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四章 有鬼?

发布时间:2022-01-14 18:50:23

听着隔壁连绵不绝的尖叫声,范筱筱打了一个哈欠。“哈啊!大伯,差不多了!咱们收绳子睡着吧。”“诶!好!”蹲在门边的王大伯应了一声,手上握着绳子用劲一扯,抬头一看一个被绳子拴牢的木楔子被拉了回去。那木楔子被拉回去的同时,隔壁的门好像也开了,只听到那边又“哈啊!大伯,差不多了!咱们收绳子睡觉吧。”。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有鬼?》精选

听着隔壁连绵不绝的尖叫声,范筱筱打了一个哈欠。“哈啊!大伯,差不多了!咱们收绳子睡着吧。”“诶!好!”蹲在门边的王大伯应了一声,手上握着绳子用劲一扯,抬头一看一个被绳子拴牢的木楔子被拉了回去。那木楔子被拉回去的同时,隔壁的门好像也开了,只听到那边又“哈啊!大伯,差不多了!咱们收绳子睡觉吧。”。...

听着隔壁连绵不绝的尖叫声,范筱筱打了一个哈欠。

“哈啊!大伯,差不多了!咱们收绳子睡觉吧。”

“诶!好!”

蹲在门边的王大伯应了一声,手上握着绳子用力一扯,只见一个被绳子拴牢的木楔被拉了回来。那木楔被拉回来的同时,隔壁的门似乎也开了,只听见那边又是凄厉的几声惨叫,接着就是人倒在了地上的声音,似乎是吓晕过去了。

这听得王大伯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他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收好木楔,转身和范筱筱走到了后院。这里放着一个梯子,王大伯蹑手蹑脚爬了上去。不一会儿就带下来了一个同样拴着绳子的纸人。

看着那纸人脸上惨不忍睹的模样,王大伯直皱了皱眉头,忍不住朝着范筱筱吐槽道:“哎呀,丫头,你这东西画的真够渗人的!”

范筱筱挠了挠头,看着那纸人脸上画的蒜头王八,实在明白这哪儿吓人了,虽然她画的确实是抽象了一点,但好歹也有三分相似啊!多可爱啊!比起她在现世看的那些恐怖片,这都只能算得上是毛毛雨了。

不过她看着王大伯嫌弃的那个表情,她始终还是没好意思把这也还好三个字说出口。两人麻溜地将纸人拆了塞进了灶膛里,便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范筱筱是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弄醒的。她一脸烦躁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胡乱地套上了几件衣服就走出了房。

“谁啊!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范氏比她先一步起来去开了院门,三个人影猛地跌进了院子,吓得范氏连忙退了开来。

“你……你们干什么!”

“有……有鬼!有鬼啊!!!!”

“吵吵什么!哪里有鬼!”

王大伯一脸不耐地从里屋走了出来,望着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三人,语气满是不善。但他的语气显然没有对那三人起到什么威慑的作用,反倒是让陈二狗他们看到他之后,连忙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拉着他鬼哭狼嚎地指着隔壁道:“有鬼!真的!!!!井里!!”

王大娘从灶房里头走了出来,她刚给众人做好朝食。听着院子里的嚎哭声,眉头也是皱得死死地。

“老头子,你随他们去隔壁看看!这一大早就跑过来鬼哭狼嚎地!听得让人心烦!”

恰巧此时,老赵头也起来了。他敲着背,也冲着王大伯说:“是啊,王老弟。咱们就去给他们看看!造孽哦!”

说完这一句,老赵头和王大伯便一前一后地朝着隔壁院子走去。陈二狗他们见这二人去了,也是你推我搡地跟在了后头。范氏也要跟过去看,她回头问范筱筱道:“妹,你去不去?”

范筱筱折腾了大半宿,此时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皮了,她摆了摆手,连声拒绝道:“我就不去了,那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姐去看吧,我要再去睡会儿了。一会儿冀家来人去送酒,你们再叫我起来昂。”

“诶?丫头!朝食呢?”

王大娘的声音在范筱筱的身后响起,但这会儿范筱筱耳朵里已然听不进去话了,她摇摇晃晃地朝着她们睡得房间走了进去,蒙头倒下就继续睡。

等到范筱筱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了。

“姨姨!姨姨醒一醒!冀伯伯来了。姨姨!”

小宝使劲地摇晃着还躺在榻上眯着眼睛的范筱筱,生怕她刚醒又要睡过去。

“哎呀,小宝,你别摇晃我了!起起起!”

说罢,范筱筱咬咬牙,猛地坐了起来,结果又是一阵晕眩袭来。她抚着榻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这个身体还是太虚了,范筱筱心想。她叹了一口气,看来等到了下一个地方,得找大夫给她调理一下。

磨蹭了一小会儿之后,范筱筱终于是洗漱好了走出了房,此时冀管事正在院子里看着晒在院子中间的东西啧啧摇头。

“冀管事,你在看什么呢?”

范筱筱探头过去一看,只见地上摆着两根碎掉的骨头,还有一坛子被打开的白色粉末。

她眼神闪了闪,装做有些惊讶地问道:“这是谁放在这里的?”

王大娘端着温好了的朝食走了出来,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范筱筱,示意她先吃了东西。然后看了一眼那两样东西便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好气地骂道:“还能有谁!不就是隔壁的!还有那张屠户跟张氏!

他们让我家老头子和赵大哥去把这东西从井里捞上来,刚看了一眼,那张氏夫妇又晕了,我们过去一看,这才晓得那二人发热了。

至于那陈二狗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连喊带叫让老头子把这东西拿走,整个人哆哆嗦嗦,看上去应该也是受了风寒。唉,折腾了我们一早上!”

冀管事听得连连咂舌:“啧啧,今天一大早就听说张家的撞邪发病了,他家女儿还专门请了神婆上门,我还当是笑话,没想到原来还是真的!”

范筱筱没想到张家那对夫妇居然这么不经吓,一个蒜头王八,一坛子贝壳粉就给他们吓成了这样。一时间没注意,一口稀粥就呛住了自己。

“噗,咳咳咳”

“哎呀!丫头!你慢点吃!小宝啊!给你姨姨端碗水过来!”

“好!”

王大娘见范筱筱眼泪都被呛出来了,也顾不得和冀管事说话了,连忙上前给范筱筱顺着气。

脸都呛红了的范筱筱,在接过小宝送来的水喝了两口之后,终于是把呛着自己的那口粥咽了下去。

她舒了一口气,顺了顺自己的脖子:“呼,差点就呛死我了。”

“呸呸呸!范小娘子!你可别瞎说!不吉利!”

看着冀管事一脸忌讳的样子,范筱筱有些哭笑不得。她是不大信鬼神那一套的,不过她也并不打算因此去和冀管事做过多的解释,

于是范筱筱便转移了话题:“那什么,大娘,一会儿把这些晦气东西扔河里去把!放这里怪碍事!

冀管事!你今天是来拿那米酒的吧!那酒好了,我一会儿和你一块送去给人家。”

“小宝!小宝也去的!”

一听要去送酒,冀管事记起了此行的目的。他一拍脑袋,连连应道:“对对对!瞧我这记性!是得去给小苗送酒去!”

范筱筱点了点头,让他在院子里等自己一会儿。然后她便走进了灶房里头把米酒拿了出来,糯米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发酵,现在已经是集满了一坛的米酒。

她拿出了准备好的酒壶,用纱布过滤出了糯米之后,便将米酒装入了酒壶之中封好。至于过滤出来得糯米,她便那原先的坛子装好,那里头还剩余了一小点米酒,到了晚上,这可以给大家做个甜酒冲蛋。

做好这一切之后,范筱筱带着酒壶走了出来。

“走吧!咱们去拜访拜访小宝的恩人!”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shuhouwokaobaitany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