚茹沉默地听着,也不说话,心下盘算着陈文岳什么时候才说到正题。

可陈文岳就像是在她面前完全放开,想要把满腹的心事尽数倾泻,说着说着,他便目中泛红:“亚茹,想我陈五郎自幼聪敏,自以为不必任何人差,凭什么那些不学无术的浪荡子,就能踩我一头,一个举人,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没有靠山,没有后台,我就是中了进士又能怎样?当个八九品的芝麻大小的官儿,一年一年地蹉跎下去……我不甘心,不甘心!”

似是察觉到自己失态,陈文岳抹了一把脸,忽然正色,一把抓住秦亚茹的手,咬牙道:“你和小侯爷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也答应了他,你放心,只是一年罢了,你去伺候他一年,我便接你回来!”

秦亚茹一怔,不可思议地看着陈五郎,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般:“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竟然想‘典妻’?”

陈文岳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顿时恼羞成怒,却还是努力平静地道:“亚茹,那庞小侯爷是何等人物?你跟了他,算不上委屈。”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hunp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