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谋春 庆余年 悬案组  上门女婿的逆袭
 最原始的 赵春  娟姐小杨 秋色 叶臣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章 捉奸

发布时间:2022-01-12 19:04:16

杨明起也赶回来了,这啥事啊,他正家里好好的喝粥,老白回来说三丫在仓库里藏了一个逃犯。他吓一跳,一听是苏国修检举的,登时火冒三丈:“这个苏老大晚上不找事儿就腚疼,成天跟自己侄女这坎,他不算个人吗?”老白说:“是木槿看见了的,三丫整天去镇上买烧饼,他吓一跳,一听是苏国修举报的,顿时火冒三丈:“这个苏老大一天不找事就腚疼,整天跟自己侄女过不去,他还算个人吗?”。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捉奸》精选

杨明起也赶回来了,这啥事啊,他正家里好好的喝粥,老白回来说三丫在仓库里藏了一个逃犯。他吓一跳,一听是苏国修检举的,登时火冒三丈:“这个苏老大晚上不找事儿就腚疼,成天跟自己侄女这坎,他不算个人吗?”老白说:“是木槿看见了的,三丫整天去镇上买烧饼,他吓一跳,一听是苏国修举报的,顿时火冒三丈:“这个苏老大一天不找事就腚疼,整天跟自己侄女过不去,他还算个人吗?”。...

杨明起也赶来了,这啥事啊,他正在家里好好喝汤,老白过来说三丫在仓库里藏了一个逃犯。

他吓一跳,一听是苏国修举报的,顿时火冒三丈:“这个苏老大一天不找事就腚疼,整天跟自己侄女过不去,他还算个人吗?”

老白说:“是木槿看见的,三丫天天去镇上买烧饼,回家就去仓库。老杨,三丫要真窝藏逃犯,咱不能护短。”

杨明起摇头说:“老白,你不懂,三丫那个孩子,精得很,把咱俩老家伙都比下去了,她不可能干窝藏逃犯的事。”

俩人没办法,赶紧过来看看,假如藏的真是个逃犯,反正人多,抓住交给警察就是了。

不管怎么着,都把三丫摘干净。

一边往这边赶,杨明起赶紧找儿子杨清明,叫他跑快点去给三丫报信。

他赶到了,才发现浩浩荡荡一群人都堵在苏家门前,苏振华三兄弟拿着菜刀、铁叉要拼命。

杨明起看到花蝴蝶似的苏珊珊和苏木槿,顿时心里气得呀,这两个不省心的女人咋还不赶紧嫁出去呀!

苏国芳又惊又怒:“你们这是干啥?”

杨明起清清嗓子说:“是这样,国修和珊珊说看见有个男人藏在你家仓库里好几天了,大伙不放心,担心是个逃犯,咱们一起来看看,别伤着你们家人了。”

苏国芳恼火地说:“胡说八道!”

苏珊珊忍不住说:“二哥,你当然不知道,三丫知道,她把人藏在你家放大蒜的仓库里了,每天在镇上给他买烧饼吃呢!”

苏木槿摇曳着手帕,担忧地说:“叔,俺大大和俺奶奶都可担心了,三妹该懂事了,不能啥人都往家里领,要是伤着您和婶子咋办?”

要是以前,苏爸爸听到这话,肯定就会恼恨苏小昭,可是这次他听了,很恼:“听风就是雨,你也二十岁了,读过书的人,没有证据能乱说吗?”

苏珊珊根本不会拐弯,大声说:“二哥,你别急着护短,你家三丫正在仓库里呢!”

苏爸爸心里其实很慌张,他回来没有看见三丫,难道真的和逃犯一起在仓库里?

但是更气恼,自己最宠爱的侄女,还有自己的亲妹妹,你们知道有男人藏这里,就不能悄悄地给我说一声吗?竟然带着这么多人来“捉奸”!

苏爸爸的心这会儿很疼,闷疼,他的女儿在他放手交给这些亲人的时候,受了多少虐待和委屈?

脑子里急速转动,苏爸爸忽然大喊一声:“别折腾了,都给我滚!你们说的人是我同学,不是什么逃犯,这事和三丫无关。”

苏小昭愣住了,今天是农历五月底,没有月亮,没有电灯,她无法看清楚苏国芳此时的样子,但是这一刻,她知道了,苏国芳终于硬气地护着她了。

虽然他找的这个理由很蠢很蠢。

苏木槿心里乐开花,她原本只是想看到苏小昭当众撕破自己的衣服,丑态百出丢尽脸面,这会儿自己的叔叔不打自招,说明仓库里肯定有男人。

她担忧地说:“叔,清者自清!就算是您同学,有什么不能见人的呢?您打开仓库叫大家看看,打消疑虑呗!”

牛棚两排房子本来就是开放式的,根本没有院子,前面还在争执,后面苏振棠早带人去堵仓库。

三面包抄,跑不了。

苏小昭好整以暇地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人,万三的本事她大概领略了,就这些人想抓住他?

小声地对万三说:“呵呵,人家准备捉奸呢!”

万三忍不住皱眉头,这些人想死吗?竟然敢往这么小的姑娘身上泼脏水!

忽然想到那瓶汽水,伸手拿了,在鼻子下闻了闻,又伸手指戳了一点,放舌头上舔舔,黑暗里,脸上一片凶狠。

苏振林和苏振棠已经踹门了。

“哐当哐当”的门响,前院所有的人都跑后面来了。

苏小昭猛地拉开门栓,苏振林和苏振棠收不住脚,直接扑倒在地,几道手电同时照射过来,看到两人趴在苏小昭脚前。

苏小昭满脸似笑非笑的戏谑:“哎呀,堂兄,这不过年不过节,你们行这么大礼干吗?怪不好意思的昂!”

苏珊珊见鬼一样:“三丫,你怎么出来了?”

苏小昭耸耸肩:“不是大伙找我吗?呐,你们有啥吩咐?”

苏振棠和苏振林爬起来,急忙在仓库到处找,哪有什么男人!

地上堆着一袋袋整齐的大蒜,人气儿也没有!

苏国修、苏珊珊一拨人使劲地翻找了好久,任嘛也没有!

大家讪讪地,就想溜回去。

苏小昭小嘴儿咧开,冷冷地说:“大家就想这么走了?不是说我藏人吗?今儿找不出男人,谁也别想走!”

苏国修明显地身体一顿。

“我才15岁,你们污蔑我,往我身上泼脏水,还是人吗?”

杨明起本来就很生气这些人无事生非,他恼火地说:“咱大队干部是要带着老百姓奔好日子的,不是给谁当枪使的,今天硬说人家藏人,这得有个说法!”

火死他了,原来说藏个逃犯,这会儿说是藏个野男人,把大队干部当猴耍呢?

苏爸爸拉住杨明起,怒吼道:“大家无缘无故地来我家兴师问罪,这事不说清楚,明天咱们经乡里。”

杨明起都吓尿了,关嘉祥是苏国芳的同学,是把苏小昭当亲闺女的乡长,他要是被逼到乡里去,这书记做到头了!

不用苏国芳追问了,他当场断案,质问老白,老白和蔡大伯,都指着苏国修,苏国修马上说是苏珊珊喊他来的。

不一会儿,全生产队来的男人女人都指认是苏木槿挑的头。

苏爸爸气得嘴唇直哆嗦:“木槿,你怎么变得这么歹毒?我瞎了眼!”

苏木槿哭着说:“俺啥也没变,俺只是担心逃犯害了您啊!从小,您就说过,这辈子只疼俺一个,您说的话自己全都忘了,俺一直记得!”

那时候,叔叔还在读中学,天天背着她玩,教她写字、画画,带她去抓鱼,有任何好玩好吃的都给她。

可是,自从有了三丫,叔叔就再也不关注她了。

尤其这个傻子被车撞灵光了,在人前一天比一天风光,叔叔越来越重视三丫,今天更是不惜撒谎说藏的男人是自己同学,为三丫开脱。

苏木槿恨死苏小昭,三瞎子说的没错,三丫就是她的死对头。

杨明起懒得和他们扯:“明天开始,大喇叭里喊三天苏珊珊和苏木槿造谣生事,你们不同意,咱就经法律。”

他恼火死了,你不是想害人家名誉嘛?那就大喇叭广播你!

喧闹的人群终于散了,暗沉沉的夜钻入人们的梦乡。

村里的老光棍张糊涂,一如既往喝得晕晕乎乎,半夜里迷迷瞪瞪起来喝水,就听得院子里的草垛旁传来“吱吱啪啪”的怪声,他打着手电筒,哼唧着“谁,谁在那里”,歪歪斜斜走到草垛前,顿时酒醒了一大半。

只见草垛下白花花的两具身子,正纠缠在一起,互相撕扯,他走上前去:“你,你俩咋弄......”

话还没说完,两个女人就像饿狼一样扑过来,拼命撕扯他的衣服......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onghuibalingtuanchongt')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