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天降奇兵

发布时间:2022-01-14 18:50:05

冀家的书房之内,范筱筱正望着一副地图怔怔,虽然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虽然望着周王朝这地图的规模,好像和生活现实的相差近并也不是很大。书房里面已摒退了其他闲杂的人。就只留下的了他冀家母子除了范筱筱与王大伯四人。身后冀玉书轻咳了两声,试探性地问着:“咳,娘子方书房里面已屏退了其他闲杂的人。就只留下了他冀家母子还有范筱筱与王大伯四人。身后冀玉书轻咳了两声,试探地问道:“咳,娘子方才在花厅说能用这小小的一碗雪珠素鱼翅打开古曲镇的禁锢,是认真的吗?”。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天降奇兵》精选

冀家的书房之内,范筱筱正望着一副地图怔怔,虽然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虽然望着周王朝这地图的规模,好像和生活现实的相差近并也不是很大。书房里面已摒退了其他闲杂的人。就只留下的了他冀家母子除了范筱筱与王大伯四人。身后冀玉书轻咳了两声,试探性地问着:“咳,娘子方书房里面已屏退了其他闲杂的人。就只留下了他冀家母子还有范筱筱与王大伯四人。身后冀玉书轻咳了两声,试探地问道:“咳,娘子方才在花厅说能用这小小的一碗雪珠素鱼翅打开古曲镇的禁锢,是认真的吗?”。...

冀家的书房之内,范筱筱正看着一副地图出神,虽说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但是看着周朝这地图的规模,似乎和现实的相差并不是很大。

书房里面已屏退了其他闲杂的人。就只留下了他冀家母子还有范筱筱与王大伯四人。身后冀玉书轻咳了两声,试探地问道:“咳,娘子方才在花厅说能用这小小的一碗雪珠素鱼翅打开古曲镇的禁锢,是认真的吗?”

范筱筱被唤回了思绪,不再看那地图,转身坐回了矮桌旁边点头肯定的说道:“认真的,而且关于此事最佳的切入点我已经想好了。”

冀夫人有些激动,自从她们家老冀死了之后,他们就活在黄源那老家伙的管制之下!甭提多糟心!

“范家小娘子,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好,那就从这素鱼翅开始说起。古曲镇虽说是镇子,但是家家户户也是有几亩田地在附近,主要用来种植的,就是绿豆。且古曲镇靠水,几乎只要靠近码头的人家,都捕鱼来补贴家用。他黄家掌管了镇子上大多外来的东西,譬如说是棉花,香料,丝绸,茶叶。所以说如果做相关的买卖,定是跨不过他黄家这道坎。

但是我们反向而行,古曲镇有什么,我们便买什么。而且,一定要趁着那些商船停靠的时候,大肆买卖。只要我们的东西能够卖的火,你说那黄家这种情况之下会怎么做。”

冀玉书无意识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眯了眯眼睛说道:“依照黄家那尿性,定然会眼红我们买卖,要么就提高税收,要么就来拉拢我们的生意……”

突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拍桌子站了起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范筱筱道:“娘子你是想让我们和他合作!?”

哦呀,居然猜到了。范筱筱有些感叹,这人不亏是书里提到的叛军玉面军师,脑子就是活络啊。

“没错,我的想法就是先假意和对方交好,打开古曲镇的禁锢,然后便是成立商会,将古曲镇之前本地销售的散户都集中到冀郎君你们手里,粉丝的原材料是绿豆,而鱼丸的原料是江河里的鱼,以往你们能被黄家操控,那只是因为利益分散。但是,如果把散民的利益捆在了一起呢?”

冀玉书拊掌一笑:“那便是谁能挣钱听谁的了。”

“没错!”

“但是,那黄家不是在益州有人吗?”

王大伯记起了那日老赵头说的话,皱起了眉头说道。冀夫人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冷哼了一声道:“你是说他那儿子是吧,就一个七品的小官,天天拿出来得瑟,跟谁家没一个当官的亲戚似的。

若不是老头子遗愿说让我们保全自己,莫去多惹是非,这镇长他黄源还真当能轮上自己啊!呵!不过是仗着自己亲戚多,这还真把自己当根儿葱了还是根儿肥水喝多了的胖葱!”

范筱筱和王大伯对视了一眼,两人眼里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冀夫人话里话外似乎并不畏惧那黄家。而且这冀夫人提到了亲戚,范筱筱眼神微微一眯,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而王大伯见冀夫人把这黄源说的连葱都不如,有些好奇地问道:“呃,这黄源,到底长啥样啊?”

“呵,还能怎么样,一个嘴巴一个鼻子俩耳朵,肥头大耳的瞧着和朱二有几分相似。不提这货了,提起这货我就犯恶心。哦,对了,范家小娘子,你方才说切入点你也想好了。这切入点是什么意思,你打算怎么做?”

听到冀夫人喊自己的,范筱筱抬起了脑袋,心底结合这方才所想,大概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就清了清嗓子,将自己所计划的,娓娓道来。

“这个啊,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半个时辰之后,冀家书房之中一声清亮的高呵声传了出来,磅礴的雨幕都遮掩不住那人语气间的兴奋:“好!高!实在是高!”

冀玉书兴奋的脸都红了,在房中来回走着,嘴里不住的念叨道:“高啊!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实在是高啊!”

说完,他上前两步有些激动的看着范筱筱道:“娘子若是男子!那定是有大作为啊!”

冀玉书明显是激动坏了,靠的有些近了。王大伯不动声色地护在了范筱筱面前,眉头微皱地轻声咳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是在下失态了。”

说罢,他突然想起聊了这么多,才想起自家还没聊报酬一事。连忙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问道:“话说回来,咱们聊了这么多,还没问起范小娘子关于报酬是什么想法?”

提到钱了,范筱筱眸子闪了闪,笑道:“关于这个嘛,就看冀郎君你,诚意如何?”

冀玉书看着对方狡黠的笑容,下意识地和自己母亲就对视了一眼,然后试探着问道:“一百两银子,里头包括鱼丸的做法,粉丝的做法,还加上那个神奇的秘方。你觉得如何啊?”

一百两银子,这是冀家能拿出来的最大的诚意了。现下他们酒楼的进项断了一阵儿了,若不是靠着冀夫人的陪嫁铺子,还有家中那原有的几亩租出去的田地,他们现在怕是早就在吃老本儿了。而且,按照冀玉书的想法一百两银子,怎么着也是能够满足范筱筱的要求的,于是他倒是也不怎么担心。

谁成想,范筱筱听完他们提出来的条件,竖起了食指笑眯眯地摇了摇。冀玉书心下一个咯噔,面上神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范小娘子,你这是觉得我们提出来的报酬少了不成?”

范筱筱还是摇着手指,啧啧了两声,张开了手比了一个五。冀玉书这下就不淡定了,刷的一声站了起来,脸色黑成了锅底似的,缓了半天才咬牙切齿地问道:“你是说,要五百两!?”

范筱筱看着他的脸色,依旧是笑眯眯地摇了摇头。冀夫人捂着胸口喘了好几大口气,心想我的娘啊,这不会摊上狮子大开口了吧?想到这,冀夫人就颤抖着声音问道:“难道,要五千两???”

冀玉书握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地说:“范娘子,虽说你这秘方珍贵,但是我们也是十足的诚意,你也不能如此地欺负我们啊!一百两……”

“咳,我要五十两。”

冀玉书没有说完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看着范筱筱。王大伯则是舒了一口气,他就晓得这丫头是个有分寸的。

“五十两!!!!?”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shuhouwokaobaitany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