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五章 冀玉书的师父!

发布时间:2022-01-14 18:50:24

刚出门时没多久,范筱筱就体会到了中国古代夏天的的恶意。“啊,好热啊。”昨日好像是初伏,天气热的有些吓死人。抱着酒壶的范筱筱亦步亦趋地跟随冀总管往集市的方向走着,她此刻脸了是热的通红,两腮不断地的有汗液滴下。她擦了擦两腮的汗,似是转移到自己的特别注意力一般朝“啊,好热啊。”。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冀玉书的师父!》精选

刚出门时没多久,范筱筱就体会到了中国古代夏天的的恶意。“啊,好热啊。”昨日好像是初伏,天气热的有些吓死人。抱着酒壶的范筱筱亦步亦趋地跟随冀总管往集市的方向走着,她此刻脸了是热的通红,两腮不断地的有汗液滴下。她擦了擦两腮的汗,似是转移到自己的特别注意力一般朝“啊,好热啊。”。...

刚出门没多久,范筱筱就感受到了古代夏天的恶意。

“啊,好热啊。”

今日似乎是入伏,天气热的有些吓人。抱着酒壶的范筱筱亦步亦趋地跟着冀管事往集市的方向走着,她此刻脸已经是热的通红,两颊不断的有汗液滴落。

她擦了擦两颊的汗,似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朝着冀管事便打听起了冀玉书的这位师父:“冀管事,冀郎君的这位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一会儿我们登门拜访,不知对方有没有什么忌讳之处?”

冀管事似是回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恩……郎君的师父,是个朋友挺多的老人家,人挺随和。

忌讳什么的……我也不大清楚,只知道有一次来了个奇怪的胖老头,动了郎君师父的一株茶树,气的郎君师父追了他三四条街。”

听着冀管事的描述,范筱筱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两个老顽童的模样,她被这画面逗的笑出了声:“哈哈,听上去像是个有意思的老人家。”

几人说话间,不知不觉已是走到了集市上。今日这集市上人少的有些可怜,只见到三三两两的商贩坐在阴凉处聊着天。

小宝眼神好,远远的,他们就看到了坐在树荫下卖着竹筐的老赵头和王大伯。

他兴奋的跑了过去,嘴里喊着:“爷爷!”

几人跟在小宝的身后也走了过去,范氏抬头看了看今日明显有些冷清的集市,脸上露出了些许迷惑之色:“恩?今天这怎么没什么人啊?不是说明日有商船靠岸吗?”

正给小宝喂水的王大伯听得叹了一口气:“唉,早上的时候人还挺多的,但是上午候三来了一趟,逼走了不少和朱二亲近的商贩。结果方才朱二也来了,又逼走了些和候三交好的。”

听到这个原因,范氏微微一愣,她有些不解地追问:“为什么啊?他家不是一家的吗?”

望着烈阳冷清的集市,一旁摇着蒲扇的老赵头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嗤笑:“嗤,还能因为什么,就昨天那核桃呗!那候三怀疑朱二偷着去卖了换钱,但朱二又怀疑是候三偷拿了那个核桃。黄源明面上不让两人斗,他们就磨挫商贩。”

“可,他们这么明目张胆地不让别人摆摊。那黄源不会怪罪他们吗?毕竟他黄家收不到租子。”

范筱筱眸光微闪,她瞥了一眼一旁地冀管事。只见后者朝着她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范筱筱心下了然,这事儿冀家定然也插了一手。她敛下眼中神色,拉了拉前头的范氏。

“阿姐,那黄源怎么可能听得到实话。那候三和朱二,定然会说那些人不摆摊是今日天气热的缘故。”

“是啊是啊!娘亲笨笨!”

小宝一脸认真的点着小脑袋,众人被他这模样逗的笑了,范氏哭笑不得地轻轻地拍了拍小宝的脑袋:“你又知道了?水喝完了没有,喝完了走吧。”

“嘿嘿,喝完啦!”

说罢,小宝便和老赵头两人道了声再见之后,便跟着范筱筱她们离开了集市。

接着,冀管事带着他们在民居中左拐右拐,范筱筱看着眼前的这条路,心里慢慢地升起了一种怪异的熟悉感。

又过了一会儿,几人终于是穿过了民居,在看到眼前那个依然破旧的小茶摊的时候,范筱筱终于知道了自己那奇怪的怪异的熟悉感到底是什么了。

原来王大伯那位喜欢煮茶的朋友,竟然就是冀玉书的师父!?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

范筱筱将视线移到了冀管事的脸上,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儿……”

“冀叔!诶,这不是那日王叔身边的小娘子吗?”

一声轻快的少年声音打断了范筱筱想问的话,她抬头一看,茶摊的小凡跑了出来,正笑眯眯地瞧着她们。

冀管事也有些讶然地看了看范筱筱和小凡,他似乎也没想到他们之间是认识的。

“娘子和小凡见过?”

顶着众人探究的视线,范筱筱无奈的点了点头道:“之前随着王大伯前来拜访过一次。”

“是啊!对了,你们今天怎么过来了?”

“哦!前几日小苗少侠在镇上救了范家娘子的侄子,我今日带她们前来送谢礼。”

“是的是的!我们来给苗苗送酒壶壶!”

小宝抱着那只要送出去的酒壶,样子很是可爱。小凡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转身带着几人往里便走便说:“那你们今日怎的不和冀哥一块儿来,他前不久刚来呢。这会儿在里头给爷爷种茶树。”

冀管事微微一愣,他可不知道冀玉书今天也要来的事啊!

“郎君也来了?我怎么不晓得?”

“呃。”

小凡脚下一顿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满脸疑惑的冀管事,他挠了挠脑袋,后来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眼神有些游离地看了看后院的方向。

冀管事一看他这模样,脸上的疑问更是加深了几分,于是立马带着范筱筱她们就朝着后院走去。

“冀玉书!你给我滚回去!”

刚踏入院子,众人就听到了里头一声怒吼。

几人脚下一顿,接着就是赶忙走到了院子中。接着一只花盆就迎面飞了过来。擦着冀管事的脸,猛地砸到了一旁柱子上。

吓得冀管事立马瘫坐在了地上,嘴唇直颤。而跟着那花盆一块出来得,还有灰头土脸的冀玉书。

只见他捂着脑袋,身上的衣裳已经满是脏污,样子看上去甚是狼狈,而他后面还跟着一个凶神恶煞的老人家。范筱筱定睛一看,正是和王大伯喝茶的老者。

“冀郎君……你……”

范筱筱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冀玉书一把拉起了地上的冀管事,神色满是焦急,手上不断的赶着堵在通道口的几人,嘴里还不停的嚷嚷道:“快跑快跑!老头子要吃人了!”

说罢,也不等众人反应,推搡着众人便出了茶摊。而小宝人小,他在路过小凡的时候,一把将自己怀中的酒塞给了小凡,小小的人儿结结巴巴地急急喊着:“这个!这个给苗苗!”

小凡来不及说什么,刚接了那酒,小宝就已然被带出了好远。

追出来的老者看着冀玉书那快要跑没影的身形,狠狠地啐了一口之后,回头便看到了一脸呆愣的小凡。

“你怎么愣在这?恩?你拿的什么?”

“恩?哦!这个是范家那孩子说要给苗子的!”

老者点了点头,一把接过了那酒壶就朝着院子走了进去。

“诶!小草,给你的酒!”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shuhouwokaobaitany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