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章 酸桃

发布时间:2022-01-14 18:50:21

回老赵头家的路上,范筱筱心情一片大好。边走着,嘴里还边地唱着奇奇怪怪地小调。“妹啊,你和冀家郎君,究竟在筹谋些什么啊?神神秘的秘的。”一旁的王大娘也点了点点头,随声附和着范氏的话:“是啊丫头,我去问我那老头子,他也老想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句囫囵个儿的话来。“妹啊,你和冀家郎君,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酸桃》精选

回老赵头家的路上,范筱筱心情一片大好。边走着,嘴里还边地唱着奇奇怪怪地小调。“妹啊,你和冀家郎君,究竟在筹谋些什么啊?神神秘的秘的。”一旁的王大娘也点了点点头,随声附和着范氏的话:“是啊丫头,我去问我那老头子,他也老想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句囫囵个儿的话来。“妹啊,你和冀家郎君,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回老赵头家的路上,范筱筱心情大好。一边走着,嘴里还一边哼唱着奇奇怪怪地小调。

“妹啊,你和冀家郎君,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一旁的王大娘也点了点头,附和着范氏的话:“是啊丫头,我去问我那老头子,他也老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句囫囵的话来。你们到底想做些什么啊?”

范筱筱冲着两人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笑吟吟地说道:“秘密~好了,你们就别问了,到时候就自然知晓了!咱们赶快回家做酒吧!”

提起这酒,范氏就又皱了皱眉头,她记得父亲似乎并不会做酒啊,自家这妹子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手艺?还是说,妹子也是第一次尝试?想到这里,范氏又望了一眼在前面兴冲冲走着的范筱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将肚子里的话说出口。

回到家之后,范筱筱便将糯米都泡上了。接着又将要准备装酒的坛子洗净,过了两遍沸水之后,扣在了灶台之上阴干。

而在等待糯米泡好的过程中,范筱筱又找了些干净的纱布和蒸屉,依次按照给坛子消毒的法子,也给这两样东西过了水。

“丫头,你煮这些东西做什么?”

范筱筱手中动作不停,擦了额头上的一把汗,头也不回地答着王大娘地问话:“这个啊,就是为了把坛子弄得干净些。”

说罢,范筱筱抖干净手中的东西,拎着泡好了的糯米就走进了灶房里头。

范氏也跟着走进了灶房,她扎紧了自己的袖子,朝着范筱筱说道:“我来帮你。”

“好,姐你就烧火吧。”

说罢,范筱筱便自顾自地起锅烧水,架上蒸屉。将那些泡好了的糯米都倒入了蒸屉中。接着又在糯米间戳开了几个洞,方便热气散开。

看着范筱筱盖上了蒸屉,范氏有些好奇地问道:“妹啊,你不是要做酒嘛?怎么又蒸上糯米饭了?”

“啊,这个啊。这是做酒必要的过程,咱们要做的这个酒啊,是直接用糯米饭酿的!哦,对了姐,你先帮我看着点火,我去看看咱们前日晒的粉丝能不能收了昂!”

“哦!好!”

听到范氏应了之后,范筱筱便放心的走出了灶房。范氏看着范筱筱蹦蹦跳跳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灶上的蒸屉,心底的疑惑就像是一坛要溢出了的水。

“阿娘!小宝来和你一起烧火!”

小宝的一声呼唤,拉回了范氏的思绪。她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心想自己真是魔怔了,居然在自己妹子身上看到了陌生的感觉。

范氏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件事,冲着小宝微微一笑。

“好,咱俩一块烧火。”

不多时,灶房里头传出了阵阵糯米独有的清香。范筱筱收好最后一捆粉丝,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正巧,碰到小宝便迈着小短腿出来喊她。

“姨姨!饭饭好了!”

“诶!就来。”

范筱筱应了一句,然后便洗了把手走进了灶房。

“姐,这糯米饭还需凉一会儿。乘着这会儿功夫,咱们把夕食给做了叭。”

范氏看了看外头的天色,确实已经不算早了,便点了点头。两人麻利地做了些炊饼,等放到蒸屉中蒸的时候,糯米也恰好凉好了。

范筱筱试了试糯米的温度,在确认糯米中间也和体温差不多之后。她便依次往里头加入了酒曲和凉白开,搅和均匀之后便只要装入坛子密封好便可以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一切交给时间。

做完了这些之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王大伯和老赵头也都回到了家里。

王大娘端着炊饼和碗筷走到了院子里头,见他二人回来了,忙招呼道:“回来了,快去放东西罢,吃饭了。”

“诶,来了。对了,丫头,这个给你。方才我们收摊的时候,隔壁的兄弟送我们的,他见上午小宝蔫儿蔫儿的,说是给小宝开胃的。”

范筱筱低头看着王大伯递过来的东西,只见那是两个带着树叶的青色果子,在看清那果子是什么之后,她眼睛猛的一亮——这不是生芒果嘛!

她赶忙上前从王大伯手中接过了那两个生芒果,嘴里是止不住地就开始泛起了口水。这个玩意儿她在现代的时候去云南旅游没少吃,很是开胃,对于这种炎炎夏日,大家都没什么胃口的天气,简直不要太适合。

范氏似乎也听见了王大伯的话,她笑着走了过来:“这东西看着新奇,还是切开来大家伙都尝尝吧!再说了,小宝也吃不了那么多。”

王大伯看了看直在旁边点头的小宝,又看了看那两个果子:“这……那便切开吧。”

“好嘞!那我去切!”

说罢,范筱筱便拎着芒果跑到了灶房里头,将两个芒果依次去皮切条。

在处理这两个生芒果的中间,那股子生芒果独有的香味不断的刺激着范筱筱的味蕾。她咽了一口口水,在切到最后的时候,忍不住偷偷尝了一小根芒果条。

那芒果条入口的瞬间,一股浓烈的酸味便充斥了她整个口腔,口水不断的泛滥着,酸得范筱筱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她砸吧砸吧嘴,自言自语道:

“哇!这么酸!这可不能干吃。”

说罢,范筱筱视线一转,便看到了窗边晒干了的辣椒。

过了一小会儿之后,她重新端着两碗芒果条走了出来。

“来!都尝尝这个吧。”

老赵头看着眼前那碗粘着不少辣椒颗粒和白糖颗粒的芒果条,挑了挑眉毛道:“嘿!我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做酸桃的!”

范筱筱听见这个名字一愣,随即便笑了笑道:“原来这个叫酸桃,方才我在里头吃了一小块,倒确实对得起这个名字。于是我胡乱加了些辣椒和糖!你们都试试吧,我刚才尝了尝,很好吃呢!”

“是嘛!”

王大伯举起筷子,很是给面子的夹了一筷子腌生芒果送入了自己嘴里。

“恩!好吃!这酸桃又酸又辣!吃起来很是脆爽!开胃!好吃!”

众人见到王大伯如此反应,也连忙动起了筷子。范筱筱见大家吃得开心,不由得心情大好,最后还多吃了半个炊饼。

饭后,王大娘和范氏在灶房里洗着碗筷,王大伯则招呼着范筱筱坐在院子里乘凉。

范筱筱看着王大伯一脸肃色,知晓他这应当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大伯,怎么了?”

王大伯看着灶房里忙碌的范氏和王大娘,还未开口就先长长的抒了一口气:“丫头,你还没和她们说咱们过几天就要离开的事嘛?”

范筱筱顺着王大伯的视线看向了灶房,没有开口说话。王大伯摇了摇手中的蒲扇,抿了一口粗茶继续说道:

“今日码头那边有消息了,说是估计两日之后,商船便会停靠码头。”

听到这,范筱筱准备要去端茶的手顿了顿。她笑了笑,继续端起茶抿了一口,望着夜空中明亮的月,语气有些飘渺:“是吗?那冀家那边估计也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shuhouwokaobaitany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