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六章 竹林

发布时间:2022-01-14 18:50:03

大雨下了一整夜,第三日却丝毫不减雨势。尉迟旗号把油纸伞,望着雨里穿行往来的人拧起了眉毛。他昨日一大早准时起床就听到外面乱哄哄的一片,也不明白到底突然发生了什么,出一看,顾重台和大寨主都不知道所踪。恰巧一十五六七岁的卫兵从他面前跑过,一把拦下了那卫兵,冷夏侯打着把油纸伞,看着雨里穿梭来往的人拧起了眉毛。他今日一早起床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一片,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出来一看,顾重台和大寨主都不知所踪。。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竹林》精选

大雨下了一整夜,第三日却丝毫不减雨势。尉迟旗号把油纸伞,望着雨里穿行往来的人拧起了眉毛。他昨日一大早准时起床就听到外面乱哄哄的一片,也不明白到底突然发生了什么,出一看,顾重台和大寨主都不知道所踪。恰巧一十五六七岁的卫兵从他面前跑过,一把拦下了那卫兵,冷夏侯打着把油纸伞,看着雨里穿梭来往的人拧起了眉毛。他今日一早起床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一片,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出来一看,顾重台和大寨主都不知所踪。。...

大雨下了一整夜,第二日却丝毫不减雨势。

夏侯打着把油纸伞,看着雨里穿梭来往的人拧起了眉毛。他今日一早起床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一片,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出来一看,顾重台和大寨主都不知所踪。

正巧一十七八岁的守卫从他面前跑过,一把拦住了那守卫,冷声问道:“发生什么了,顾少侠和大寨主呢?”

那守卫淋得一身湿淋淋的神色间是明晃晃的焦急之色,抹了一把脸才看清楚拉住自己的是那长得十分好看的夏大侠。雨下的太大,那守卫听了两遍,这才听清夏侯问得什么。

“回大侠,我们也不知道啊。后山那边因为暴雨有几处地方似乎要决堤了,我们现下,也在找大寨主啊!”

听着守卫几近吼出来的话,夏侯一惊,手上力道便松了。那侍卫见夏侯愣在了原地,慌忙行了一礼之后便脚步匆匆的离开了。而夏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顾不得雨天泥泞,纵身就往后山掠去。

而他们找寻的顾重台和大寨主,现在正在后山的另一处对峙着。周遭的竹林已经被震得七零八落,显然这处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顾重台面色有些苍白地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淤血。而他对面的那位大寨主也似乎好不到哪里去。背靠着一颗大树喘着粗气。

“呵!顾少侠!你今日要是少管点事儿,说不定我还能留你一命!”

顾重台眼睛一眯,擦去自己唇边的血迹,眼神里满是鄙夷和不屑道:“我可不需要别人家的狗来留我的命!我的命,向来只掌握在我自己手里。倒是你啊,我是该叫你一声大寨主呢?还是应该叫你一声孙大人?

还是说,正如我查的那样,叫你一声……魔教左护法?”

话语最后的那句魔教左护法,顾重台说得十分的轻,但那语气里却是冰冷一片,甚至还带上了些杀意。

对面的大寨主见顾重台一个个地报着他的名号,倒也不恼怒,只是眼里闪过一起意味不明的光,桀桀怪笑道:“桀桀,你知道了又如何?我是谁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说罢,孙景德脚下一瞪,掌风挟着一股霸道的内劲就冲着顾重台而来,显然是想要速战速决一举歼灭顾重台。

但顾重台又岂是泛泛之辈,一个巧劲挡了回去之后,手间寒芒闪过,孙景德只觉得自己手臂一疼,竟然是在瞬间被顾重台削去了一块肉去。

雨水带着血液混入了泥土里,孙景德捂着伤口,脸色阴沉得吓人。顾重台咧嘴笑了,微微歪着头看着他,语气阴冷的道:“孙大人,你还是这样显得好看些。”

“呵!小杂种!”

这回两人齐齐动手,那孙景德越战越觉得心惊,这顾重台不知究竟是什么人物,明明身上的伤已经越来越多了,但对方的神色却是不见半分的颓色,反而还隐隐透露着嗜血的笑容。

还有顾重台的武器,他身上此时已经有不少伤口了,但却没看到那小杂种手中的武器究竟是什么,难道他真能赤手空拳的剜下他的肉来?想到这里,孙景德神色又是一冷——不行,今日万不能让这小子跑了!一定要让他死在这竹林!

孙景德身子一旋,猛地向后退去,同时从怀里掏出来了骨哨放在了唇边吹响。刺耳的哨鸣声在林间响起,顾重台眼睛微眯,脸上疯魔一般的笑意不减。孙景德心下不知为何,突然有些不安了起来。突然,山的另一边轰然一声巨响,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洪水崩腾的声音。

接着便是几道黑影落下,为首的声音里透着焦急:“大人!决堤了!”

孙景德心底一个咯噔,脸色阴沉的转头看向顾重台道:“是你!!”

“哈哈哈哈哈,孙大人,这份好礼,你觉得如何啊?”

孙景德牙关咬的死死的,双目气得通红,冲着旁边的暗影道:“刀来!杀了这小子!”

一把八尺大刀被送到了孙景德手里,顾重台微微收敛了些神色,挑眉道:“哦?新亭侯,呵,妖刀竟然还有走了眼选了你这种猪一样的主人的时候?”

孙景德被气得直喘粗气,他一直没有办法能够驾驭这把妖刀,现在被顾重台大剌剌的说了出来,如何能不气。只见他大呵了一句:“小杂种!受死!!!”

顾重台冷声一笑,刚要动手,不料身体竟然突然一麻,他心下暗道糟糕,身体里的旧毒居然现在发作了。

眼看那刀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了,顾重台一个拧身却是丝毫不避让的冲了上去,手中寒芒一闪。孙景德心下一惊,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但此时他已然是收不了势头了。

只听噗呲一声,妖刀划伤了顾重台的肩膀,露出了里头森森白骨,血立马模糊了他半边身子。而对面的孙景德却好不到哪里去,一条胳膊窝着妖刀带着血迹划破了雨幕,掉落在了两人身后,溅起了不少泥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

孙景德的惨叫响彻了竹林,他捂着自己正在泊泊流血的断臂,双目痛到赤红。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愤怒和疼痛已经让他丧失了理智。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是!”

黑衣人应声上前,顾重台脸上满是漫不经心的笑,似乎他身上并没有那些骇人地伤口似的。

“上!”

“呵”

黑衣人应声而动,而顾重台只是看了那发号施令的黑衣人一眼,手中寒芒一甩,一道破空之声随之响起,接着那人的头颅就滚在了地上。

“老大!”

“他……他用的一根丝线!”

顾重台冷冷一笑,手中武器一甩,竟然直直朝着孙景德项上人头而去。

“快!快保护大人!”

要看就要取到孙景德的狗头了,突然!顾重台体内内劲一一滞,一股钻心地疼痛钻入了他的四肢百骸。

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他手上内劲一散,人也一下子跪倒在地。差点被杀的孙景德见此,心中又惊又怒,他冲着被这变故惊在原地的那些黑衣人咆哮道:“都傻着做什么!宰了他!”

那些黑衣人这才反应了过来,猛然举着手中刀就继续冲着顾重台砍去。

眼见刀雨就要落下,千钧一发之际,一白一黑两道影子挡在了顾重台的面前。

“主子!”

“主子!你受伤了!”

顾重台脸色有些阴沉,肩上的伤是小事,但体内的旧毒这次不知怎么回事,凶猛异常,浑身是要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走!”

“是!”

说完,白花便朝着那群暗影洒下了扔下了一个袋子,砰的一声,烟雾在雨中炸开,虽说因着下雨范围减小了不少,但沾到了那粉末的暗影还是纷纷到了下去,面容溃烂。

孙景德见此脸色也变得铁青,他挣扎着起来,大吼大叫着:“追!给我追!一定要宰了那小子!不然难以消我心头之恨。”

大雨滂沱,无情的冲刷着竹林。顾重台三人身后是阴魂不散的那群黑衣人,顾重台五感已经有些模糊了,他轻轻地拍了拍小黑,在他耳边道:“白花把我送到百晓生那里,去把鬼医叫来。”

“是!”

小黑应了一声,将顾重台一把换到了白花背上。然后他便脚下一拧,飞身冲入了黑衣人中,溅起了一片的血花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掠去。

而背着顾重台的白花,则丝毫没有停留,一个纵身带着顾重台跳下了江边的这个断崖,消失在了雨幕当中。

失去目标的黑衣人只得返回,带着孙景德消失在了这片竹林。

在他们走后不久,一身白衣的夏侯看着满目疮痍的竹林,还有那地上的血迹,眼神满是冰冷。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shuhouwokaobaitany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