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被人嫌弃了

发布时间:2022-01-14 18:49:45

时过响午,王大伯便带着范筱筱出门时去了码头。一路上,范筱筱的脸色都有些发沉,她现在的亟需需确定一下小说里的剧情究竟通过到了哪里。前天下午她和范氏提及要离开了古曲镇,实际上除了一个原因她也没说。老张头前天早上提及了益州,范筱筱记得我书里曾提过一句,一路上,范筱筱的脸色都有些发沉,她现在急需需要确认一下小说里的剧情到底进行到了哪里。今天上午她和范氏提到要离开古曲镇,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被人嫌弃了》精选

时过响午,王大伯便带着范筱筱出门时去了码头。一路上,范筱筱的脸色都有些发沉,她现在的亟需需确定一下小说里的剧情究竟通过到了哪里。前天下午她和范氏提及要离开了古曲镇,实际上除了一个原因她也没说。老张头前天早上提及了益州,范筱筱记得我书里曾提过一句,一路上,范筱筱的脸色都有些发沉,她现在急需需要确认一下小说里的剧情到底进行到了哪里。今天上午她和范氏提到要离开古曲镇,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

时过晌午,王大伯便带着范筱筱出门去了码头。

一路上,范筱筱的脸色都有些发沉,她现在急需需要确认一下小说里的剧情到底进行到了哪里。今天上午她和范氏提到要离开古曲镇,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

老赵头昨天晚上提到了益州,范筱筱记得书里曾经提过一句,益州在白家死后,变成了第一个百姓起义的地方。也就是说,这里可能不久之后要变成战场……

想到这,范筱筱脚下的速度变得慢了起来,她抬头扫视了一圈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热闹得有些不像是被苛待过的模样,四处都能听到小商小贩。完全想象不出来,这地方以后要面临的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鱼啊!新鲜的鱼!”

“买菜啊!自家的青菜!”

王大伯回头发现范筱筱落在了身后,以为她是疑惑这里的热闹,走了过去低声解释道。“这里归黄家管制,只要你摆摊就得交租子,租子半日结,上午的贵些,下午的便便宜些。想来是为了卡这些人晚归,好收那夜游税。”

范筱筱有些木然地点了点头,没有再在这处怎么停留,匆忙穿过了小商小贩之后,王大伯又带着范筱筱转了好几个弯,到了一家小的茶馆前头。

这茶馆门前没什么人,柜台后的小二打扮的少年支着下巴正皱眉叹气,在瞥见看了王大伯他们走过来之后,少年立马站起了身迎了上来。原本还有些愁苦的脸上带上了几分笑:“王伯!你怎的这时候来了?啥时候到的?”

“昨日夜里来的,今早去交了个税,这会儿才得了空过来,你家老爷子呢?”

“在里头煮茶呢,先进来聊吧!”

少年小二掀起了草席帘子,示意王大伯进去。范筱筱跟在了王大伯身后,一边打量着这间不大的茶馆。这外间是个茅草搭着的棚子,看上去虽小,但是十分干净。整体陈设虽然看上去有些年岁,但胜在有几分野趣。在这茶馆的柜台后还挂着一幅字,龙飞凤舞地写着什么。

那少年看范筱筱盯着那字看,笑着介绍道:“这字儿是我爷爷自己写的,写的是自在逍遥。”

范筱筱挑了挑眉乐了——这老爷子是个有意思的人,身在这地儿还能写出自在逍遥这几个字来,看来也是个人物啊。

“丫头,跟上。”

范筱筱应了一句,冲着那少年点了点头便匆忙跟上了前头王大伯的脚步。三人穿过了一道小门之后,便进到了后院。这处是一处两进的院子,院子的边上有一颗柿子树,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正坐那下头煮着茶。见他们进来之后,手中的蒲扇摇了摇,慢慢悠悠地打了个招呼:“王老弟,来了啊。”

“是啊!老大哥!你精神还是这么不错昂!”

老头笑了笑:“有什么好不好的,只不过是打发打发日子罢了。来来来,喝茶。”

王大伯应了一句,带着范筱筱就那老者前的小几坐下。随即两碗清茶就放到了他们二人面前,馥郁茶香,闻着倒是有些让人舌尖生出些甘甜来。王大伯吹了吹漂浮的茶叶,略略的抿了一口那茶后叹谓道:“好茶啊。”

老者抚须笑道:“不过是些羊角刺的叶儿罢了,你倒是品滋味了。”

王大伯摸头憨笑了两声,放下了茶碗。老者也不说话,静静地继续煮着他的茶。王大伯叹了一声,终于是进入了正题:“老大哥,实不相瞒。老弟我此次过来,是有些事儿想和你打听啊。“

“嗯,何事?”

“老大哥你这里人来人往,不知道可有听说过靖川县那边什么消息?”

“靖川县!?”

从前院走进来少年正巧听见了王大伯的话,语气有些怪异地重复了一边问道:“王伯您问靖川县做什么?”

王大伯听出了少年语气里的不对劲,和范筱筱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一句:“靖川县是我内人的老家,我们听说那处似乎遭了灾,有些不放心啊。”

少年听到这话,脸上立马流露出了有些同情的神色来:“哦……那处是有些不好……”

“啊?这?小凡你是知道些什么吗?”

王大伯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慌乱,他那老婆子的家里可是还有牵挂的亲人在啊!被叫做小凡的少年挠了挠脑袋,有些不敢直视王大伯此时的表情:“嗯……那……那里……”

老者叹了一口气:“哎,老弟啊,靖川县,前段时间糟了大水,情况有些严重,你若是有亲眷在那处……”

王大伯身子有些发软,苦笑道:“我倒是还好,倒是我那老婆子,哎……”

“王伯,你……你也别太担心,我听那些码头上的人说了,靖川县的县官是个好官!应当……应当是没问题的!”

老者也连连点了点头,接着小凡的话头继续说道:“这话倒是没错,那靖川县的县官郭大人是白首辅的学生,是个难得的好官。只不过前些时候,白首辅不知因为何事,被禁足于府上了,而他的学生,也多数流散于了各地的小县城内做县官了。”

范筱筱听到了那熟悉的剧情开端,手里的茶水狠狠地一颤,不少滚烫的茶水都撒了出来,烫的范筱筱手忙脚乱地放下了杯子直嘶气,手也红了一大片了。这给老者看着直蹙眉,连忙问道:“哎!小丫头!没事儿吧!”

“没……没事……刚刚手抽筋了,没事儿我缓缓就好。”

王大伯看范筱筱龇牙咧嘴那样实在是不像没事的样子,连忙招呼着范筱筱走到井边要给她打水冰手。范筱筱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僵:“大伯,先别管我了,咱们先回去和大娘商量这事儿怎么办吧。”

王大伯有些迟钝地转头看了范筱筱一眼,后而似乎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是先得和你大娘商量,老大哥……我……”

老者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出了小茶馆,两人脸色都不大好看地逆着人流往回走着。一路无话,两人回去的速度比来时快了一倍。跨进老赵头家门时,里头王大娘和范氏正帮着小宝洗澡,而老赵头坐在屋檐下编者竹筐。

王大娘见他们俩人回来了,擦了擦手上的水起身道:“诶!你们回来的正好,我和范娘得去买点菜了,咱们昨日带来的粮食吃完了,得去买些今晚的吃食了。”

范筱筱看了一眼王大伯,连忙上前接话道:“大娘,我去吧,我们方才从那里回来的,我知道在哪儿。”

说罢,也不等王大娘等人反应,拿起了门边的篓子出了门。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shuhouwokaobaitany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